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夏日叶喻Day4】今天白斩鸡小哥又违停了吗?

Day4:故事的发生比较戏剧化,然而生活不就是这样,两个人的相遇邂逅可能就是这么凑巧,交集可能就是一条街道,可能多说几句话,两个人就互相住进对方的世界了。
请继续期待明天同一时间的掉落哦~

几人回_: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架空 外卖小哥叶×交警喻
bug有,ooc有,车没有(滑稽


==========


正文:


“又是你?”


站在写字楼门前的两个身高相仿的人又惊讶又愤怒地盯着对方同时说到。


这是喻文州第三天见到这个人了,作为交警大队的新人,喻文州上任就被分配到一个街区去查有没有违停的车辆并予以罚款。上任前三天,就遇到了这个,屡教不改的外卖小哥。


三次。


都说事不过三,这个人简直就是天生来妨碍他工作的。


而叶修此时心里想的跟他一模一样,对面这个小交警,怎么就这么较真呢?停一会车而已,而且还是外卖车!电动车也管啊!虽然自己是有点理亏,但是出于人道主义,也应该理解一下工作嘛。


“谈谈?”喻文州开口打破尴尬。
“走呗。”
于是两人暂时抛开手头的工作,顺着街道并肩走了。


“说吧,要怎么样才能不妨碍我工作。”
“这话应该我来说吧。”


叶修离开了电动车之后,整个人仿佛放松了下来,一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掏出烟盒,抖出一根烟,叼住,点上,一气呵成。


喻文州看他这样,皱了皱眉,心里并不是很满意这种生活状态。


“小警察,我就一送外卖的,在楼下停一会送完我就走了,况且就是一电动车,你干嘛总来管我呢?”


喻文州根本不理他的任何解释。
“你机动车停车占了车道,当然要管。”


叶修思维一转,伸手揽过喻文州的肩膀,讨好地跟他说:
“小兄弟,你看啊,我一天也挺累的,也赚不了多少钱,再者说我也不是一直停着,送完我就走。”


喻文州有些不自然,其实他也不是不近人情,只是这个人实在无法让他让步。


事情还要从第一次见面说起。


说实话叶修给喻文州的第一印象非常好,长得不错,态度不错,认错诚恳,自己提醒了一句之后二话不说就把车骑走了。


光是这样的话,其实还不够做到让他记忆这么深刻。最关键的是,叶修送外卖的这家店他去过,而这家店的招牌菜叫——


白斩鸡。


直到第二天晚上,喻文州心情还是很愉悦的,想着什么时候再去那家店一次,说不定还能再看见那个人。


没想到两人的第二次会面比他想象的早了一些,再看见那个人,喻文州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呵呵。


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这人一改昨天的诚恳态度,死皮赖脸地凑过来跟他称兄论弟,跟他讲道理,讲昨天都让着他了对不对,所以今天该支持一下他的工作了,说你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没等他回复便自顾自拎着袋子走了。


喻文州就盯着那个装满白斩鸡套餐盒饭的袋子一点一点消失在楼里,没有叫住他,准确来讲是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心情复杂.jpg


喻文州站在那辆破外卖车边愣了好久,想了好久接下来应该做什么,追上去?喊回来?思想教育?还是等他回来直接罚款?或者干脆写个支付宝账号贴车上吧。然而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因为一想到那人刚才的一套动作,就突然不想再理他也不想再处理关于他的任何事了。


呵,不要脸。


再然后就是这次了,事不过三,是该要了断的时候了。双方显然都不想要这种事情没完没了地继续下去,你让我一天,我让你一天,这也不是喻文州期望看到的。


都是要每天工作的啊。


“你如果停车的时间不是高峰期的话,我想我还是会考虑让你停一会的。”


每天晚上外卖到的时间,差不多也是这段路拥堵的时间,这附近还有学校,直接导致每到这个时候路边停了一排车,叶修外卖车占这个位置就很耽误事情。而这些都是喻文州的责任,不然他也不会非要撵人走,甚至还可能会在闲下来的时候跟这个人聊聊天。


可惜了,两个人不同立场,至少在目前没办法心平气和交个朋友,坐下好好聊天。


“那这样吧,矛盾是你我之间的,我们只要不再见,就不用互相看着闹心了,这样,各退一步好了,我会和我同事换一个地方送,你也别管这地方了,好吧?”


