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夏日叶喻Day3】少糖先生的爱情故事.

Day3:原本应该多糖的咖啡因为一个意外少了糖,变成了两个人心有灵犀的默契。看完这篇,企划君也想去咖啡店试一试能不能遇到喻文州这样的服务生呢!感谢太太参与,明天同一时间,敬请期待!

PILGRIM.: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大学时期设定


*私设有


字数:6029


 


 


*


  


  你就不同了,你又有生气又有倦感,是披了欢喜面的真佛,是一切极致情欲后的禁欲,你的禁欲是最致命的性感。反正他有人间风情,你自人间风趣。更何况,你是不解风情才能有的真风情。你是人间理与欲的总和,让人想跟你过日子,又让人明晃晃只看到当中的日字。


 


 


*


 


  七月份的天气炎热到不像话。太阳毫不留情地烧灼着这座城市的每寸土地,拼命蒸发掉最后一丝土地里残留的水分,蝉鸣听起来都带着几分疲惫。人在没有绿荫遮蔽的大街上走着,赤裸裸地暴露在日光中,明晃晃的亮光让人睁不开眼。叶修用手解开了衬衫最上面一颗闷着的扣子,伸手擦拭了下从额头滚下的汗珠。


 


  “我去,这天儿也太热了吧。”


 


  和他并肩走着的黑发青年终于忍不住开口抱怨。方锐手中拿着的冰棍已经化了大半,液体顺势流下粘在指缝间留下黏糊糊的触感。


 


  是啊,在这么热的天里被教授叫去做市场考察,鬼才高兴得起来。


 


  叶修也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但却没把不满的神情摆在脸上,他环视了一眼四周,尔后稍稍用力地拍了一下身边人的肩膀。“得了,那边有个咖啡店,去坐着休息会儿。”


 


 


  推开玻璃门的那一瞬间空调的凉气迎面袭来,两人的脸上都抑制不住露出仿佛获得重生了的喜悦感。处在市中心商业区的咖啡店里的人很多,男女老少各自交谈的话语更是增添了一些热闹气氛。方锐让叶修帮忙点单便一个人走去找空位。前面排队的人不少,叶修站在最后的位置开始百无聊赖地刷起手机。


 


  “您好先生,请问需要些什么?”


 


  温润柔和的嗓音在耳畔响起,低头玩手机的时间里没注意什么时候排队已经排到了自己,叶修闻声猛地抬起头。毫无避讳地正好对上那服务员的视线。留着中分穿着工作服的青年弯着一双好看的眼,带着礼貌性的笑容注视着叶修。


 


  叶修微微抬起头寻着挂在后方高处的菜单表。用着英文字母标识出来的咖啡名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叶修不禁微皱起眉暗自吐槽了一下这家店装逼浮夸的风格,过后努力在一串类似于乱码的英语词汇中试着找出有没有自己认识熟悉的单词,无奈这件事对于一个连四级英语都才勉强及格的人来说过于困难。排在身后的其他客人已经开始不耐烦,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结果还是站在对面的店员帮忙解了围。对方看着叶修低声笑了,随后开口询问。


 


  “帮你做Viennese吧,这个是店里的招牌。”


 


  “啊,好。”


 


  “一杯吗?”


 


  “两杯。”


 


  “糖量有什么要求吗?”


 


  “少糖。”


 


  “但是Viennese做少糖会…”


 


  “没事儿。”


 


  后面的女士忍不住地小声埋怨,香水有些刺鼻的味道熏得叶修有些难受,叶修一心只想着赶快买完离开。那名服务员笑着把两杯咖啡递给他,冰凉透过塑料杯传到掌心。


 


  方锐坐在店里靠玻璃窗的一个角落处,一个人正拿着手机打着游戏——那关他好像花了几天时间也还没能过。叶修随意嘲笑了他几句,把其中一杯咖啡递到他面前,随后仰头喝了一口自己手中的那杯。


