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夏日叶喻Day8】不当大哥好多年

Day8:接连的小甜饼~本来以为最后能让老叶耍个帅,没想到被文州帅瞎(*/ω\*),果然是不做大哥好多年了2333
赞美太太轻快的文风,感谢参与~
活动完结倒计时了哦,继续期待明天同一时间的掉落吧!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喻文州是个警察。

别想多了,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片区民警,也会在领导背后发点小牢骚,在手机上打打游戏,偶尔和同事聚聚餐,为一个梦想而奋斗,乃至付出生命。

但就眼下来说,生活依旧平静美好,一切按照塔原有的轨迹发展,太阳还是向西边落下,夕阳温柔而眷恋的目光仍在每天恋恋不舍地停留在喻文州的桌上,把纸稿染的金黄。

喻文州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利索地把桌上的资料理齐,分类摆放,收拾好,锁上抽屉,拎起包,回头再检查了一遍确认完好,然后出门,下楼,在路边水果店买了袋桃,沿着熙攘的街道往家走。

大抵是今天不用值班的原因,夕阳格外明亮,喻文州身子一半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街两边的楼房也是一面暗,一面明,黛色与明黄将世界切割成奇异的几何形状,穿插着车流与人群,却又泾渭分明,互不相犯,像两条平行线,永不相交。

于是只需要转个弯,一切就发生了。

喻文州转过街角,就直面阳光了,一个人影就突兀地映入眼帘。

拎着口袋的手忽然攥紧。

痩削的青年,与喻文州一般高,无袖背心,大裤衩,裸露出的胳膊上隐隐看得见肌肉,他慢慢地走着。

逆着光,只看得见人脸上一个亮着的烟头,他抬起一只手,熟练地夹着烟,缓缓吐出一口烟气,白色的雾气在夕阳里弥漫又消散,夹着烟的手垂下,另一只手也随着步伐的移动而轻微摇摆,只是一道寒光一闪而逝,那只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长刀,叫人看了心生寒意,即使在温暖的夕阳里,也是如此,喻文州把目光上台,回到青年的脸上,恰逢青年也在看他,直白不带一丝掩饰,狠戾而专注,喻文州的手下意识地滑到腰间平时插手枪到地方。

叶修现在有点懵逼。

天气热的紧,老魏从外边顺了瓜回来,结果没有刀,叶修拦下跃跃欲试空手白刃的包子,出去买把西瓜刀,没人想从空调房里出去,老魏见叶修主动请缨,啪啪啪鼓掌,就差给他颁个感动中国奖,叶修毫不脸红地接受了掌声出门顺便逃离老板娘的魔鬼监控买包烟。

这不,刚把烟点上,就遇到个男人怀疑地盯着他看,叶修赶紧把烟摘下来,差点以为是老板娘派来的奸细,但这气氛还是不对劲啊,面前这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但这动作好像是要打架了吧。

我一良民,没犯罪没违法的,这是要干啥。

叶修微微低头,面前的人手里还提着一塑料袋桃,看上去倒是挺可口。

也许是为了缓解剑拔弩张的气氛,叶修晃了晃手里明晃晃的刀,说:

“我帮你削个皮?”

他都这么善意了这人还不领情,真是委屈。

面前这人似乎是无奈地笑了笑,然后严肃地告诉他:“我是警察。”

“警察同志,我可什么事都没有干,”叶修说,“不信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喻文州于是就看着他真诚的双眼真诚地告诉他:“你携带了管制刀具,请跟我走一趟。”


魏琛在椅子上笑得前仰后合差点背过气来,叶修嫌弃地把魏琛买的煎饼扔到他身上,他拿起塑料袋时肩膀还是一耸一耸的。

“老夫庆祝你出狱花大价钱专门给你买的,还不要?”

“拉倒吧你,门口二块五一个您老拿去吃吧。”叶修没好气,“而且这是拘留不是坐牢。”

“行,不是出狱,拘留拘留。”

魏琛也不客气,扒拉开袋子就咬了一口,嘴里塞的鼓鼓囊囊的,说话还含糊着。

“那西瓜刀呢?”

