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叶喻相约月圆后】相逢惟恐是梦里

千回梦域无痕语: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关键词:月亮,花海,梦境


ooc预警:前期有高冷叶出没,不过是有原因的,不能接受慎入


(PS:这是个看似日常,实则悬疑,其实玄幻的一个东西,其实就是四不像。写的不太好,大家多担待。)


 


 二月末,立春刚过,寒冬初融,正是初春时节。凛冽肆虐的风中已带了丝丝暖意,悄悄吹绿了嫩芽,吹开了花苞。


 


初春时节,花开的本是不多的,可花店里却正是热闹的时候。五彩缤纷的鲜花花束映着人们幸福的笑脸,情人节,春节,等等等等。迎来送往之间,给这花草充盈之地也染上了一丝人气。


 


这个地方,其实一向是清冷幽静的,鲜少热闹的时候。多半是因为装修的原因。


 


有人说这儿的老板性格古怪,神龙见首不见尾;有人说老板是个富二代,开了个花店来玩票的,满足脑子里的那一点奇怪的幻想。但无论是谁,见到了都免不得称赞一句,构思精巧,搭配文雅,真乃人间仙境。


 


但对于花店老板,却少有人知道他的信息,只知道一个名字,叶修。


 


这天阳光照的正好,叶修整个人都晒的暖洋洋的,连带着神色也柔顺了几分,却依然懒得招呼客人,只是看似随意地整理摆弄着花草。店里活跃的依然就只有苏沐橙而已。


 


“欢迎光临~”耳边又洋溢起苏沐橙欢快活泼的声音,永远都那么充满活力。有人说,这家店能卖得出去花,全靠苏沐橙这么个漂亮妹子招揽生意。


 


叶修正全神贯注地修剪着眼前的花枝,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站着的人。杂乱无章,随意生长的花枝在他的手下变得整齐有序,变成人们所期待的形状,却又不显得刻板造作。接着,修好的各色花枝被看似随意地组合插进瓶子里,手指灵巧翻飞间,方才还规矩整齐的花枝已变成一个个构思独特、造型精巧的花艺,多数遵从了自然植物的生长规律。搭配看上去高低错落,色彩或清雅,或瑰丽,相得益彰,以致于叫人忘了这出自花艺师之手,反倒是有种浑然天成的自然美感。


 


终于,眼前的花艺达到了他满意的程度,叶修这才舍得把目光移开。才一个转身,目光里却撞进了一个陌生的身影,险些将他吓到,然而依然没有撼动他慵懒随意带着一丝无所谓的淡漠的表情。他正要像往常一样若无其事地走开,却忽然停住了脚步,开始打量起眼前的人来。


 


叶修是不太喜欢和人说话的,店里的客人来来往往,无论是门庭若市还是门可罗雀,他都视若无睹,所以也少有人对他有什么兴趣。但凡想和他攀谈结交的,都碰了钉子,久而久之,也就没人理他了。但这个安安静静一直站在他身后看他插花的年轻人,他却并不讨厌,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有想多了解一点的欲望。


 


也许是转身的一刹那,这个穿着干净简洁,脸上带着温和明朗的笑容的年轻人就注定让人讨厌不起来。他看似就是那最平凡庸碌的普通人,带着一身的烟火气,却又与别不同。今天的阳光很好,那一瞬间,清新淡雅的身影正沐着阳光,融化了坚冰,温暖了人心。


 


“啊,抱歉,刚刚看你在插花,一时看的出神,就在你身后停了一会儿。是打扰你工作了吗?”对面那人见叶修转身停住,却又不说话,只是看他,便一时有些无措,带着歉意如此说道。然而这声音在叶修耳里却像是一股温热的暖流,只叫人觉得舒服动听。是在哪里听过呢?


