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夏日叶喻Day7】我的狐妖男友

Day7:相当可爱的一场恋爱啊,狐狸喻怎么能那么可爱!恭喜叶神成功收获小狐妖的初恋啦~
感谢太太参与,明天同一时间,敬请期待!

林榆: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备注:人类叶x狐妖喻,ooc有,微车有。喻文州有点呆的那种。


字数够啦


——————————————————————


我的狐妖男友


1.


  叶修刚走到家门口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他一向住的是单身公寓。这两天,公寓里的东西会莫名地移位,桌上的酱牛肉会莫名地少掉几块,与此同时,水电费也以虽然缓慢但对比可见的速度噌噌增长。叶修开始对周围事物留了心,今晚出门买烟顺便带了两袋冰糖葫芦,就是为了骗那小偷上钩,果不其然,这么快就要露现形了。


  叶修不动声色地开门,不动声色地把冰糖葫芦放冰箱里,再不动声色地进了房间关门装睡,还特心机地开了条缝。他躺在床上,竖着耳朵关注外面动静,就听见大门被人悄悄地打开,细细碎碎的脚步声漏进来,一路进了厨房。


  这小偷也真够怪的,不劫财不劫色,光顾着偷吃?叶修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找了根称手的棍子,蹑手蹑脚地推门出去。


  厨房里传来冰箱开合和撕扯包装纸的声音。叶修酝酿了一下气势,突然把门一推跳进去,刚要大喝一声“呔”,猝然愣在了原地。


  “…二狗?”


  啪的一下,那支啃了半截的糖葫芦被丢到了他脸上。叶修揉揉额头。好吧,不是隔壁王大爷养的阿拉斯加。


  眼前这只浑身雪白、眸里含光、爪下踩着塑料袋的动物,赫然是只狐狸。尖尖的耳朵立着,巨大的尾巴蓬松柔软,狐狸歪着头瞅了眼叶修,张了张嘴嘴像是要打呵欠一样。


  叶修不吃这套,对着它头一小棍子,“什么鬼啊,偷我吃的罪魁祸首就是你?”


  狐狸摇头。


  梆。“六月十五号是不是你吃了牛肉?”


  “…”


  梆。“六月二十号是不是你把我被子扯坏了?”


  “…”


  梆。“七月五号是不是你偷吃的白斩鸡?”


  “…”


  “还有…”


  叶修还要在它头顶上小敲一下,眼前忽然一花。“砰”地一下炸起一小团白色的雾气,叶修眯着眼睛咳呛着驱散开烟雾,猛地感觉手上棍子的另一头被人抓住了。


  他茫然地看过去。原本白狐狸的位置,正坐着一个年轻人,眼角微微挑上去,正笑着看着自己。


  “…你…”


  大变活人?叶修刚要说什么,那青年忽然撤了手,眼神软下去,用十分抱歉的声音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偷你东西的,只不过…这一栋楼,我只拿到了你家的钥匙…”


  …靠,这人是刚才的狐狸?叶修一木,“妖怪?”


  “不要说出去啊!”狐狸昂着头正义凛然地说,“我是正经妖怪,除了拿点吃的从不做坏事,还兼职挖洞和蹭脸呢。”


  看对方那一脸(装出来的)无辜的表情,叶修又不好逼他什么,毕竟丢的东西都不算值钱的物品。但是,就这样放他走?那也太便宜他了吧?


  正犹豫着,叶修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打量了一下对方的容貌,用义正言辞的语气说,


  “你这家伙,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


  狐狸忙点头,装出乖巧的样子。叶修脑壳疼。


  “直接放你走,是不可能的。”


  狐狸的眼神一暗。


  “你今年多大?”叶修说。


  “刚满500岁的修为…”


  “天,谁问你…算了。”估摸着他的年龄折合成人类的大概在25岁左右,叶修摸着下巴,手里的棍子轻轻在对方脸上画圈,淡淡地说,


  “喂,狐狸,想走的话,得帮我办件事。”


  “杀人放火我不做,其他都可以。”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们来做个交易。”


  对方愣,“交易?”


  “对。”叶修把棍子一扔,弯腰拉他起来,“邪恶交易。”


 


2.


  “你叫喻文州?”


  年轻人挺优雅地咬下一颗山楂,点点头。叶修倒了杯水递过去,“我还真没见过妖怪。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你知道吗?”