 


  再然后,他又皱起了眉。


 


  靠,真他娘的苦。


 


 


  那天过后叶修便发誓再也不去那家咖啡店。


 


  他一边想着一边从学校小超市里的货物架上拿了几罐雀巢,瓶罐落到购物篮的那一瞬间发出金属碰撞而产生的特有音质。叶修低头看了一眼篮中装着的口味各异的泡面还有其他零食,感慨了一下死宅生活真是美好。


 


  就算出门十多分钟买了点东西,夏夜闷热得还是让人出了一层薄汗,汗水贴着后背黏住T恤的感觉并不好受。叶修掏出寝室的钥匙开了门,看见方锐已经坐在电脑面前打起了游戏,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听得格外清楚。


 


  他没上前去和方锐打招呼,兀自走到一旁把买好的咖啡一个个放进小冰箱里,留下一听利索开了便往嘴里灌。咖啡微微苦涩的味道漫上舌尖,带着独特的香醇气息在口腔中蔓延。喝着雀巢的同时他突然想起了那天他喝的那杯叫什么Viennese的东西,不仅难喝还死贵。


 


  同时他又不禁想起那天帮他点单的那个员工。第一眼看过去应该年龄和他相仿,身高也差不多。叶修有些记不起他的长相,只是还记得那人勾着嘴角推荐他说Viennese是招牌时候的样子。


 


  叶修感觉自己上了贼船。


 


  他扬起头把最后一点咖啡喝下,随意将废弃的易拉罐投进垃圾筐里。


 


 


*


 


  第二天苏沐橙兴致冲冲地给叶修发了条消息让他陪她逛街。叶修刚想着说怎么编个理由推脱,结果人家姑娘就已经跑到男生寝室楼下。叶修在楼上透过窗户往下看,看见对方已经化好妆弄好头发笑眯眯地看向自己,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在冒冷汗。


 


  他磨蹭着磨蹭着缓缓走出宿舍楼,一出门就被苏沐橙逮着推着背走,好几次险些步伐不稳摔倒。


 


  “你怎么突然想起让我陪你逛街,楚云秀呢?”


 


  叶修有些好笑地转过半边头去看她,顺便伸手从包里掏出烟盒挑了根烟出来,还没等到放到嘴边点火就被人抢了去丢在地上,他只好悻悻地耸了耸肩。


 


  “她今天要上课。”


 


  “那你就不能换个时间逛街?”


 


  “不成,必须今天。”


 


  对方这句带有任性的语句直接堵住了叶修剩下想说的话,他像是认命一样把自己的位置换到了苏沐橙旁边。


 


  “那行吧,别逛太晚啊,晚上约了方锐大大打游戏呢。”


 


 


  就算不是周末商业街的行人也很多,密密麻麻的人群挡住了前方的视线。叶修被苏沐橙直接拉到商场里,看了几眼化妆品后苏沐橙抬眼打量了一下叶修的穿着,随后就把他带到了三楼的男装店。


 


  在逼迫着试了第十套衣服后叶修忍不住了,略带些委屈的朝试衣间外面吼了一句。


 


  “你干嘛呢!”


 


  “闭嘴!你看看你那直男穿搭!找得到女朋友就怪了!”


 


  “……”


 


  最后竟然是叶修提着好几个大袋子和苏沐橙并肩走出了商场,所有袋子上都印着男装品牌的LOGO。叶修还没从刚刚基本花完自己多年积蓄的悲伤中缓过神来,就又被苏沐橙拖着走了。他一路傻愣愣地跟着,拉着他的人说的话也一句没听进去。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人停住了脚步,叶修投去一个略带疑惑的眼神,然后抬眼看了下自己身处的环境。还好还好,没被又拐进男装店里,只不过这店的门面怎么看起来有几分眼熟?


