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20H/叶喻】逐光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6648

作者: @精力旺盛的咸鱼北

-5/29叶修生贺

- 叶修x喻文州

祝我叶生日快乐(比心)

——————————————

 

苏黎世,第一届荣耀世邀赛,中国队斩获冠军。

在这个荣耀遍及全世界的时代里,成为冠军队的中国队自然万众瞩目,向来被认为不怎么会重视电子竞技的中国打破了世界对她的偏见。

中国荣耀国家队名声大噪。

全世界的荣耀粉对这几名中国选手都产生了极大的好奇,网络的力量是强大的,也是迅速的,不一会儿,有关他们的基本信息在全世界疯传。

喻文州作为中国国家队的队长,自然受到了比其他队员多一倍的关注,原因没有别的,只因为他是中国队的队长。

能够带领这样的队伍,夺得冠军的男人,一定是个极其有魅力的男人。

 

而喻文州也没有让人失望,从长相到性格,再到谈吐和游戏操作,手速慢并未成为其他人抹黑他的地方,倒不如说,这一点反而让大家觉得这个男人更加深不可测,比不上同期选手的手速,却凭借了策略和心智跻身于四大荣耀战术师,足够让新晋级喻文州的小迷妹们尖叫和自豪。

 

这样的消息多多少少传到了国家队里,在决赛结束后的几天,冯主席大手一挥,说是让他们好好在苏黎世玩几圈再回来。

叶修这个领队便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在苏黎世几日游开始前,为了他们获得第一支世界冠军,盛大的party根本无法避免。

平日里就比较会玩的黄少天张佳乐方锐几个人勾肩搭背地在叶修面前蹦跶着,年纪偏小的唐昊和孙翔也一起加入怂恿叶修去唱K的队伍,苏沐橙笑眯眯地站在外围,一边和楚云秀咬着耳朵,一边看着叶修无奈的脸。

 

最后,我们的叶领队,躲过了黄少天的声波攻击,避开了方锐的猥琐流,终究是没能避开伟大的中国国家队队长的一句话。

叶修叼着烟,歪歪扭扭地站在原地,看着喻文州,轻叹一口气。

“行行行,文州让我去,我就去,行了吧。”他抬起双手,佯作投降状,但只要是明眼人就能看得出,他眼底对着喻文州时的满眼笑意。

“哎呀,没脸看了。”苏沐橙吐了吐舌头。

叶修挑了挑眉,却不料张佳乐人来疯一样也附和着:“对啊对啊,没脸看,老叶你就这么对待各位世界冠军吗?”

“这个世界冠军哥也有一份好吗?”

“瞎说吧,我们的队长可是喻文州好吗?”方锐也不嫌热闹,靠过来补了一句。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作死三人组。

 

三人组后退一步。

叶修这个眼神他们实在太熟悉了,每次在训练室叶修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就意味着有人要倒霉,虽然叶修身旁永远站着一个喻文州,就像现在温和地微笑着。

但眼前两个人都是大心脏,根本没有什么话好说。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叶修拉过喻文州就吻了上去。

除了叶修,所有人都是状况之外,就连喻文州都有些意外。

 

他和叶修的关系联盟上下几乎都知道,但也很少在众人面前作出这样亲密的举动,一方面是喻文州自己没那个心,另一方面就是叶修也心大,从来不存在秀恩爱的这样的想法,于是两个人的交往在所有人面前,几乎就是和关系稍微好一点的朋友一样。

 

所以,孙翔根本不知道国家队的领队和队长搞在了一起啊!

“……啊啊啊啊啊叶修你你你!!!”