  “知道啊,所以我得过得很小心。”喻文州接过来,“不过你这么淡定真的很让我惊讶。”


  “这年头小说看多了都淡定,你这样的桥段只能算初级的。”叶修说,盯着他手上光溜溜的木棍,“你好像很喜欢甜食。”


  喻文州弯眼笑,“之前跟师父在广州混的,对那里的口味习惯些。”


  那以后多买点甜的给你吃好了。叶修说,“那你这两天住这儿?下个星期我们就走?”


  喻文州点头,“好啊。”


  “不过就一张床…”


  “没事没事。”喻文州摆手,“我可以变回去睡沙发,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今年过年的时候叶家大儿子高调宣布出柜,并谎称自己有个男朋友。出柜就算了,思想观念开放嘛,亲戚反而在他找到了男朋友这件事上非常怀疑,


  “你还能找到男朋友?”


  他们不信,吵吵嚷嚷地要叶修把男朋友带回家看看。叶修搪塞了半年了,都快要招架不住了,正好喻文州来了,简直是从天而降的帮手啊!遂利落地准备了,周一一早打包了行李,拽着喻文州上了路。


  叶修的交易要求就是,让喻文州伪装成他的男朋友跟他回去见家长,时长共计一个月。


  实际上这差事不累,不过是吃吃饭逛逛街,手牵着手去看电影,叶修还会像带孩子一样带他去海洋馆和动物园玩一玩。有的时候天热两人懒得出门就窝在家里看电影打游戏,家里人来了就靠在一起,人走了再重新分开,保持一个若即若离的微妙距离。


  喻文州对人类世界适应得非常快。他俩去了汤姆熊,太鼓达人的环节喻文州敲得格外卖力,额头上蒙上一层涔涔的汗,眼里满是星亮亮的光芒。敲到快节奏的时候喻文州不太跟得上,一直在旁边围观的叶修就拿过他一个鼓槌跟他一起敲,于是就出现了两边鼓点节奏不一的尴尬情况。


  玩过鼓两人出去买果汁,喻文州靠着柜台玩手机,叶修扭头问他,


  “要什么味儿的?”


  “苹果加雪梨。”喻文州不抬头。


  叶修哦了一声,还在琢磨自己要喝什么,冷不丁瞄到了路过的一人,便面不改色地要了大杯,拉着喻文州到一个拐角处坐下。


  喻文州笑,“怎么,和我口味一样啊?”


  “倒没想过狐狸也爱吃水果。”叶修拿了两根吸管,“拿着。”


  果汁纯天然,无污染,两人额头抵到一块,叶修抬眼,正好看到对方纤长的睫毛和漂亮的嘴唇。喻文州笑着,声音小小的,


  “干嘛非要这样喝?买两杯不好吗?”


  “看到周围的人了么,我七大姑八大姨在监视我呢。”叶修不屑,点了根烟。


  “你看,那个看玩偶的是我舅妈,逛内衣店是我老弟,还有那个吃冰的,坐椅子上看报纸的…我靠这帮人,是多信不过我要来眼见为实啊。”叶修无奈。


  喻文州无声地笑笑,眉头皱了一下。手机响了,叶修拿出来接,看到自家老弟的消息,


  叶秋:


  老哥老哥,你们还不够秀啊,小姨都吐槽你们怎么不酱酱酿酿了!


  咱俩是大老爷们,又不是怀春少女,那还得怎样秀啊!叶修心痛,嘬着饮料生闷气。喻文州撑着下巴看着他发呆,眼神还有些游离。


  不就是吃饭睡觉撒狗粮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叶修一下气极,含着嘴里一口没吞下的液体把桌子一拍,伸着身子上前够住了喻文州的下巴,伏下来亲上去。


  喻文州错愕地看着他,习惯性微张了嘴。果汁顺着接吻的缝隙漏下来,叶修下意识伸了舌头,把余下的一点果汁渡到他嘴里,倒是没敢勾住对方的那根做些什么。舌尖上传来令人怦然心动的甜味,叶修僵直地侧着头,猛地被对方推开了。


  喻文州用手背半遮掩着唇,脸有点红。他今天穿的白色短袖,果汁滴上去洇湿成两团水渍。他有些局促地扭开头,声音还算稳定,


  “我去一下洗手间。”