 


  “我看网上说这家咖啡挺好喝的,尝尝呗。”


 


  还没等叶修开口苏沐橙就一把推开了门。熟悉的桌椅摆设熟悉的装横,叶修还一眼就看见了那天那个帮他点单的服务员。


 


  于是叶修突然明白了一个真理:Flag不能乱立。


 


  叶修一再劝说苏沐橙要不我们换家店去坐坐,没想到对方态度坚决硬是想尝一下网上好评如潮的咖啡。为了让苏沐橙彻底心死,叶修把手中的购物袋塞进她怀里,在对方不解的抱怨声中带着几分怨念的直接走向了前台。


 


  “你去找座位吧,这儿让哥来。”


 


  “你来过?!”


 


  “开玩笑,哥是谁。”


 


  叶修扭过头来扯出一个过于夸张的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容,苏沐橙看得一怔,站在收银机后面的青年也愣了几秒。过后他转过身,直直盯着青年的那双黑眸,一字一顿地说。


 


  “两杯Viennese,加冰,


  少,糖。”


 


 


 *


 


  苏沐橙:


  那家咖啡店的咖啡真的巨巨巨巨巨巨巨巨巨难喝啊…谁给我卖的假安利…


 


  叶修刷着朋友圈的消息,刚好就看到了苏沐橙发的这条朋友圈。他好心情地吹了个口哨,把腿架在了书桌上,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雀巢喝了一口。嗯,甜度正好。


 


  他抄起挂在椅背上的短袖外套拿起桌上的资料出了门。夏天的午后刚好是最热的时候,日光已经开始发白,路面被烧得滚烫。困意不自觉地袭来,叶修打了几个哈欠,加快了脚步。


 


  老教授不巧正好不在图书室,叶修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看了看手中的资料又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觉得晚点再来跑一躺又麻烦,决定先等一会儿再说。他藏到走廊拐角处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处靠着墙壁抽着烟,吐出来的烟圈一点点飘到空中,从侧遮住了一点他的脸庞。


 


  手中的烟已快要燃尽,点点火星闪烁着微弱的光。叶修把最后一小截烟头捻灭,随后将其丢进垃圾筐里,拍了拍落在自己衣服上的烟灰,复而看了眼手表,准备离开。不料此时正好有人从楼梯上走来,视野盲区让两人撞了个满怀。哗啦一声,资料散落在地。


 


  走上来的那人明显有些慌乱,小声地说着抱歉便蹲下身子捡起铺了满地的白纸,叶修道了声没事儿后也弯下腰来帮着拾捡。几十秒的时间里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最后收拾的快差不多时那人抬起了一直埋着的头,把厚厚一叠资料递到叶修手上。他的目光透过黑框眼镜的镜片与叶修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中分利落的黑发,嘴角永远处理得适宜的弧度。叶修认出了这是在咖啡店的那个员工。


 


  他有些惊讶地哦了两声接过了那一厚叠纸,对方笑了笑起身,迈开步子擦着叶修的肩膀向前走去。经过时他牛仔外套上残留的不知名的香气勾得叶修回了点神,他一把拉住那人的手腕,不出所料地收到那人诧异的眼神。


 


  “方便一起去图书室上个自习吗?”


 


  这是个几乎不经过大脑思考而直接说出口的邀请,叶修一时觉得自己有些窘迫。他松开了紧握着青年的手,随即把手搭在脖颈处干笑了两声。可没想到对方竟然欣然答应了,两人一起并肩走到图书室门口,黑发青年推开玻璃门,伴随着吱呀的一声。


 


  “对了,我叫喻文州。”


 


 


  喻文州很安静地坐在对面看着外国小说,不时还在自己带着的笔记本上写些什么东西。转眼一看反倒是叶修显得过于不自然——他本来也不是什么爱学习的人,一起上自习的邀请也是随口说说。他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翻着摊开在桌上的中国市场分析,专业性的词汇让人看得有些疲惫。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后喻文州小声问他是不是累了,叶修强撑着保持脑中的清醒说没关系。


