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叶喻相约月圆后】一生一遇

山有木:

    关键词:月亮 眼镜 久别重逢


    .....我尽力了,.写的不好......算个预警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中秋节,年轻的情侣们总能把每一个节日都过程情人节,成熟的商人们借着佳节挂上了各种自欺欺人的优惠,在年长一些的老人或许会摆上过节的吃食用具,一杯清酒对月,怀念着过往种种,悲欢离合就着月饼吞下肚。


“忘了从哪里看到的,说是茶道有一个说法,叫做一期一会,是说与一个人坐下来喝茶的机会,一生或许只有一次,时过境迁,即便再对坐共饮,茶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一杯了。”叶修往酒盏里倒了一杯梅子酒,递给喻文州,“我突然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么巧就看见你微薄上的定位就在我当时在的奶茶店。”


“那种心境也是之后再次见面也难有的了,当时我17岁吧,和人接触总是很拘谨,不知道该和别人说什么,做什么,只好可以保持着礼节,一举一动都客客气气的。然而猝不及防就收到你的消息,说你就在我附近,邀请我见面,我还在踌躇犹疑,却突然对上了你的眼睛。”喻文州小小的抿了一口酒,道。


叶修拉着喻文州坐下,靠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扭头就着他的唇啄了一口,“味道有点淡。我现在还能想起那个时候的你的样子,面上像拂过春风般温和,眼睛里却有些局促,我招手让你过来,你偏偏先去点了一杯牛奶端在手里,才肯过来。”


“有些紧张,跟你就只在网络上聊过游戏,现实里聊别的我完全没有体会,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那时候你看起来特别乖,我告诉你我和你一个学校的算得上是前辈之后,你每句都要加个叶前辈,当时我也才20出头,被你这么一叫莫名感觉自己老了好些岁。”


“呵呵~”想起了什么,喻文州放下酒杯,笑完了眼,“你那个时候衣冠不整的,衬衫扣子都没扣全,领带还是松松散散的挂在脖子上,头发乱的像鸟窝,偏偏脸上还正儿八经的。你那时候是忙了多少小时来着?”


“一天一夜吧。”叶修想了一会,“说到衣冠不整突然想起来给你表白时候的事了,现在恐怕再做不出来再阳台上对着你的宿舍大声喊我喜欢你了。”


“明明当时在通着电话,偏偏那么冲动。”


“当时说什么来着哦,本来是恭喜你得奖,突然发现你眼镜落在我那里了,然后问你怎么带眼镜的。”


“少天送的。”说着叹了一口气,“那时候瀚文爸妈工作忙,每次家长会都要我去,少天就给我找了个眼镜,说是带上看着成熟点。”


“确实成熟,看了你给我发来的到眼睛的照片我就想起了一个词,斯文败类。”


“然后你又给我发了一张你带眼镜的照片,问我你帅吗……”


“你就笑着说我衣冠禽兽。”叶修起身扯着喻文州的手贴在自己胸口处,“你再给我笑一声……当时你不知道,你的那一声笑通过手机传入我耳中,一路震颤到心口,所以才涌出了一股冲动,直接到阳台上,喊了过去,”嘴巴贴上喻文州的耳际,“喻文州,我喜欢你。”


“呵呵~”喻文州笑了起来,感觉到手心下的胸膛扑通扑通的,直接俯下身子,侧头贴在叶修的胸前,晓得更开心了。


“你看,到现在,我还是对你的笑声无法抵抗。”叶修低头亲吻了他的头顶,然后抱着他重新躺在摇椅上,仰头看着亘古不变的月亮,“都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但是后来你就出国了,我在这里等到的你第一条消息就是分手,当时我这里还是夜里,月亮就在头顶,你那里却是晴空朗朗。”


“七年之痒。”头靠上他的肩膀,怅惘的说,“再不是学校里只知道学习和爱情的学生了,工作后只有生活,然后你忙你的我忙你的,有时候甚至数月都不见得能说上几句话。突然特别累。”


“所以你决定去国外?”


“散散心吧,那时候我都有感觉你对于这一段感情都越来越不在意了,所以就想着干脆分开吧。”


“走的真潇洒。”摸到喻文州的手,然后将自己的手指插进他的指缝,握紧,“不过当时确实送了一口气,也许我自己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吧。”


“当时给我的回复是:好,听你的。”喻文州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后来你怎么想的,又跑去找我。”


“没怎么想吧,就是看见我弟弟都订婚了,和他媳妇儿交换戒指的那一刻突然特别想你,像歌里唱的那样,”说下和叶修哼起了歌,“我多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好久不见。”


“好听。”


“还没问过你,分开五年再见都算得上久别重逢了,当时你在想什么?会不会都忘记我的样子了?”


“我也很想你。”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困了吗?回去睡吧。”


“没有,想起以前的事了觉得好累,想歇歇。”


 


BGM:一生一遇

评论

热度(47)

  1. 池清瞳浅山有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