 

叶修吻完喻文州,揽着他的腰,余光瞥过石化的孙翔。

 

“喻文州,我家的。”

 

*

 

叶修和喻文州的相识不算复杂,认识的时候,前者斗神的模样已隐隐有雏形,被吴雪峰宠的上天入地的嘉世小队长,后者则还只是蓝雨训练营的一个普通人。

嘉世小队长是出了名的淘气,总是喜欢到处跑,虽然荣耀玩得好,但心里却还是爱玩,嘉世战队又有吴雪峰操持,根本不需要他担心什么。

魏琛虽然嘴上说着嘉世叶秋的各种不好,但发掘出黄少天后,还是心口不一地让叶秋抽空来一趟蓝雨。

嘉世小队长本来就喜欢朝外跑,这轻装出行,不一会儿就到了G市,猫着腰躲过了门口的保安,被走下楼的魏琛给提溜着上了楼。

“老魏,你放开我啊,这样多有失我前辈的尊严。”叶秋被吊着,懒洋洋地说道。

“就你还有那种玩意儿?”魏琛凉凉地瞥了他一眼。

一个十八、九岁的小鬼,身子骨都还没展开,嘲讽起来威力却丝毫不减,要说为什么至今联盟还没有人打他,大概是因为对着那张嫩地出水的脸下不了手。

 

到了三楼嘉世小队长总算落了地,他一边跟着魏琛走一边说话:“这不是训练营吗?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说完还狐疑地看了几眼魏琛,生怕他从身后掏出一个麻袋把他套住丢角落里打一顿。

“还不是那小子,天天喜欢往这边跑,说跟着我这个老头子没劲。”

“黄少天啊?”嘉世小队长凑过去问了一句。

黄少天的名字他一直有听到魏琛念叨,说是一个挖出来的好苗子,这次叶秋过来也就是为了这棵小苗子,帮魏琛看看,别长歪了。

两人到了训练室门口,开了门迎面走来一个少年,看到魏琛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魏前辈。”

“嗯,文州。”

两个人就这么简单的点头招呼,叶秋歪了歪脑袋看那个叫做“文州”的人,少年注意到了他,脸上也没有露出太多意外和惊喜,依旧是那副不卑不亢的模样。

“叶秋前辈。”

 

他同两人擦肩而过,端着杯子似乎是准备回宿舍一趟。

叶秋的目光倒是绕在他身上有几分兴趣,被身旁的魏琛给拍了拍肩膀,“哝,就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子。”

顺着魏琛指的方向,叶秋便看到了被人围在中间的黄少天,日后荣耀里的第一剑客此刻也不过是个露着小虎牙的可爱小孩,只是话唠的属性似乎在这个时候已经展露无疑。

“少天!”

魏琛喊了一句,黄少天抬起头,手一边在键盘上迅速地敲了好几下,一边就跳下座位朝着魏琛跑来,“魏老大!”

小孩还挺朝气蓬勃的。

这是叶秋的第一想法。

 

而当魏琛朝黄少天介绍完叶秋后,嘉世小队长便后悔觉得这个小孩朝气蓬勃了,这哪里是朝气蓬勃,这根本就是精力过剩吧。

看着屏幕上躺尸的小剑客角色,叶秋探过头,皱着眉,少见地露出了苦恼的神色,“你能不能不要再问我问题了啊。”

坐在对面的黄少天却皱着眉,鼓着嘴,不服气地说道:“不算不算不算!!再来再来再来!!我肯定能打败你的!”

叶秋站起身,“想打败哥?再过个一百年吧。”

黄少天被气地张牙舞爪。

 

丢下气地鼓鼓的小剑客,叶秋脚底抹油,一溜烟就往外跑,恰巧碰到了走回来的魏琛,被一把捉住。

“那小子怎么样啊?”魏琛有些迫不及待。

“是根不错的苗子,”叶秋也老实交代,“手速意识都很到位,个人风格很强烈,剑客这个职业很适合他。”

“老魏,你这次可是捡到宝了啊。”

魏琛闻言有些小得意,还没高兴几分钟,眼前这个人就打断了他。

“哎,刚才,你叫‘文州’的那个小孩,他宿舍在哪儿?”

魏琛有些惊愕,“你问他干嘛?”