虽然不知道逻辑在哪里,但既然胶着不如大家互相错开,这一条街的交集也就消失了,所以喻文州还是同意了。


当天晚上,喻文州回想起白天的对话,越想越觉得不对……


这时候脑海中仿佛有个声音对他说——
你忘了他上次是怎么演戏骗过你的吗?


呵呵。


双方如果都不愿意先退的话,同时退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可是这件事情分明退一方就可以解决,所以如果喻文州单方面撤了,而叶修还在的话……


虽然喻文州可以不用再看他闹心了,可是想一想就觉得能这么便宜了那个不要脸的混蛋吗?


绝对不行。


现在两个人没有本质利益冲突,如果叶修真的没遵守承诺,喻文州也不介意花点时间出来消遣一下。


于是第二天,叶修压着特意戴的鸭舌帽,下车,一抬头对上了穿便服的喻文州一双戏谑的眸子。


尴尬了。


“喂,你干嘛揪着我不放啊。”


“是你先不遵守承诺的,再说,现在不是我的工作时间,我点了外卖,现在来取。”


叶修听了一愣,查了下手里的外卖单,看见了一份地址写在xx路路口东第9棵树下的白斩鸡套餐。


“你叫喻文州?名字还挺好听的,就是怎么人不如其名?”


喻文州也不恼,盯着叶修衣服前写着名字的挂牌。


“彼此彼此吧。”


叶修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


“那你真不嫌麻烦啊,外卖订在这,就为了来堵我一下?”


“你想多了,从这转过去就是我家,取外卖只是顺路,顺便来验证一下我昨晚的想法。”


“额……”


这天聊不下去了,场面尴尬到了极点,喻文州也没在意,接着说道:


“我陪你送完这些,你陪我上楼吃个饭吧。”


“所以你是不准备付钱了对不对?”


喻文州转身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或者你愿意收一张罚单。”


叶修认命地跟上。


然后他就坐在喻文州家凳子上看喻文州优雅地吃白斩鸡看了半个小时。


后来叶修学聪明了,每天晚上也帮自己带份饭,免得边饿边看人家吃东西。


再后来,两个人就很熟了,每天一起吃饭,外卖吃腻了还会买菜回家一起做饭吃。叶修家离得远,有时候天色晚了还会留下来过夜。


当然,每天的饭钱,都是叶修付的。


一个月之后,有一天晚上叶修留在喻文州家,洗完澡之后很自觉地出来找衣服换,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习惯了在喻文州家住,很多日常用品都在这里。看见洗手间并排摆着的两个牙杯,竟然觉得和他在一起生活还很温馨。


一个人时间久了,也想有个陪伴吧。


只是不知道对方怎么想的呢。


于是叶修犹豫着开口:


“文州啊,咱俩……”


“你不愿意吗?”


叶修想说咱俩就这种状态一直下去吗,但心里的意思还是,想试探一下喻文州的态度,愿不愿意升级一下关系。


然而说的话被喻文州打断了,他发现喻文州就是天生克他的,这下也不知道喻文州的意思是问不愿意每天这样吗,还是问不愿意一直跟他一起生活吗。


叶修莫名生出一些烦躁,刚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就瞥见喻文州微笑地看着他,身上穿着居家服,手上还端着一盘水果,看见了就移不开眼。


反正自己是离不开这里了,叶修想着,一手拿过喻文州手中的果盘放在身后桌子上,搂着他的腰吻了上去。


喻文州被压在床上的时候脸红红的,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闭上眼睛默许了叶修的胡闹。


“睡过了人就是我的咯。”


第二天早上,叶修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满脸坏笑地盯着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的喻文州。


“以后外卖车停家楼下不许停大街上。”


“是是是,我知道了。”


“还有……”


“嗯?”


“事后烟滚出去抽。”


-END-


=========


不到3000的小短文奉上,设定和标题一看就为了搞笑不要较真内容啦www


一直事情比较多没开lof,计划赶不上变化,心力交瘁  _(:3」∠ )_


开学可能时间反而多点吧  _(:3」∠ )_


正好赶上今天了,祝剑圣大大生快!!!

评论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