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叶喻相约月圆后】久别重逢

无衣: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关键词:久别重逢 梦境 承诺
烂尾预警
  
  


  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洒进房间的时候,喻文州正悠悠转醒。淡蓝色的被单上还残留着昨晚欢愉的痕迹,而他此前正枕着另一人的手毫无知觉。
  
  他感到有些抱歉地从叶修手上挪下来,换了个方便的姿势,轻轻给叶修按摩起来。
  
  “……文州,你醒了?”
  
  带着刚睡醒而特有的鼻音,叶修睁开眼询问道。
  
  “嗯,刚醒。”喻文州朝他笑笑,“昨天枕着你的手睡了一晚,你肯定麻了,我给你揉揉。”
  
  叶修试着抽回手,然后“嘶”了一声,喻文州忍住笑:“都说我给你揉揉了。”
  
  叶修苦着脸:“没事儿没事儿,我自己来行了,你先去洗漱吧,一会儿我去做饭。”
  
  “还是我来做吧,叶神今天可得忙了。”喻文州下了床,从地上拿起衣裤,也不回避,就这么大大方方地穿好,然后去了卫生间,
  
  叶修看着他做完一系列动作,良久才意识到自己嘴角勾起的弧度有多宠溺,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跟着起了床。
  
  等叶修慢慢悠悠擦完脸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早餐已经差不多好了。他坐在桌前托着腮等喻文州把热腾腾的牛奶端上来,鸡蛋和培根的香气令他垂涎欲滴。
  
  “还是文州做的香。”叶修拿起一块面包,一边涂芝士一边夸赞道。
  
  喻文州在他身边落座,闻言笑笑:“喜欢就多吃点,下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了。”
  
  “也是。”叶修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面包,含糊不清地说,“等我回来估计都是一个月后的事儿了。”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将鸡蛋和培根夹在面包里,咬了一小口,有些忧心忡忡地说:“这次情况看起来挺危急的,你要小心啊。”
  
  “没事儿,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还不放心我?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吗?”
  
  喻文州依旧皱着眉,沉默不语。叶修见状凑上前安慰道:“好了,我会小心的,你也别太担心了,对你男朋友自信点,嗯?”
  
  喻文州抬头看向他,抿了抿唇:“我等你回来。”
  
  “好。”叶修笑了起来,趁机在他脸上啜了一口,换来喻文州一个嫌弃的表情。
  
  “你嘴上还有牛奶和面包屑呢。”
  
  “那——亲嘴?”叶修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喻文州转过脸不理他,他又笑起来。
  
  等两人终于把早餐解决后,已经是九点了。叶修套上一早准备好的西装,站在原地任由喻文州给他系上领带。
  
  他低着头看喻文州被额发挡住一半的脸,等他抬起头时给了他一个猝不及防的袭击。
  
  “唔……”
  
  喻文州先是因毫无防备而僵了两秒,随后便迎合着人加深这个吻。醇香的奶味还未从口腔里散去,在唇舌之间缠绕,热吻中的两人一同闭上眼,坠入深海。
  
  喻文州最终喘息着推开叶修,对上的双眼里满是深情。他突然有种强烈的欲望,想让叶修留下,仿佛他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似的。
  
  当然他最后还是没有这样做,这毕竟是家族委派的任务,而且与嘉世的这一次火并尤为关键,他不能这么任性。
  
  叶修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在想着什么,倒是按住他的肩膀,低声地说:“文州,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喻文州愣了愣:“结婚?”
  
