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叶喻相约月圆后】雨好.

PILGRIM.: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关键词:雨,月亮,承诺。


用电脑写完后电脑坏了…用手机又重新打了一遍,这篇文差点胎死腹中。
大家中秋快乐。;-)












这个秋季的雨来得让人有些猝不及防。豆大的雨点滴滴砸下,溅起一片片水花,发出利落的声响。街上有着来来往往行步匆匆的路人,大多都有些狼狈的跑着。雨声很脆,一拍一拍的跳动着,融进街道的车鸣中,交织成一片几分暗沉的天幕。



喻文州此时此刻正站在公司大楼门前,有几分无奈地看着没有小下来的雨势,随后又抬手看了眼表——时针已经恰好指到七点。

往日里这个时间点喻文州大概已经到家,吃完晚饭过后一个人开始享受下班后的休闲时光。现在却因为这一场雨而迈不开脚步。工作后的劳累感已经隐隐约约袭上,充斥着人的大脑。

喻文州在视线中搜寻着,试图寻找到一家咖啡店休息片刻。正当这会儿放在西装内包里的手机振动了几下。他没有看备注名的直接点开接听,与此同时又成功地在一个不起眼的街角拐角处找到了一家咖啡店。

他计算了下距离开始小跑。一瞬间雨打在身上的感觉从四周清晰的传来,透明的雨点在西装外套上留下一个个深浅不一的痕迹。

“喂?”

耳畔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噪音,所有不同的杂响叫嚣着,剥夺着人脆弱的听觉。但尽管这样喻文州还是通过声音辨出了电话那头的人。

“你在哪儿?

带着几分慵懒的语调压着隐约的烟嗓,这个声音喻文州太熟悉了。他下意识露出一点笑容,在雨中停住了脚步。

“嗯……公司楼下。”

“那你别动,我开车快到了。”

听到那边的回答喻文州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又转过身去环顾四周。街上有许多看不清的光影,在橙黄的路灯下闪烁着。可是喻文州还是看见了,看见了在他站着的街道对面,叶修透过半开着的那扇车窗,冲他挥了挥手。




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喻文州脱下了半湿的西装外套放到车的后座,透着水汽的发丝也差不多烘干。喻文州反倒觉得车内的暖气足得有些过头,刚想伸手将温度调低一档,不料半空就被叶修截住。

“别,怕你感冒呢。”

他嘴里还叼着根没点燃的烟,一手握着方向盘用余光看他,又空出另一只手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杯拿铁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耸了耸肩接过。炙热的温度烧着人的掌心,微微抿一口就是抹茶浓厚的醇香。很温暖,这是喻文州想到的第一个感觉,满足的神情掩饰不足漏了一点在眼中,他偏过去半个头,看着叶修开车的专心神情。“叶总怎么今天有空来接我?”

他在私下里是极少叫叶修“叶总”的。这突然一句带着几分玩笑意味的生疏称呼让叶修也不禁愣了几秒,尔后又笑了笑。“为喻总花时间,应该的应该的。”

这一段简短的玩笑话过后两人都没有在说话。喻文州渐渐将自己的身子放松,陷进还算柔软的皮座里。意识在不知不觉中朦胧起来,叶修看他半阖着眼在旁边问了他一句“累?”,他轻轻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滴滴答答落在车窗上。喻文州看了眼已经暗下来的夜空,缓缓入睡。




这一场梦做的有些让人沉醉。喻文州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梦见那会儿和叶修告白的情景。

其实他向来不是那么擅长表达情感的人。所以在察觉到自己对叶修的心思过后有几分诧异与不安。说来也奇怪,什么样的人看不上,偏偏看上一个在职场上针锋相对了那么多年的老友。

旁敲侧击好几次都没成,喻文州正打算放弃,结果机会就来了。

那次的新年年会喻文州和叶修所在的公司因为合作关系就一起办了。在这种社交场合里两人碰见也不过是说几句客套的话,偶尔只言片语涉及到工作。结果就在喻文州正打算拿着香槟转身离开的时候,叶修在他身后小声说了一句,“待会儿去露天阳台那里等我。”

