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叶喻相约月圆后】一见钟情

神说要有光: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不甜你砍我真的
*关键词:月亮,婚礼,海洋,承诺(大概有
*中秋快乐!


自叶修和喻文州两人在一起后在大众面前一直低调,就连订婚,也是悄悄订下的,只有圈内几个好友知情。

两人各作为不同战队的队长,平日里要忙的事本就不少,见面的次数也是只手可数。

趁着十一长假,叶修忽然一改往日瘫在家里打荣耀的颓废状态,硬是从网上订了票,不由分说的拉着喻文州登上了航海邮轮。

邮轮从广州出发,喻文州一大早就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只身一人登上了这座名为“一眼万年”的浪漫游轮。

一个人的旅行是非常无聊的,喻文州在自己的房间里远程指挥蓝雨抢boss一直到平板再检测不到一丝信号,才出了房间。

入夜,邮轮靠近杭州,到了叶修该上船的站点。自从两人订婚后也有些日子没见了,喻文州咬咬唇,想着一会该怎么和叶修说话,却忽然发现船上的人都不见了,大厅里空空荡荡。

人呢?

一阵烟花爆炸声从外面传来,响如雷震,接着就是一阵惊叹的喧哗。

走廊的尽头,黄少天向他跑来,抓起他的手就向更衣间里跑去。

“叶修叫你来的?”喻文州被黄少天拽着跑的有些急。

其实已经毋庸置疑了。

再想想刚刚的那些烟花爆炸声,喻文州已然明了几分。

黄少天拽着喻文州一路狂奔到了更衣室,里面放着的,是一套崭新的礼服。喻文州还没说些什么就被黄少天打断:“哎队长队长愣着干嘛啊,快穿上啊穿上吧,这么好的礼服我都没穿过呢,穿上我就承认你比我帅啦。”

喻文州只得在黄少天的催促下穿起那套“凭空出现”的礼服。

衬衫被烫的线条笔直,穿在喻文州身上格外服帖。领带是墨蓝的颜色,初看着没什么太起眼的,但里面有着一点点细小的暗纹,居然是绣上去的。喻文州惊讶于领带的考究,同时放在板凳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视屏邀请,叶修的头像在上面跳动。

喻文州点下接受将摄像头对准自己,很快屏幕上就出现叶修的身影。包括他后面一轮皎洁的圆月和美丽绚烂的漫天烟花,美的像是梦幻一样。

“不愧是哥精挑细选出来的,很好看。”叶修说道

“谢谢,很合身。”喻文州回以微笑

两人隔着屏幕对视,深情款款,喻文州看着屏幕上的叶修,“我去甲板上找你吧。

“你来。”

叶修同时出声,两人默契的一笑。

喻文州挂了电话,走出狭小的更衣室,黄少天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只好一个人慢慢走出去。

推开一扇竖纹木门,只听烟花的爆炸声猛地响起,他抬起头望过去,漫天烟花绽放,涂抹了这个夜空。

喻文州顺着走廊往甲板走去,一路上除了烟花的声音没有别的,喧闹中的安静让人有些不适。

都走了么?

这邮轮还在海上,人都不见了?

喻文州疑惑地往前走去,忽然就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他怔了下,抬眸望去,就见偌大的甲板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

有宾客。

有服务生。

有职业圈里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所有人都站在那里笑着看向他,有人打出彩带,无数的彩带在空中飞着,只听“砰”的一声,又有烟花飞上天空。

“哇,队长你真的是......帅爆了哎...”一向嘴碎的黄少天这次却只是憋了个词就默默退到一旁。

“听说你们终于想到要去注册了,恭喜。”

王杰希站在喻文州的左手边冲他淡淡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也退到一旁,让出一条路来。

烟花在天上绽放。

邮轮停在海面上。

“队长,你真的很幸福。”

“喻队长,你今天真的帅,怪不得连叶不羞都心甘情愿的被你收了。”

“文州,这世界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是是非非,你没有把握能让每一个人都能体会你的曾经,你的过往,不如就不管他们,活出自己的幸福最重要。”魏琛说道,眼中有着感慨,然后退到一旁。

“队长,就这么堂堂正正地幸福下去吧!”

“不理解你的人永远都在,但他们不能影响你的人生,祝你幸福。”

“有这么多爱你的人,那就谁都不重要了。”

每个人或是赞美或是祝福,然后默默地退到一旁,看着大家自动让出一条路,喻文州也顺应着往前走去,心里有些诧异,但表面还是波澜不惊地向他们微笑道谢,“谢谢,谢谢,我会的,愿你也同样幸福。”

都在说什么。

喻文州有些惑然,但隐隐又明白了一些什么,他继续往前走去,在烟花盛放中往前走去。

所有人都让出一条路。

眼前的视线开阔了,只见叶修就站在船头,人虛靠在那里,单手插在口袋里,烟花绽放的瞬间映亮他的脸庞。一双漆黑的眼深深地注视着他,薄唇抿出一抹弧度,似笑非笑,邪气极了。

叶修此时站在那里,格外英俊帅气。

但和喻文州第一次在比赛视频见到夺冠的一叶之秋时一样,只要他出现的地方,让人再转移不了视线。

喻文州慢慢走过去,走到叶修的身旁,笑着问道,“你是不是对外公开我们准备结婚的消息了?”