  “嗯,等我回来,老头子会把我们送回意大利的总部,到时候,我们就结婚。”
  
  坚定的语气不像是商量,倒像是在命令,而喻文州却没有一丝不满,眼角唇边都溢着欣喜。
  
  他用力地点了点头,说:“好。”
  
  
  喻文州突然睁开眼,黑暗而空阔的房间里他显得格外的孤寂。偌大的双人床他只占据了一半的位置,而另一边,他不用看也知道是空的。
  
  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良久才伸出手摸向床头的手机。屏幕亮起的一瞬他下意识地闭紧了眼,待看清时间后便迅速黑了屏,将手机又丢回一边。
  
  才三点。
  
  喻文州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坐起身,弯弯嘴角只能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
  
  他又梦到叶修了。
  
  窗帘似乎闭得不够紧,留出了一条缝恰好够屋外的光线射入,他想了想还是下了床,试图将那道光也隔绝在外。
  
  赤脚踏在地面上的感觉是冰凉的,而喻文州此时却毫不在意,径直走到窗边,又鬼使神差地将窗帘拉得更开。
  
  由于所处的楼层高,几乎可以将大半个城市一览无余,斑驳的霓虹灯与少数几家尚未沉睡的居民楼的灯光交互融合,一瞬间全数透过玻璃窗争相挤进来,映得喻文州有些眼花缭乱,被云层掩去身影的月亮相比之下更显得存在感稀薄,冷冷地位居高处俯视沉迷声色犬马的人们。
  
  多久没能在这样的夜晚安眠了?
  
  喻文州静静地站在窗前,外界流动的色彩将屋内的凝滞感驱散了一些,他终于不用在身后的黑暗里挣扎。
  
  与叶修在一起之前他也总睡不安稳,不知是因为对于职业的负罪感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每每在夜色中醒来,他都感到一阵窒息。
  
  后来有了叶修,他能放心地将自己整个埋进叶修的怀抱,而不再顾忌任何事情。他时常在清理结束后兀自闭上眼的深夜,或枕着叶修的手臂醒来的清晨,在心里暗暗地想,要是能和这个人一辈子都在一起就好了。
  
  然而美梦总是那么容易被击碎,他分明还记得那个早晨,叶修用郑重无比的声音对他说“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然后他再也没能找寻到他的踪迹。
  
  本来在叶修离开半个月后就传来他方位消失的消息,用来定位的传讯器接收不到任何信息,手机更是拨打不通,同去接应和协助的人员也表示没有任何情报,叶修和他们的联系彻底中断。
  
  在连夜赶到基地后,他立刻接手了这件事,并动用一切关系试图得到一些关于叶修的信息,却始终一无所获。
  
  两周后,任务结束,嘉世的首领先是被俘获,随后整个家族被成功击溃,他们也得到了想要的资源,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除了叶修始终不见踪影。
  
  作为家族里的重要人物,甚至几乎已经确定了成为家族的继承者,叶修的消失无异于是家族的一大损失,甚至有可能导致整个家族的溃散。虽然现在还没有传出叶修成为哪家俘虏的消息,但仍不可松懈。
  
  对于喻文州而言,他反倒不在意家族的存亡,毕竟他本就是因为一个机缘巧合才被家族收留的,身边的人都待他很好,可在这行做久了,早就学会把生死置之度外了,这些年他也见惯了前辈或好友的死亡。若是家族的灭亡能换回叶修的完好归来,他不介意。
  
  这也是一种自私吧。
  
  可喻文州哪是会因为别人的责骂就停止脚步的人,在这个世界,能活着就已经是一种幸运了。
  
  首领本想将他先接回总部,或是调离其他地方,可他拒绝了。他始终认为叶修会回来,他要等下去。
  
  这一等就是大半年。他等到了南国的霜雪,也见过飘满红叶的月夜,涉足过冬日刺骨的潭水,又在黄昏闻见飞鸟的鸣啼。
  
  可他从未等到过叶修归来的身影,在那扇门阖上之后,宛若从没存在过。
  
  喻文州任由自己沉溺在回忆中,窗外灯光点点,却不如叶修眼中的星辰耀眼。他想自己可能快撑不下去了。
  
  叶修,你不是说要回来和我结婚的吗?你倒是回来呀。你的承诺,就这么不值一提吗?
  