“.......被没收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靠笑死我了哈哈哈哈.......”魏琛嘴里的烧饼还没咽下去,又发出了杀猪般的笑声,叶修还真有点怕他把自己给活活呛死了。

于是他毫不客气地拧开矿泉水瓶给魏琛猛灌一口,魏琛剧烈咳嗽着弯下腰来,抬起头抹去脸上的水,给叶修比了个中指:“我看你就是想呛死老夫好继承老夫的迎风布阵。”

叶修撇了他一眼:“谁要你那破游戏账号啊,哥这次可是有收获的。”

“啥收获?”

“认识了个人。”

“方便下次买西瓜刀不被拘留?”

“肤浅。”叶修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样子,任凭魏琛怎么折腾也不多说了。


喻文州拧开水龙头,清冽透明的液体涌了出来,卫生间里只听得水声哗哗作响,他弯下腰掬起一捧清凉泼到脸上,水流顺着脸颊的轮廓向下淌,流进眼睛刮擦着温润的眼球,他眨了眨眼,吐出一口气,凉快多了。

喻文州抹了抹脸上的水,抬起头来,镜子里映出他还在滴水的脸以及———

“哟,好巧,我们又碰见了。”

叶修站在他身后,对着镜子里的喻文州亲切地打了个招呼。

“......为什么你在公安局的厕所里?”

“这个,警察为人民服务嘛,人民刚好路过进来上个厕所是可以的吧。”

可是公安局旁边就有一家公共厕所。

他贴心地没有点破。

喻文州觉得他们最近偶遇的次数貌似有点多。

他上班路上能偶遇叶修站着路边的煎饼摊啃饼,中午休息又能在餐馆准确地遇见叶修坐在隔壁桌点菜,下班还能看见叶修出来倒垃圾,他把鼓鼓囊囊的黑色塑料袋扔进垃圾箱,拍了拍手,远远地冲喻文州笑着挥挥手。

但他们就是这样迅速熟络起来。

早上喻文州开始和叶修一起啃煎饼,中午叶修坐到了喻文州这桌,下班时喻文州放慢停下匆匆回家的脚步,同叶修一路走。

加上俩人年纪相仿又意气相投,相处只觉相见恨晚,过段时间就升级成了坚固的革命友谊。

喻文州是个有些疏懒的人,生活工作两点一线,周末没事也不会出门逛,而叶修的出现打破了固有的两点一线,展现了更多可能的精彩。

他隐隐开始期待每天彼此心照不宣的偶遇。


难得的月明风清的夜晚,等处理完所有事情已经是深夜,喻文州走出大门时街上寥寥无行人,车辆也很少了,空旷的马路寂寞地向远方延伸,没入闪烁的霓虹灯里。

叶修却已经在门口了,斜倚着路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白光在他脸上投下阴影,掩住了眉眼。

听见脚步声逐渐放大,最终静止在他跟前,叶修抬起头来,笑了笑,把手上提的咖啡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接过纸杯,道了声谢,惊讶地扬了扬眉:“你怎么还在?”

傍晚他就发过短信告诉叶修今天他要值班。

“我又没说我不来,”叶修揉揉头发,掩着嘴打了个哈欠,“快走,饿了没?哥带你去吃夜宵。”

喻文州本来想说办公室有吃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好啊,他的双脚不听使唤地朝与家相反的方向一拐,顺从地跟在叶修身后。

街上很冷清,商铺大都关门了,亮着灯的都是肯x基麦x劳等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即使店开着,也只有黄色的灯光漾开层层叠叠的空旷。

于是喻文州忍不住问道:“这么晚了,哪里还有什么夜宵吃?”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回头瞟了他一眼,喻文州愣是从那一眼里看出了你咋话这么多呢你这人是不是傻憋bb跟着哥走就是等一系列情绪,于是他就闭上嘴乖乖跟着叶修走。

只见斜前方的男人东绕西绕,拐进一条小巷,喻文州顿时眼前一亮。

一个小面摊,支着一盏灯,中年男人围着深色的围裙站着摊后和面,锅炉上水还在翻涌着,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支了几张折叠木桌,塑料小凳胡乱地摆在那里,这么晚了竟然还有客人,三三两两坐着,倒也算热闹,浓浓面香裹在浅淡的谈笑声中。