 


  等到喻文州看完书已经接近傍晚。温暖橙黄的日光透过图书室巨大的玻璃窗洒进室内,照亮了人的半边脸。书页上的句子被镀上一层金黄的色泽,字里行间都散发着成熟的暖意。叶修刚好把资料交给老教授回来,就看见喻文州正靠在椅背上揉着太阳穴,眉间带着些许疲惫。


 


  “走吧。”他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他们一起走在黄昏时校园的小道,深绿的树叶,聒噪的蝉鸣,仲夏时节的天空是深蓝的一片。有推着自行车走的几对情侣踏着轻松的步伐走着,笑声隐隐约约能传进人耳。叶修侧头看了眼走在自己身边的喻文州,吐了一口气,缓缓开口。


 


  “你是不是在咖啡店打工?”


 


  对方闻言也转过头来,眼中敛着几分不可思议。


 


  “是呀,你怎么知道?”


 


  “市中心商业区的那家,我去过两次,你可能记不到了。”


 


  “哦…这样…”


 


  然后便没了后话。喻文州偏着头仿佛很认真地在回忆,可惜如何也记不起究竟是在哪一天见过叶修。他面带歉意地摇了摇头,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叶修说了一句。


 


  “有空常来啊,我请你喝咖啡。”


 


 


*


 


  说常来还真就常来。


 


  此后的时间里叶修仿佛忘了之前立的那个“永远不来这家咖啡店”的Flag,去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每次他都会到喻文州工作的店里点一杯Viennese加冰少糖,皱着眉头感受苦涩的滋味流过舌尖缓缓入喉,心里想着,反正不是哥出钱,不亏。


 


  所以后来喻文州帮叶修取了个绰号,叫“少糖先生”。


 


  那天下午,本来好好坐在寝室里打游戏的方锐看见叶修又在试衣镜面前摆弄着自己的着装,终于忍不住了。摔了鼠标冲着叶修吼了一句:


 


  “靠!!!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没有啊。”


 


  “那你干嘛最近穿衣服这么讲究!!!还爱天天出门!!!说!!!你今天是不是又要去约会!!!”


 


  “哥就去喝个咖啡…”


 


  “鬼信啊!!!叶修你不要太过分!!!我们说好的!!!朋友一生一起走!!!谁先…”


 


  “哥知道,哥能脱团狗就狗,谁跟你是好朋友。”


 


  接着叶修就吹着口哨心情愉悦地出了门,只留方锐一人在寝室里破口大骂。


 


 


  “来了?”


 


  站在收银台后面的人正用步仔细擦拭着手中的马克杯,听见店门上挂着的风铃响了几声后便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叶修朝喻文州挥了挥手示好,环视了一下周围。今天店里的人很少,只有几桌客人零散地坐着。


 


  “那么请问今天少糖先生需要些什么呢?”


 


  “你知道的。”


 


  两人面对面心照不宣地笑了。叶修用手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位置,示意喻文州说他就坐在那里,对方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随后转身开始忙碌。


 


  几分钟后喻文州拿着那杯叶修惯常要的Viennese向他走去,一边把咖啡放在桌上一边坐在圆桌的对面,叶修挑着眉看了眼喻文州,对方给自己也做了杯咖啡,正小口地啜饮着。


 


  “可以啊,上班时间光明正大地偷懒。喻文州,你长能耐了啊。”


 


  喻文州听见叶修的调笑也不闹,一个多月的相处时间里让他基本摸清了叶修的性格和脾气。他把端着的咖啡放到一边,陶瓷碰桌发出清脆的响声。


 


  “今天怎么又来了?”


 


  “也没什么事儿。”


 


  “没什么事还往我这儿跑…你不嫌麻烦?”