 


“没什么,已经弄完了。”叶修语气平淡地回道,面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你,很像我以前一个朋友。”


 


对面那人听到这话便轻笑了一声,唇角勾起了恰到好处的弧度,带着笑意道,“叶先生真是有趣,这种搭讪方式会不会太老套了?”


 


不等叶修答话,那人便收了调笑的意思,接着说道,“你好,我叫喻文州,在做建筑景观设计。我对叶先生的花艺很感兴趣,叶先生如果愿意的话,我倒是很愿意与叶先生交个朋友。”


 


叶修听闻此言,却是笑了笑,“喻先生要是想请我去做花艺还是不必了,我在这花店里挺好的,不想多动。”


 


“并不是。”喻文州却否认了这个说法,“我只是觉得叶先生的花艺很独特很有韵味而已。这家花店如此受欢迎,贵就贵在创意了。”


 


喻文州不是第一个这样想的,却是第一个这样和叶修说话的人。连苏沐橙都觉得有些奇特,略带惊讶地望着这边。


 


“其实,我不太喜欢鲜花。”叶修忽然皱起了眉头,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花期太短,美丽易逝。”接着自顾自地拿过一盆花来,随意地摆弄着,“就像这鸢尾,沉眠许久,也就几天的绽放,破碎而易逝。”


 


“那又有什么不好呢?”喻文州依然笑的温温和和,注视着那盆蓝色的鸢尾,眼底有暖意渐渐漾开,“既得盛放,便将这美丽带给世间,也不枉这生命的绚烂。”


 


“世事无常,沧海桑田。所谓永恒,也只能在梦里吧。”叶修瞥了一眼喻文州,随意地拿过那盆鸢尾递给他,“你喜欢就拿走吧,放我这儿多半是过两天就悄无声息谢掉了。”随即转身离开前店,进了花房。


 


苏沐橙见状,小声抱怨了几句,随后就带上笑容过来招呼喻文州,“你别在意啊,叶修他就是这样的,他今天和你讲了这么久的话已经让我很惊讶了。这花……”


 


“不要紧,这花我很喜欢。”喻文州笑道,眼中却带着探究的目光,“他一直这样吗?”


 


“唔,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后来出了一些事情。自从那件事后,突然就和变了一个人一样。”苏沐橙小声嘟囔道,“真是麻烦啊。”


 


喻文州也没有多作停留,又与苏沐橙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叶修注视着他离开的背影,目光又移到了他手中那盆蓝色的鸢尾花上,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这二月,本不该是鸢尾花的花期,怎么就开了呢?


 


转眼间,就到了八月中旬中秋节的日子了,花店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了。


 


“沐橙,这时间过得这么快?怎么恍然间还是二月初春时节呢?”叶修刚一睁眼,就见苏沐橙在准备中秋节的东西,却怎么也想不起最近的事情了。


 


苏沐橙见他顶着一脸困倦地走出来,双眼迷离的样子,噗嗤一声乐了,“你怕不是睡糊涂了,失忆了吗?昨天还跟文州约好了一起去赏月呢。”


 


文州?赏月?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正当他努力回忆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修,今天起的蛮早啊,还挺准时的。”那声音温温和和的,带着笑意,在心底晕开。


 


叶修下意识回过去,“文州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一向都很准时的。”说话间却忍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昨晚又熬夜了吧?瞧你困的样子,真要把你这毛病改过来才好。”他说着递过来手上提的袋子,“给你带的月饼,你最喜欢的蛋黄莲蓉馅的。中秋快乐。”


 


“你倒是费心记得。”叶修笑了笑,接过月饼,“今天中秋佳节,团圆的日子,怎么不回家反倒来找我?”


 


喻文州神色一黯,随即又带上笑容,“怎么,叶大老板这是嫌我耽误了你的生意,不欢迎我来吗?”


 


“哪有。”叶修连忙否认,“答应好陪你出去的。你看我像会食言的人吗?”