叶秋挑了挑眉,“觉得那小孩挺好玩的。”

 

魏琛的表情有点不对。

叶秋和魏琛认识了好几年,虽然嘴上说着下次要把你打死,但能帮忙的,哪次不会帮忙,就比如这次黄少天的事情。

“怎么,那小孩怎么了?”看着魏琛有些烦恼的样子,叶秋一下子也来了兴趣。

“那边说。”

魏琛拽着叶秋到走廊窗边,两人默契十足地掏出一根烟来点上,打开了半扇窗。

“那孩子,有点可惜。”魏琛开口就是这一句。

“怎么说?”叶秋咬着烟,含糊不清地问道。

“他的意识很好,包括大局观方面,操作也很精准,”魏琛停顿了一下,“但手速跟不上。”

叶秋有些诧异,“你是说,他手速太慢了?”

“嗯,这缺陷太明显了,在职业圈里是呆不下去的,我劝过他几次,但他都不愿意离开。”魏琛提到这个就有些烦闷,“他还小,如果现在离开荣耀职业圈,并不妨碍他别的职业发展,但如果他执意要呆着……”

叶秋叹了一口气,他能明白魏琛的想法。

听上去魏琛的说法可能有些残酷,但事实就是如此,手速不够,这绝对是挡在成为荣耀职业选手路上的一块巨大石头,如果你跨不过去,那么你只能在这个圈子里默默无闻没落,还不如趁早离开。

 

魏琛沉默,叶秋也跟着沉默。

嘉世小队长迟疑了片刻,把没抽完的烟掐了,“我去看看他。”

“哎,你去吧。”

叶秋转身走时,还拍了拍魏琛的肩膀,“每个人身上都有无数种可能性。”他扬了扬下颚,“哥就是啊。”

魏琛板着脸,差点把烟灰撒他脸上。

“听你那话说的,文州这不是还没放弃吗,说不定就有办法呢?”

 

*

 

后来喻文州和叶修在一起后,喻文州坦白地告诉叶修,其实那一次他和魏老大的谈话,他听到了。

叶修听完后踢了踢喻文州,笑着说,怪不得后来我去找你的时候,你都不惊讶。

喻文州摇了摇头,没,很惊讶,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

 

因为喻文州听完墙角后,没想到叶秋真的就直接找上他了。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肩膀就被这个嘉世小队长拍了拍,“文州。”

“……前辈。”他眨了眨眼睛。

“咦?你手里拿着泡面啊!还有吗?”叶秋一眼就看到了喻文州手里的桶装泡面,小鸡炖蘑菇,“有红烧牛肉的吗?”

这个发展可能和喻文州所预料的不太一样,他慢慢点了点头,“有,我宿舍有。”

“那快带我去你宿舍。”叶秋欢呼了一声,推着喻文州的肩膀就走了起来。

嘉世小队长被吴雪峰宠地有点熊,蹭吃蹭喝完全不害臊。

进了喻文州宿舍,他就搬了板凳坐着,看着人小孩帮他翻出红烧牛肉。这时,叶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十八岁的少年好说歹说有些身高优势,拿过他手里的两桶泡面,笑眯眯地说:“我来,你去玩荣耀吧。”

 

日后的斗神就扒拉着垃圾桶,拆了各种包装袋,拎起热水瓶浇水,一套动作坐下来行云流水,一看就是行家。

等泡面的几分钟,他便蹭到了喻文州身边,捧着脸看他打荣耀,虽然哼哼着小曲,但不指点任何地方。

三五分钟过去后,他就拍着喻文州的肩膀说吃泡面了,再泡下去,面可就不好吃了。

喻文州让自己的小术士停好,还没起身,叶秋就抬着小鸡炖蘑菇那一份放在了他的面前,“前辈照顾后辈是应该的嘛。”

两人凑在一张小桌上吃泡面,气氛也算是其乐融融。

“哎你刚才……”

喻文州嚼面的动作一顿。

该来的还是要来。

 

帮魏老大来看看自己,难道不是换一种劝走自己的委婉说法吗?

作为一个第一赛季就夺下冠军的嘉世小队长,劝走自己这话如果是他说出来,分量应该更重,也更有说服力不是吗?