 


  “麻烦什么麻烦,还有不是你说让我常来的吗。”


 


  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气氛如往常一样轻松。他们进行着彼此感兴趣的话题,聊书聊音乐聊电影,叶修见喻文州也不熟悉的点就带着骄傲地口气故意嘲讽他几句,喻文州不还口,只是浅笑着听着。


 


  店里流淌着节奏缓慢的纯音乐,萨克斯浪漫柔和的声音飘荡在空中,蓝调舒心的旋律听得让人有些着迷,喻文州把整个身体重心放倒靠在沙发上,微闭着眼,手指随着背景乐敲打着节拍。叶修笑着看着他的样子没有打扰,拿起属于自己的咖啡抿了一口。但感受到的却是出乎意料的甜。


 


  他有些不可置信,又喝了一口咖啡,依旧尝到的是那种甜得自然不腻人的舒爽,过后回味到的便是咖啡特有的醇香。就是在这时喻文州睁开了双眼,笑盈盈地看着难得露出诧异神情的叶修,对方藏不住的惊讶神情看起来实在有些好笑。


 


  “忘记和你说了,做少糖会苦,半糖正好。”


 


  像是预备已久的计谋得逞一样,喻文州裹挟着几分狡黠的笑了。叶修听到对方的回答后想气却气不起来,连叹了几口气后只得垂下头表示认栽。


 


  “你呀…”


 


  喻文州笑得更加肆意,就差忍不住出声。他收敛好自己快要崩不住的表情,轻咳几声起了身。“好了,我要继续去工作了。”


 


  叶修朝喻文州摆了摆手意思让他去吧,接着又拿起咖啡喝了几口。敢情是自己之前的喝法都是错的?这Viennese半糖还真有点好喝。他在心里默默想着,一边抬眼看着喻文州。那人说着要去工作却好像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停住的身影背着光,琢磨不透他的表情。


 


  “诶你倒是去呀,别舍不得哥。”


 


  叶修像往常一样说着不要脸的垃圾话,他以为喻文州会像往常一样只是淡淡笑一下。可是这次他没有,依旧固执地站在原地。叶修一时间有些搞不懂,也只能呆呆地看着对方,心里没有半点想法。


 


  再然后,剧情就不按正常方向走了。


 


  几乎是一瞬间的,叶修看见喻文州在自己眼前逐渐放大的英俊面孔。他还没有来得及去反应思考,就感受到从自己嘴唇传来的柔软温热的触感。


 


  喻文州给了他一个吻。


 


  宛如蜻蜓点水一般,喻文州只在叶修的领地上做了短暂的停留。从唇瓣上传来的微凉的温度让思维一瞬间有些飘忽,仿佛有细微的羽毛,轻轻挠过心尖让人觉得发痒。


 


   时间像是突然停止了,周围所有的声响都被自动的隔绝。叶修睁大眼睛看着喻文州,对方微卷细长的睫毛就要马上碰到自己脸上,两人吐出的鼻息混乱在一次,伴随着逐渐加快的心跳。整个世界好像都落下了礼花,飘飘荡荡落到人的肩头。


 


  他听见他说,“我还真就舍不得了。”


 


  所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在初识的时候遇见喻文州,在仅仅只有几秒钟的对视时间里就已经一见钟情。还是那天,在学校教学楼的走廊,手指相碰时带来隐约的电流酥麻感,背后是一大片一大片橙黄的日光,落进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照亮了一方天地。


 


  原本微不足道的爱慕在那一刻疯狂生长,最终生长为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平静细腻的,温柔缓和的,就像是半糖Viennese的淡淡香气,自然却又诱人。


 


  叶修感谢喻文州抢先一步,帮他确定了答案。


 


  男人环上附在自己身上人的腰,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那Viennese还是做少糖吧,半糖太甜,受不了了。”


 


  窗外的街上,还有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踏着匆匆忙忙的脚步。嘈杂的人声与聒噪蝉鸣交融,织成一片夏季蔚蓝的天空。


 


  而这一切,在那一刻都与他们无关。


 


 


END.


 


 


 

评论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