  叶修,我想你了。
  
  
  喻文州意识彻底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靠着床沿睡着了,满身的酸痛让他几乎无法直立。
  
  他揉了揉胀痛的额头,扶着床慢慢站起来。昨晚被他甩到一边的手机正一闪一闪地亮着光,震动着向床边移去,他伸长了手去够,消息栏里是清一色的无用短信。
  
  他颇有些烦躁地一一删除,走出了房门。餐桌上放着十天前买的香橙果酱,他随意烤了两块面包,涂抹了果酱,就着温水咽下去。
  
  前两天刚结束了一次任务,今天还是出去走走散散心吧。
  
  他这样想着,随便披了件外套便出了门。清晨的雾还没有散去,低低地浮在半空,阻碍着人的视线,让人不知是身处仙境还是置身虚空,天地间都是茫茫然一片,没有来路也找不到归途。他出了家门便开始徘徊起来。其实他只是单纯想逛逛而已,至于要去哪并没有明确的目的。
  
  这大半年来他的任务并没有减少,反而比起当初频率要大大增加了,这也是他要求过的结果,而他这么做的原因,大概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于是他几乎去遍了大半个地球,顺带着工作经验和人生阅历都丰富了不少。可对于喻文州来说,没有叶修的世界,几乎毫无意义,甚至他其实希望能在某一次任务中牺牲,但这样一来,不就相当于承认了叶修的死了吗?他不愿。
  
  他就这样无知无觉地活着,这半年来,不说浑浑噩噩,但他充其量只是过了一天重复了两百多个日夜而已。
  
  昼夜交隔。
  
  傍晚时分他才回到家里,空间习惯性地被窗帘封得严严实实,身后是万丈红霞。方才在街边遇到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大约是碰撞到了哪里,怀里的东西掉了一地,正手忙脚乱地拾起,他低下身帮她捡好。正想走时,那小女孩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附赠一句“给你好运”,然后一溜烟跑了。
  
  他回想起那个小女孩,和她的“给你好运”,暗暗想:如果好运真的有用的话,就把我的好运都拿走吧。
  
  
  这两日喻文州没有再做梦,虽说睡眠质量也算不上很高,但比起先前总在夜半三更醒来要好太多了。
  
  他趴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又翻个身把棉被压在身下,睁开半边眼睛瞄了一眼时间,这才不情不愿地爬起来。
  
  人一旦睡得好了,心情也会不自觉地变得好起来。喻文州走出房间的时候甚至哼起了歌。
  
  正在脑中思索着今天早餐怎么解决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手机铃声在房内响起。一边想着也许又是家族派给自己的任务,喻文州一边拿起手机查看,却发现是好友黄少天的来信。
  
  黄少天在家族里算是除叶修外和他关系最好的人了,如果说喻文州会对家族有什么牵挂,那只能是因为黄少天。
  
  他翻开消息栏,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快来基地,有好消息!”
  
  这可不像黄少天的风格啊。他想着,顺手回了个电话过去。
  
  “喂喂,文州?”
  
  “是我。你说有好消息,什么好消息呀?”
  
  “呃……有个人找你。”
  
  “找我?”喻文州有些疑惑。
  
  “反正你快来吧!”黄少天说着,竟然迅速挂断了电话。
  
  喻文州拿着手机半天才回过神来,反反复复地回想那句“有人找你”,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
  
  是谁?是他吗?
  
  他猛地放下手机,冲去洗了把脸,换好新的西服,又认认真真系上叶修送给他的领带,还差点在门口滑倒撞在桌角,白皙的手腕呈现出一道淤青,可他并不在意。
  
  到达基地的时候连通知他的黄少天都吓了一跳,上来就问“你怎么这么快”,他没有理会,只是不住地往四周看,却没有见到多余的人,连忙抓着黄少天的衣袖问:“你说的找我的那个人……在哪?”
  