努力了那么久,就徒劳了那么久。

 

“……你有听到我说吗?”叶秋念叨了几句,发现小孩吃面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眨了眨眼,没忍住拍了拍他的头,“文州?”

“……啊?”

叶秋一看他这样,就知道刚才自己说的话全都白说了,这小孩就当着自己的面走神了。

“那我再说一遍嘛。”叶秋抹了抹嘴,拉近了他和喻文州之间的距离。

 

“刚才打得还行,虽然你手速跟不上,但意识相当不错,不是好,是相当不错,”叶秋眼睛亮亮的,“但和我比起来还是有点差距的。”

叶秋笑嘻嘻地补上了后半句。

但他不得不承认的是,眼前这个少年,明明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意识和大局观却已经精确到了让他诧异的地步,等到他出道还需要好几年的磨练,在这段时间里,他会看许许多多的复盘,见识许许多多不同的打法,去丰富他的战术领悟和素养。

当真正出道的时候,就已经会成长为一个相当可怕的对手。

 

喻文州惊讶于叶秋对自己的评价。

所有的人对于他,甚至他自己对于自己的评价,都集中在了致命的手速缺陷上,而这一点却也足以颠覆他所有的优势。

但眼前这个叫做叶秋的人,却在刻意和他强调自己先天的优势。

他给出了一句“打得还行”的评价。

喻文州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眼前这个人在劝自己不要放弃。

 

他知道自己算不上一个脾气好的人,性格温和,沉稳有礼貌,面对他人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不过这只是他人对他的评价,也是他同他人交往中的伪装色。

他脾气有多倔强,自己再清楚不过,明明自己这个模样已经不可能从那么多人脱颖而出,却也不知道到底在努力,坚持着什么。

所以,他想他大概快放弃了。

 

但,在这几个小时里,有这么一个人站在自己的面前,用自来熟的姿势,撬开了他的外壳,还笑眯眯地告诉他,打得还行。

即便叶秋嘴上说着比自己差点,但他眼中的赞赏不会作假。

喻文州像是一直在黑夜里摸索着前进的人,磕磕绊绊,伤痕无数,却仍旧不愿意停下向前走。

直到他跌倒,找不到路,可能永远爬不起来时,出现了光。

 

光,照亮了他的路,也照亮了他周身的孤独。

 

“你叫什么?”

“喻文州。”

“好名字啊。”叶秋伸出手,停在了喻文州的眼前,然后弹了弹他的额头。

 

“我在赛场上等你。”

 

*

 

“哎哟,你这么比喻哥,哥都不好意思了。”叶修这么说着,脸上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一手扶着喻文州,一边按开了电梯门。

喻文州趴伏在他的肩头,轻笑一声。

“哎,你刚才怎么就和少天和乐乐他们一起闹了起来,亏我还以为你酒量不错呢。”叶修揽着他的腰,半扛着,半挪着,将喻文州搬进了电梯。

“前辈,你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你……”

“好了好了,酒鬼就不要说话啦。”叶修偏了偏头,对着靠在他肩膀上的男人轻声说道,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湿吻。

“前辈。”喻文州应了一声,老实地没有再有其他的举动,配合着叶修的动作,一步一步地挪到自己的房间门口。

“文州,到了。”叶修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房卡。

他和喻文州两个人彼此都有对方房间的门口,方便两个人串门跑来跑去。

扶着小醉鬼喻文州进了房间,让他靠在床上,叶修脱下了外套,扔在了一旁的座椅上,进了洗手间,放了一池子的水,试了试水温后走了出来。

“文州,起来去泡个澡。”叶修坐在床边,碰了碰他的脸。

平躺在床上的男人微微撑开眼,眼中的微光明明灭灭,定定地凝视着叶修,“前辈……”

“怎么了,我在啊。”很少能看到这么乖的喻文州,叶修趴着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你在。”

叶修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哥一直在啊。”

没想到这句话刚说完,喻文州就伸手抓住了叶修的衣领,脸上露出了一种委屈的表情来,“没有,前辈没有一直在我的身边。”

 