叶修挑眉,不置可否“哟?这么聪明,都猜到了。”

“不难猜啊,当时我说要低调点,别对外公开,怕知道的人又能想多想少,评论这个评论那个的。”喻文州说道,“可刚看到大家都和我说那些话,我就猜到了。”

“我不喜欢隐婚!”叶修接道,语气里有着执拗。

“也不算隐婚啊,家里人和战队里都知道不是吗?”喻文州说道,他只是不想众所皆,不想自己的婚姻被人评头论足,到时也会影响叶修,影响到两个战队。

“但我将来还要出席各种各样的记者会,你不陪我一起? 我要参加的赛后多少个活动,你不陪我一起? ”叶修一连串地问道。

喻文州被问得哑然,只能微笑,“好好好,你都已经做到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 你高兴就好。”

“你不高兴?”叶修盯着他问道,眼里有些许失望。

喻文州笑着道,“高兴啊。真的,你高兴,我就高兴。”

叶修将他一把搂进怀里,低眸看着他,“喻文州,从今天开始,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哥的了。”

嗯。

喻文州点点头

“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叶修又道。

嗯。喻文州回道。

砰。

又有烟花在上方炸开,抹亮了深夜天空。

两人并肩站在扶手边,喻文州抬眸望着漫天的烟花发自肺腑地露出笑容,“真的好美啊。”

甲板上的人群都在欣赏这一场盛烟花,美不盛收的烟花。

“你是怎么做到的?”喻文州看向叶修,他不知道一个游戏的职业选手是怎么办到这一切的。

“你知道的一直都太少。”叶修像是能猜到喻文州的内心,回答道。

“什么意思?”喻文州看着他,觉得他话里有另一个意思。

叶修低眸凝视着他,手自然的搭在喻文州的手上,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嗓音低沉得性感,“喻文州,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一见钟情么?”

“所谓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喻文州说道,这话他和曾经在某个访谈里说过,他始终认得,两个人是不是真能相爱都是要先相知的,不是么?

他不明白叶修为什么突然说这个话。

“是么?”叶修低低地应了一声,“那你相信命中注定么?”

你相信这些?

他看上去不是个会相信这些东西的人。

“喻文州,你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叫什么。但我当时看着你,忽然就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喻文州低眸,在漫天的烟花火中见到了叶修手中的照片。

是他还在青训营时的一张照片,他坐在电脑桌前冲着镜头微笑,很平常的一张生活照,照片中的他还太青涩。

“我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是老魏给我介绍那个打败他的少年的时候。”叶修说道,在烟花声向他讲述着那些他完全不知道的隐秘。

喻文州安静地站在他身边聆听着。

“喻文州,你知道我当时拿着这张照片是什么感受么?”叶修问道。

“这个手残,肯定是运气好,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呗”喻文州学着叶修的嘲讽语气如是说道。

叶修默,有些无奈地盯着他。

喻文州干笑,明白自己打断了他,忙道,“你说你说。

叶修拿着照片,指尖抚过上面喻文州的脸庞,眼中有着深情,继续说道,“我清楚得记得,我当时手一抖,照片就掉落在地上。

喻文州低眸看向自己的照片,他长得有那么吓人?

叶修一手搭着他,一手举高手中的照片,黑眸深深地凝视着照片上的少年,“我从来不知道,有一个人他客观来说长得还好,气质也还好,身高也还好,从头到尾都只能是还好,可偏偏却对了我的胃口。”

“喻文州,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未来的伴侣是怎样的一个人,是善良? 是邪恶? 是美丽? 是丑陋? 是男人?是女人?我不知道。”叶修说着,低眸看向他,漆黑的眸子里映着他的吃惊,一字一字说出,“可是,你好像把我所有的幻想都长在了身上。”

这话好像是矛盾的,又好像是不矛盾的。

那一刻,喻文州仿佛觉得自己的心口也绽放了烟花,很大的一团,猛烈地盛放。

喻文州已经震憾到说不出话来,这么说,叶修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就对他.....一见钟情了?

这世上真的有一见钟情?

喻文州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听着烟花在头顶上空爆炸,他低眸看向叶修手中的照片,随意地一翻,就见照片背后写着两句话。

他的目光滞了滞。

这世上如果有一见钟情,那人必然是你。

喻文州的心口彻底震住,原来,相不相信一见钟情只是看你能不能遇上那个人。

他的眼睛有些暖,有泪意想要涌出,叶修侧身站在他的身前,他替他挡住了所有的风,

喻文州伸手按上他的手臂。抬眸望着远处,轻声说道道,“叶修,我们空闲了就去度蜜月吧。”

“好。”

叶修向喻文州许下承诺,声音再动听不过。

于海洋深处,海面远处,

涌现了一排的发光海生物,似远,还近。

评论(1)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