叶修领着喻文州挑了个位置坐下,熟络地同老板打了个招呼,喊了两碗清汤面。

面端上来了,色香估计味也俱全,喻文州拿起筷子,却犹豫着没有下手。

他不属于城管不清楚这个,但看样子这可是三无面摊啊,质量有没有保证都难说,吃了会拉肚子吧。

也许是叶修期待的眼神太热烈,喻文州艰难地夹起几根面。

张开嘴。

放进嘴里。

合上嘴。

咀嚼。

我的天嘞真好吃。

这是接下来几分钟,喻文州头脑里唯一的想法。

叶修笑了,他正对着小面摊暖黄的灯光,所有的表情都大方地袒露出来,嘴角翘起,眉眼弯弯,笑意从眼角眉梢弥漫开来,空气似乎都活络起来。

喻文州愣了愣,叶修从来都不是高岭之花,他浑身沾着尘世的烟火气,却又无法让人对他心生厌恶,反而叫人欢喜。

好像有个光屁股小孩飘在空中对着喻文州的心口射了一箭。

叶修又尴尬地笑了笑:“我忘带钱了。”

喻文州也没有现金。

然后心碎了。


又是深夜。

月黑霾高,人人戴口罩。

叶修偷偷出来买包烟,为全球变暖做贡献。

他掏出打火机,漫无目的地在街巷里闲逛起来,打算抽完再回去。

这赛似活神仙的享受还没开始,叶修余光里就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以前仇家颇多,还是不要惹麻烦为好。

他加快了脚步,企图甩开跟踪者。

但跟踪者显然是对这一带很熟悉的人,发觉被发现后也不慌张,不远不近地跟着,丝毫不怕被甩下。

雾霾浓郁,可见度很低,路灯的光都是影影约约地亮着,晕开一片惨淡的颜色。

走进一条深巷,叶修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只见叶修把叼在嘴上的烟小心地塞回烟盒里,又把烟盒宝贝地揣回兜里。

跟踪者大约三五人,从街角里显身,慢慢走近叶修,在大约两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为首者手里还有一把水果刀,不长,但很锋利。

他们没有轻举妄动,显然还是对以前道上的神话人物有所忌惮。

只见叶修微微活动了一下手腕,他低着头,面容隐没在混沌的夜色里,晦暗不清,只见得他的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跟踪者拿着刀的手有点颤抖,空气安静下来,只听见彼此的呼吸。

然后叶修高举双手:“我投降。”

跟踪者莫约是本地的混混,听闻此言都笑了起来,头头用刀指着叶修,说了些什么,声音含糊。

叶修无辜地指指耳朵表示听不清。

混混把脸上的防pm2.5口罩一把扯下来,也懒得废话了,操刀就上。

叶修叹了口气,不当大哥好多年,别以为金盆洗手后我就什么事都不会做了,派这点人就妄图拿我狗命?

正欲动手,斜刺里飞出一根警棍,快准狠地砸在头头拿刀的手腕上。

那人惨叫一声松开手,刀啪的一声就掉到地上,叶修迅速用脚把刀拨到一边。

头头一声惨叫,那几人的气势就灭了一半,只见黑暗里冲出一个男人来。

混混和叶修皆是一愣。

来者是个警察。

来者是喻文州。

毕竟拿了金主的钱,也不能落荒而逃,几人一拥而上。

“退后!”喻文州大喊一声,猛地把叶修向后一推。

接下来叶修甚至还没来得及出手,只见喻文州身手矫健,拳拳带风,四两拨千斤,愣是以一人之力利落迅速地收拾了这几个壮实的大汉,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妈耶,好帅。

叶修二十多年来头一次为自己浅薄的语文水平而感到愧疚。

闻声赶来的旁边几户人家已经出来了,拿着绳子开始绑罪犯,一些人则拿起手机报警。

喻文州站起身来,担心地看着叶修:“你没事吧?”

叶修只是直愣愣地盯着他,像傻了一样。

“我可以亲你吗?”

“这是袭警。”

“袭警会怎么样?”

“会拘留。”

叶修捧起他的脸迅速亲了一口。

“现在你要被拘留了。”

“拘留多久?”

“一辈子。伤心吗?”

“特伤心,”叶修笑得见牙不见眼,“真的,警察同志,不信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评论(1)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