  叶修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事。他打量周围一圈,碍事的都走了,恶狠狠地把烟吸完,掐灭在烟灰缸里,起身走向卫生间。


  喻文州正站在水池前洗手,眼神垂下来盯着光滑的瓷面,听到动静一怔,看清来人后像是缓缓松了一口气,又把头扭回去。叶修看厕所里似乎就他俩,把“维修中”的路障牌踢到门口,咳嗽一声走过去,


  “那个,文州啊。”


  “…”


  “不好意思啊刚才,叶秋他发消息激我呢。”叶修挠头,心想我吻技这么差的吗?他停顿了一下,看到对方有些黯淡的眼神,语气缓下来,


  “聊聊天吧。这儿也没人。”


  喻文州嗯一声,面对着他靠在洗手台上。叶修走到他旁边,跟他并肩靠着,


  “上过床吗?”


  喻文州懵,使劲摇头。


  “…接过吻吗?”


  喻文州忍不住笑,“没有。如果说亲到一块也算,那就只有你了。”


  叶修,“…谈过恋爱吗?”


  喻文州说,“师父没收过母狐狸作徒弟,公狐狸的话,年龄比我大,都有伴了。先天条件就不够。”


  敢情是新手啊!叶修一拍大腿。喻文州没注意他的动作,伸手按了按自己嘴唇,若有所思地说,


  “刚才那个…算是接吻吗?”


  “不算。”叶修说,“伸舌头才算。”


  “可是你伸了。”


  “噗…咳咳咳…”叶修呛到,心想还没忽悠过去。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是有点幸灾乐祸的表情。


  他眉目中还是有点狐狸的痕迹,眉形纤细柔和,眼尾长而上挑,眼里天生含了潋滟水光。叶修鬼使神差地说,


  “想试试吗?”


  喻文州怔,“什么?”


  叶修侧身,凑得近了些。两人相邻的手覆在一起,叶修一只手扶住他的脸,偏头吻了上去。


  这一次不再是为了应付别人视线的敷衍。柔软的舌头舔开喻文州的牙齿,缠住对方嘴里的那根反复勾弄吮吸。喻文州没经验,叶修好歹还谈过几次恋爱(虽然对象是女的),基础的技巧还是有的。喻文州起初像木头一样僵着不动,渐渐开始青涩地迎合,最后闭上眼,胳膊小心翼翼地环绕上去,揪住了对方后背的一小块衣服。叶修吮吸着他的嘴唇,叼住对方的唇瓣又放开。从未体验过的酥麻窜上来,喻文州一个激灵,用力掐了叶修一把。


  几乎是同时,他的耳朵骤然变得纤长,覆盖上雪白的毛发。叶修惊讶地看着他那狐狸耳朵,忍不住伸手捏了捏,


  “你这是…”


  原本还勾着他的喻文州忽然身子一软,差点跌下来。叶修忙扶住他,听他道,


  “别弄…”


  怎么突然就变出来了?叶修一脸新奇,哟,该不会是太舒服了,耳朵勃起吧?他拼命忍笑,顺手揉了把他的头发。喻文州拽开他手,掩饰了一下神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别闹了。回家吧。”


 


3.


  “喂,等等…嘿我说…小点!去!走开!”


  “哥你要了嫂子就欺负小点!”叶秋把那只斑点狗抱开。叶修翻了个白眼,把喻文州拽回房间。


  小点之前被送去了二姑家,这两天才回来,见到生人就叫。只不过,“你怎么还怕狗啊?”


  喻文州正坐在床上拆一盒凤梨酥,叶修刚去超市给他买的。他说,


  “以前在农场偷鸡的时候被狗撵过,留下心理阴影了。”


  …你怎么还没被妖妖灵抓起来?


  他住在叶修家时,跟叶修睡一个房间。好在床蛮大,喻文州不用再变成狐狸形态,直接往床上一躺就了事。洗澡也方便,叶修像洗宠物一样把他打理干净,原本蓬松柔软的毛沾了水会全部贴在身上,尾巴也变得沉甸甸的,狐狸就一脸颓废地躺在地上,被叶修玩爪子的时候会扬起尾巴甩他一脸水。


  这天晚上他被叶秋拽出去喝咖啡,灌了一杯浓摩卡下去,大晚上愣是睡不着觉在那儿蹭来蹭去。叶修受不住了,翻过身来说,


  “你瞎闹什么呢?”