 


“好了好了。”苏沐橙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你俩快走吧,店里就交给我了。”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叶修。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了黄昏时分。吃过晚饭,两人如约来到了赏月的地点。借着日暮时夕光,隐约还能看出花海的瑰丽锦绣。


 


“这里就是我跟你讲过的花田了。”叶修轻车熟路地带着喻文州沿小路走进花田,“经营鲜花生意的人都知道这里。这花海,五彩纷呈,品种众多,不过今日既然是来赏月的,就去月光花那片吧。”


 


当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散尽,月光花海便出现在了眼前。他们刚到的时候,正是月华初上之时。今晚的夜空干净清澈,深蓝色的夜幕缀着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更有圆月高悬正中。银白色的光辉倾泻下来,如白练素纱一般笼罩着大地,洒在恰才盛开的月光花瓣上。光华流转间,竟如琼玉一般通透无暇。


 


“我听说,这月光花有个别称,名叫夕颜。”喻文州看着眼前的花海一时有些出神,“传说夕颜日落时盛开,翌日清晨日出东升之时凋谢,短暂而易逝的美好。以前没见过,只当人夸大,见到了才明白如此美景,何以让人叹惋。”


 


叶修转头看着喻文州,白色的身影在月夜花海的映衬下显得愈发干净,与背景融为一体,好像下一刻就要飞走,消逝在花海中不见了一样。恍惚间,眼前的景象渐渐与记忆里的某个场景重合起来。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造出这美景,让我带你来看呢?”叶修忽然这样问道,语气骤然严肃起来,“美丽易碎,美好易逝,最终不过是梦一场,幻境罢了。”


 


喻文州没有丝毫被识破的慌乱,反而笑了起来,坦然道,“你还是发现了,比我想象的要晚一点。本也没打算将你困多久,只可惜了,还不够。”


 


叶修微微一笑,淡然道,“文州你的确是个出色的造梦师,只是有些细节上的失误是不该犯的,比如鸢尾花开放的季节应该是五月。更重要的是,”他突然逼近喻文州,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道,“你不应该触犯底线,造梦破坏秩序。我本早该戳穿,制止这荒唐的一切。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喻文州望着叶修深邃,一眼望不到底的瞳眸,忽然没来由地慌乱,笑容也僵硬起来,小声道,“叶修……我只是想找回记忆而已,可我只记得你了,所以才来找你。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


 


叶修感受到了对方强烈的不安,心中突然不忍,竟产生了想要放任他,哪怕永远沉沦在梦里的想法。可他瞬间清醒起来,作为梦境秩序的维护者,他必须履行职责。“抱歉,我必须带你回去。结束这一切吧。”


 


喻文州忽然笑起来,与之前不同,带着点惨然,脸色也变得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他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声音也似从远处传来,“对不起,叶修,我办不到。我必须找回全部的记忆,这些记忆碎片梦魇已经折磨我很久了。就放纵我一次,让我任性一次,之后凭君处置。”


 


喻文州惨淡的笑容像牛毛细针一样刺在叶修心上,随着他身影的淡去,化作一团月光花瓣,破碎在风里。叶修心底骤然一痛,记忆的闸门被打开,回忆如潮水一般倾泻而下,将他吞没。周围的景致快速掠去,破碎重组着……


 


一年前,花店里。


“你好,我叫叶修,是这儿的老板。认识一下?”


“喻文州。”对面那人面带微笑,温温和和,语气却淡漠疏离。


 


“有鸢尾花卖吗?”


“抱歉,鸢尾花的话还得等两个月才开。不如你五月再来,我送你一盆?”


 


月夜花海间。


“文州你可真是个了不起的设计师啊。又或者,我该叫你造梦师喻文州?”


“那你呢?梦境管理协会创始人叶修?能得到叶神的认可,不胜荣幸。”


 


“怎么样,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哦?加入了有什么好处呢?”