他不知道叶修打着什么鬼主意,因为走前叶修对他笑的着实有点让人猜不透,看起来又不像是要谈工作的事,嘴上却还是答应了,在敬完一圈酒后一个人就溜去了阳台。

叶修还没到,喻文州就靠着大理石台面吹着夜风。冬天的风是刺骨的冷,刮在人脸上有些疼。

他好像喝醉了,脑袋昏沉沉的。就那么看着夜空看了很久。城市的夜晚难得有几天能看见星星和月亮,薄弱清透的光洒在人脸上,好像有了几分同样清冷的温度,让喻文州不禁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时突然从脖子周围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喻文州本能地想要逃跑,转身一看才发现叶修正帮着他戴围巾。

真是太近了。

好像那样轻柔那样平缓的呼吸都交融在一起,喻文州能够感受到叶修的鼻息就轻轻地吐在耳边,炽热的温度揉着微凉的风,挠的人心痒。

他只好又别过头去,将自己因害羞而泛红的脸庞藏匿在一片看不清的阴影中。他感受到叶修站在了他的身边抽烟。他不敢抬眼去看他,慌乱的目光不知道往哪儿放。

“谢谢……”

“嗯?”

“围巾,谢谢。”

室内还有欢快愉悦的舞曲,室外却是寂静的一片。喻文州将自己的脸埋在厚厚的围巾里,细软的绒毛中散着舒心的烟草味。他用余光打量着叶修,侧脸轮廓利落分明,每一个转折点都恰到好处。喻文州觉得自己看得有些出神,也没有察觉到叶修投过来的视线,直白,澄澈,他好像要说些什么,却总是欲言又止。直到最后一点烟的火星熄灭,叶修用低低的气音吐出一句话,差点被风声掩过,但喻文州还是捕捉到了,紧接着,像是堆砌起来的高楼突然崩塌,喻文州的防御全盘崩溃。

他说,今晚月色很美。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的景象已经更替,十分熟悉的街道和店铺,一条长街上都闪着橙黄色的光。

刚睡醒的意识还没完全恢复,喻文州睁开还惺忪的双眼,逐渐让自己的眼睛适应。视线中大大小小模糊的光斑最终变成了具体物象。还在下着小雨,雨声显得更加连绵。

喻文州打开了半扇车窗,伸手去接窗外的雨滴。微凉的温度透过掌心的细纹一点点刺激着人的神经末梢。叶修看了看喻文州的行为,什么也没说,只是看见突然闯进的风呼呼地拂着喻文州有些单薄的白衬衫,伸手又将车内的暖气温度调高了一点。

“我做了个梦。”

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喻文州突然开口。听罢叶修朝他看了一眼,然后什么也没说,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刚刚梦见你和我告白的场景了。就是公司年会那次。”

喻文州自顾自地说着,所有的语言好像没有怎样组织过的自然抖落,听得叶修有点找不着思绪,又一边自己在心中回忆。过去了几年的事情多多少少记得有些模糊,但叶修没忘,因为那样紧张不安的心情,进退维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对一个人这么上心,所有的行动都变得小心谨慎起来,只为了讨他一点欢心。

“我真没想到你会用那么俗套的告白方式。”

喻文州边说边笑了,叶修有些无奈,他刚想开口解释,但又觉得没必要。他只是松开一只掌着方向盘的手,牵起喻文州搭在一旁的手指,轻轻地挠着指肚,又说了句没边的话。

“今晚的月色很美。”

“可是今晚看不见月亮。”

“我知道。但是想说给你听。”

喻文州被叶修的固执气笑了,反手握住叶修的手,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微微起身,在他的脸庞落下一个亲吻。

温热,连绵,像极了这深秋时的雨,梦呓着不成调的曲子,在耳边低语着低语着,唤得人觉得好温柔。



“那以后也说给我听好不好?”

“一辈子也不嫌烦的。”




END.





评论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