  喻文州半个脸埋在枕头里,“睡不着。”


  叶秋这臭小鬼,明天给我等着。叶修叹气,“你想干什么,我陪你。聊天?吃东西?看电影?”


  喻文州笑摇头,眼睛眯起来,“不用。我不动了,你睡吧,我看着你等会就睡着了。”


  他俩挨得极近,喻文州凑上去,用鼻尖蹭了蹭对方的脸,温热的湿气在颈间弥漫开来。


  叶修和喻文州之间的关系,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越发地微妙起来。原本作出来给别人看的亲昵举动,现今越来越自然,变成了发自内心的体贴和关照,或者依赖。就像现在,叶修按着喻文州的后脑勺,明明知道对方的动作只是身为动物习惯性地向人类示好,却先硬为敬了。


  喻文州目光向下瞥。


  “来一局吗?”叶修突然说。


  空气霎时凝固,喻文州睁大了眼睛盯着他,待胸口那点滞住的气息吐出来,他才缓缓道,


  “好啊。”


 


4.


  叶修心脏狂跳。


  “你知道你刚刚答应了什么吗?”


  喻文州狐狸笑,“知道啊。”


  叶修胳膊一撑,翻身压在他上面,挨近了说,


  “喂,骗子,你说你是第一次谈恋爱,我看你挺熟练啊。”


  喻文州缩着脖子,手推着他胸口抿唇笑,“我没骗你。只不过,你忘了我是狐妖了吗?狐妖的特点就是…”


  他没来得及说完,叶修就抓住了他双手拉到头顶,俯身啃他脖子。喻文州一边笑着说痒一边推拒,终于在对方的嘴唇挪到下面后,声音开始变样,转化成了一种带着颤音的喘声。


  狐妖的特点,就是媚惑啊。


  他的身形,如上一次在洗手间那样出了变化。除去耳朵,喻文州尾椎后面变换出一条巨大的狐尾,白色的软毛软绵绵地耷拉在床上,偶尔会被叶修的动作刺激地扫动一下。


  “哟。”叶修轻笑,“故意呢?”


  他被翻了个面。叶修的方式很直白,没玩太多花哨的东西,而喻文州就已经有些撑不住了。窄腰被牢牢地掐住,尾巴讨好性质地缠上叶修的手臂,喻文州昂着头浅浅地哼着,偶尔会因对方的深挺提高声音,又吓得咬住嘴唇。叶修的手掌缓慢地丈量着他小腹的曲线,咬住他柔软的耳廓,唾液打湿了耳里的绒毛。


  喻文州撑不住身体,握住对方的手求饶。


  第二天早上叶修睡眼惺忪地醒来,看喻文州变成只狐狸样懒洋洋地趴在他旁边就忍不住笑。他给他顺毛,说,


  “哎,怎么又变回去了?”


  喻文州默默嘀咕,最后还是变了回来,对方的手正搭在他腰上,“维持人形很累的。”


  “呵…”叶修边摇头边笑。喻文州把头搭在他肩膀上闭目养神,听他道,


  “喂,小狐狸,你今年多大?”


  喻文州怔,接口,“折合成人类的年龄,正好25岁。”


  “知不知道人类有跟别人滚了床单就要对别人负责的规矩?”


  喻文州,“…知道啊…不过应该是你对我负责?”


  叶修一本正经,“那是当然。你要是不跟我在一起,注定是只单身狐狸你知道吗?”


  喻文州:我好歹也是一只玉树临风的高贵白狐怎么被你讲得像一只单身狗?


  “所以说。”叶修看着他的眼睛,“不想孤独终老的话,做个交易吧。”


  喻文州缓缓笑道,“什么交易?”


  “跟我在一起吧。”叶修说,“真正的那种,不是演戏。”


  喻文州顿了顿,看对方神色认真,有点紧张,忍不住笑了起来,眉眼如画,温润如玉。他说,


  “有什么好处吗?”


  “包吃包喝包睡。”叶修说,“包亲亲。”


  “那很好啊。”喻文州说,“成交。”


 


 


End.


  




  完了现在自己再看有些....

评论

热度(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