“当然有了,比如,和我做搭档。这种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


 


“文州!”叶修浑身冷汗从梦魇中惊醒,却发现自己还在花店里。他飞快地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便跳下床,直奔前门。


 


“叶修?”苏沐橙看见叶修冲出来,十分疑惑地拽住他,“你要去哪儿啊?文州不见了你知不知道?是不是你派他出去执行什么任务了?”


 


“我当然知道。”叶修肯定地回道,“因为他快死了。”


 


“什么?!”苏沐橙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可梦境监测仪上并没有显示……”


 


叶修打断了她的话,只是问,“现在是什么时间?是不是20XX年A月B日?”


 


“是啊,你问这个干嘛?”苏沐橙疑惑地点点头,却看见叶修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诶,你要去哪儿啊?”“去把文州带回来。”


 


此时,叶修出了花店,没走几步,就拐进了一片树林。穿过树林,后面便是白茫茫一片雪原,望不到尽头。


 


“果然……已经到了第三层了吗?”叶修很快分辨出来身处梦境的位置,随着意识的深入,周遭环境愈发显得虚幻破碎无序。


 


他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奄奄一息,被人丢在雪地里等死的喻文州。叶修无不心疼地上前,俯身下去,将喻文州半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捧着他的脸,像是捧着一个易碎的稀世珍宝一样。


 


他能感受得到,怀中的人儿正蜷缩成一团,颤抖着靠在他怀里面。似乎是暖和了一些,喻文州的意识有所恢复,微微睁了睁眼,气若游丝地说道,“叶……叶修?”


 


听到喻文州有些动静,叶修连忙应道,“是我,文州,我在。”他将怀中人又抱的紧了一些,柔声哄他道,“你别怕,我这就带你出去。”


 


“不……”听到“出去”二字,喻文州突然挣扎了起来,“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噬梦者还没有被彻底清除……”


 


叶修看着这样的喻文州忽然非常的心疼,他轻轻地抚着喻文州的背部,安慰他道,“放心,噬梦组织已经被我们彻底铲除了,你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好,不用担心了。”随后又有些责怪地说道,“你陷入如此险地,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找我呢?”


 


喻文州迷迷糊糊地小声说着,似乎是呢喃呓语,“这些人,我本来是一个人可以解决的。可是……可我听他们说要去害你,一时分神才中了圈套,迷失在梦境里。我想找你……可我找不到你啊,叶修,叶修,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别怕……我就在这里,我带你回家。”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花店里人流络绎不绝,苏沐橙忙得焦头烂额,却看见叶修在一旁发呆。


 


“喂!”苏沐橙不满地突然跑到他面前喊了一声,“你想什么呢?怎么半天不说话?”


 


叶修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样,看了她一会儿,问道,“今天几号?八月十五吗?”


 


苏沐橙奇怪地点点头道,“是啊,八月十五。怎么了?”


 


却见叶修微笑着望着窗外道,“中秋佳节啊,团圆的日子。”


 


不多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一如初见时那般阳光温暖,动人心弦。


 


“来了?”


 


“来了。”


 


“欢迎回家。”叶修将喻文州拥入怀中,真实而温热的触感让人觉得心安,便只一刻,就足以永恒。


 


“这次不是做梦了吧?”叶修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却又带着认真的口吻问道。


 


“当然不是。”喻文州笑的眉眼弯弯,略带调皮地说道,“在叶神面前,哪里敢班门弄斧呢?”


 


“你要是再乱来,可就真要把你关起来了。”叶修半开玩笑地说道。


 


“那这次呢?毕竟我做错了,就这么算了吗?”喻文州认真地看着叶修说道。


 


“要罚,当然要罚。”叶修故作思索地样子,“嗯……就罚你在我店里打工吧。”


 


从此以后,花店里多了一位会做花艺的小哥,人们都说,他和老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而日子也就一天天这样过去。


 


梦终究是会醒的。梦醒之后,留下的真实,方能永恒。




fin. 



评论

热度(56)

  1. 池清瞳浅千回梦域无痕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