  黄少天便也没有耽误,拉着他进了一个房间。
  
  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时,喻文州不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对方听见动静正好抬起头看向他,目光交汇的一瞬间,喻文州突然忘了自己该有什么反应。
  
  尽管在此之前已经无数次地想象过两人重逢会是什么样的场景,甚至连之后的对话都模拟过上百遍,然而此时喻文州仍然感觉失了语,一直以来想要说出口的话也堵在了喉咙里,到头来只能叫出那人的名字。
  
  “叶修……”
  
  那人笑了笑,走上前一把抱住他:“文州,我回来了……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明明在最思念叶修的时候都没有掉下的眼泪,在听见这句话的瞬间却倾涌而出。他用力把头埋进叶修的肩窝,同时咬紧下唇,试图掩盖自己流泪的事实,然而抖动的肩膀却出卖了他。
  
  像初春的绿芽终于破开泥土,他等到了水落石出。
  
  叶修不停地拍着他的背,却没能缓解他的情绪,索性更用力地抱紧他。
  
  喻文州好不容易缓过来,左右一看才发现黄少天早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便也没再在意。他擦了擦眼角,终于把那句话问出了口。
  
  “叶修,你这半年,去哪了?”
  
  叶修叹了口气:“嘉世那时可是有备而来啊。”
  
  半年前叶修初到战场时,便正中了嘉世的陷阱,虽然发现得早,却依然被早有防备的嘉世狠狠坑了一把。叶修被强制和同行的人分离,通讯器也早被炸毁,可以说是孤立无援,他曾想过去寻找同伴的身影,但其他人似乎也被嘉世故意引离了原地,他不仅扑了个空,还将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最后他虽然成功脱逃,却也身负重伤到几乎死亡的地步,等到确定安全后便立刻昏迷了过去。待他清醒时发现自己身处异地,浑身虽然还疼痛不堪但伤口却不知什么时候被缝合了起来,沾满血的西服也被换成了干净朴素的衬衫。
  
  “是有个医生刚好看见了我,就把我带了回去,要是没有他的医治估计我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
  
  “医生?”
  
  “对。”叶修想了想,突然笑了出来,“他还有双大小眼,右边大,左边小,特别有意思。”
  
  “你这样在背后说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太好吧?”喻文州自己想象了一番,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那不会,我当着他的面儿也这么说。”
  
  “那医生没把你治死啊?”
  
  “治死不至于,就是每次给我上药下手都特别狠,疼死我了。”
  
  叶修故意作出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喻文州不为所动:“那是你活该。”
  
  “好好好,咱不说这个了。”叶修继续说,“本来我想待几天就回来了,结果老王——就是那医生——死活要我把伤全养好了才回来。”
  
  “那你为什么不发个消息回来?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啊。”喻文州蹙眉。
  
  叶修忙解释:“我通讯器和手机都被炸毁了,本想借老王的用用,结果那家伙不让。”
  
  “为什么不让呀?”喻文州困惑。
  
  叶修清了清嗓子,一脸严肃地模仿道:“你的伤太严重了,随时有生命危险,若是想联系他们的话,就努力让自己好起来吧。”
  
  “你当时伤得这么重吗?”喻文州很是担忧地看着他。
  
  “没事儿,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儿地站在你面前吗?”叶修拉过他的手,亲吻他的额头,郑重而坚定地说,“文州,我回来了,我们结婚吧。”
  
  喻文州看着身前那人摸出一枚戒指,款款深情的样子令自己难以拒绝。
  
  一瞬间他想到了半年前那个清晨,阳光穿透厚厚的阴霾直射房间,叶修的神情与此时别无二致。细微的灰尘迎着光线落在地面的时刻,他明白了自己没有白等。
  
  此情此景,他终于能够笑起来,回应迟到了大半年的承诺。
  
  他用力地点了点头,说:“好。”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