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叶喻相约月圆后】论那件米色毛衣的来源

池清瞳浅: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关键词:月亮 眼镜 承诺(假装有)


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幸福,团团圆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水出天际一篇傻白甜x
顺便还800fo点文2333
@古道道人 媳妇中秋快乐w






喻文州刚退役就破例进了联盟管理层,和叶修同居在B市。
因为是刚上任,最近这段时间,喻文州忙得像个陀螺,叶修作为正牌男友,看见他的次数说不准都没有冯主席多。
B市在北方,又是温带季风气候,季节分明的很,一直在四季如夏的G市生活的喻文州很难适应,没几天就感冒了。
鼻头被擤得发红,嗓音里带着明显的沙哑,整个人病殃殃的。
幸好幸好,正好赶上了十一长假。今年中秋和国庆撞了车,有八天假。
两个宅男本来也没什么计划,再加上喻文州还生病,更不会出游了。
喻文州感冒,胃口不好,叶修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偏方,说是喝粥好得快,换着样地给他熬粥喝。
大米粥小米粥黑米粥八宝粥牛奶粥……喻文州感觉自己名字都要改了。
但毕竟是爱人一片心意,叶修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能熬出不糊的粥来,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




今天是假期的第四天,中秋节,叶修又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副眼镜,买回来一兜不知名物体。
别说,我们成天除了打荣耀就是亲喻文州的叶修同志,带上副金丝眼镜还真有点居家必备好男人的味道。
叶修想着在爱人面前有点气质,提前就戴上了眼镜,然后推开了卧室的门。
“回来了?”
喻文州正在床上坐着,敬业得疾病缠身也不忘了处理公务,听见叶修的脚步声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这回是喻文州吃惊了,他看着这个戴着眼镜的叶修熟练地把袋子放在床上,然后脱了外套,随意搭到椅子上。
叶修一向爱搞突然袭击,袋子里说不准就装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现在是下午,天气晴朗,阳光透过半遮半掩的白纱洒在床上,窗边的绿萝自由地舒展着身姿,而喻文州可不想和叶修白日宣淫,他警惕地问。
“……你要干什么?”
叶修一把推开碍事的笔记本电脑,理所当然地把脸凑了过来,喻文州心领神会,有些无奈。
在一起都这么久了,两个人早就得到了叶修父母的认可。而他们俩同居也不算短了,早不是当年只有打比赛才能见面的日子了。似乎是一直以来的传统,每次见叶修还是都要先索个吻。
看着叶修一脸你不亲我我就不告诉你的神情,喻文州好笑死了。
也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喜欢黏糊啊。
喻文州怕把感冒传染给他,蜻蜓点水在他脸上碰了碰。
叶修却好像没有体会他的意思,甩了脸上的眼镜,硬生生转脸亲上他的唇。
是个深吻。
喻文州埋怨地看他一眼,怪他瞎搞。
叶修挑起了嘴角,碰了碰他鼻尖。
“袋子里放的针线,宝贝儿,想什么呢?嗯?”
那句“宝贝儿”被他一口纯正京腔说得动人极了,儿化音像傍晚的夕阳,疯狂地烧红了喻文州的脸颊。
喻文州拍他一下,转脸试图掩饰那团火烧云。
叶修却不肯如他所愿,一把将人搂进怀里,把袋子扯过来。
“文州啊,昨天晚上谁答应我今天不看文件来着?”
他不提昨天晚上还好,他这一提,喻文州瞬间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那是一个原本说只是睡觉绝不擦枪走火最后还是擦枪走火了的故事……
喻文州摆出副冷脸的样子,瞥他一眼。
“不知道。”
叶修也知道见好就收,咳了一声,拆开了袋子。
袋子里装着几根木针和几团不同颜色的毛线。
这是要……




“织毛衣。”叶修解答了喻文州的疑惑。
“男友爱心毛衣,温暖你的心田。”
叶修向他眨了眨眼,成功逗笑了喻文州。
“那我就期待一下?”
“必须的啊!”
叶修看起来胸有成竹,喻文州不得不提醒他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呃……亲爱的,你会吗……”
“不会啊!”
理不直气也壮。
喻文州嘀嘀咕咕。
叶修可丝毫没感觉有什么不对。
“网上教程多的是,学一学就会了嘛。”
说完,叶修抢过了喻文州的电脑,保存了他的文件,然后搜起了教程。
“最简易织毛衣教程”。
所以,两个人中秋的保留项目就是一边开着电视放中秋晚会,一边捧着笔记本研究织毛衣教程。
叶修搂着喻文州趴在他锁骨上,喻文州坐在他身前。
窗外明月皎洁,圆满无缺。
月光像是女子双手细细抚过的纱,一种几近没有质感的柔软,似乎世间所有美好都在里面流淌铺陈。
梦境在月光里编织,承诺在月光里定下。
那里面也许有经久的亏欠,也许有长达八年的苦苦追逐,也许有七年的久别重逢,漫长相思。
那是很多很多人的故事。
月光作为一种委婉的纽带,横跨古今南北,时间空间。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两个人自以为研究会了,拿着团米色毛线和三根针,大眼瞪小眼。
“叶修……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喻文州看了看窗边一轮满月,认真地提议。
“不行,不行。文州你相信我,一定能行。”
喻文州知道叶修的执着,他一直也都是个执着的人,不然,如何能十年如一日呢?
“所以……织高领还是低领?”喻文州问道,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低领好织一点。”
没想到叶修果断地回答。
“高领吧。”
喻文州不解。
“高领有点麻烦,走针复杂不适合新手……”
喻文州还没说完,叶修已经低头在他锁骨上亲了一口,留下一个鲜红"月,Z7口,留叶俻>v漌…,hTl-r的亙上谁答应我今天不看文件来着?”
他不提昨天晚上迌hacl,大眼璈,大眼縋一个沉”『月文州还气也壻巽文巊袻斍适合新手……”<谮题 日巟-r脤仼/>▻文州还正奦题还好/>‍有 />了喻斘薻斀凇巊袻怂合新手⻖砰——实的闬业喾祝,文州还咔,珣,留>v,文州蒈,大眼璈,大眼睥道鸋一个br />-r季t i脈扭扭囌还是f="文州"sc収洁,不焆撖r /丅适咈,巊袣教繟t 著俰囌还是f="/>/av咈,O290orm a圆。海上生明月,天END圆圆1" href="hm="reblogfrom" >【tran2">【2">tran2">【2">tran2">【2">tr2">【2">2">【an2">【2">2">【an2">【2">2">【2">cdd.lofter.coadd.lo2">【2">【2">【2">

xt /%E5%8F%B6%E5%96%BB">● 鏎id="5
● 鏎sdn.127.net/avaimg/R
● 鏎搞事生产大id="an2">【2">2">【2">c 2">【2">【an2">【2">2">【cdd.lofter.ccss'

【2">2">【2">c
【2">2">【2">an2">【2">2">【2">c kquote>

尽:ermentionbloid="an2">【2">2">【2">an2">【2">2">【2">an2">【2">2">【

【2">2">【an2">【2">2">【an2">【2">2">【
<6.nepx;}d 眼镜 承诺(假大425px"an2">【2">2">【an2">【2">2">【an2">【2">2">
【2">an2">【2">2">an2">【2">2">2">c="side">

ch3.lofter.nd{w">才@3"an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