喻文州只是小醉,不是醉地神志不清。

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可以小小的任性一把,舍弃自己日常中温和有礼的形象,做出一些小动作来,依赖叶修,去获得叶修的注意力。

这明明是他的叶修。

 

喻文州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自从那一次,嘉世的小队长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他将那个人当成了一定要攀上的光芒,不停地追逐着。

第四赛季他的出道,他以为自己和那个人的距离拉近了些许,虽然蓝雨没能走到最后,但最后得到的消息却是嘉世被霸图斩落下马,冠军王朝的终结。

听闻了嘉世副队长的退役,他以为这对那个人而言,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直到观看最后嘉世的团队战他才明白,失去了吴雪峰的强有力的后援,一叶之秋的单打独斗就是在脱离团队,没有人再会为那个嘉世斗神作好永远的后备。

斗神依旧,但嘉王朝不再。

 

所有人都在欢呼霸图夺冠,喻文州却撇下队友去选手通道里找那个人。

但他没找到。

心里惶惶然,即使是当初魏琛退役,他出道接管索克萨尔也没有这么慌张,大概是他知道,蓝雨的未来并不只是压在他一个人的肩上,而只剩下叶秋的嘉世,他也许要只身一人面对那些闲言碎语。

再担心,他也没有在那天找到那个人。

 

喻文州和叶秋的关系实在说不上好,发去安慰的消息也许显得有几分突兀,他只好从黄少天那里似有若无地打听着关于叶秋的消息。

他没事。

这是他能知道的事情。

 

真的没事吗。

 

这个问题,喻文州一直藏在心底,看到了第八赛季关于那个人的退役报道。

当时他们都在蓝雨的食堂,黄少天正在嚷嚷着自己不要吃秋葵,郑轩突然拿着手机就叫了起来,说叶神退役。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当时的表情到底有多难看,或者他仍旧是像平常一样笑着,他只是知道,自从那一天他没能找到那个人,他离他的光,似乎越来越远。

黄少天夺过郑轩的手机,夸张地叫道,然后将嘉世的那几个家伙全部都骂了一遍,喻文州慢慢地摸出手机,却不知道要做什么。

他看着窗外,心想着不知道杭州那边的天气是什么样的。

 

*

 

“那天啊,下雪了。”叶修听着喻文州念念叨叨,一股脑把这么多心里话全都说出来,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叶修,说法的语气染上三分的委屈。

“……下雪了?”喻文州重复。

“对,下雪了,很冷。”叶修坐在他身旁,喻文州靠在他的腿上,暖色的光芒倾洒在两个人身上,“不过,如果当时哥知道你这么担心我,那就不会觉得冷。”

喻文州仰着头看他,眼中的温柔像是光线一样要流溢出来,“不要再突然消失了。”

叶修同他对视着,低下头来。

“不会了。”他亲了亲喻文州的嘴唇,“不会再突然不见了。”

 

当那个深夜,叶修找黄少天去网吧刷副本时,喻文州跟了一路,看着耐心地站在网吧外,等到黄少天走出来后,他再进去。

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坐在网吧的前台,点着烟,身上是一件灰扑扑的外套。

喻文州走上前,敲了敲桌面。

那个人抬起头来,差点烟都掉在键盘上,半响才开了口:“文州……”

“前辈,”喻文州用几乎强硬的语气说道:“让我和你在一起吧,叶修。”

 

他离他的光那么近。

原本喻文州只是想试探着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你有问题可以找找我,他想像一个普通朋友一样和他说话。

但是,他们真的太近了。

近到喻文州觉得如果这一次再不说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了。

 

说话的声音不响,叶修也听得明明白白,他拿下嘴上的烟,捻灭后,挑了挑眉。

“我还在想,你会等到什么时候再来对我告白。”

 

他们在一起了。

喻文州不敢相信。

 

而当第十赛季,那个人站在了冠军的顶点上,再一次捧起了那个奖杯时,喻文州便明白了,他真的和那个人在一起了。

他和叶修在一起了。

那一道光,不再是遥遥无及,触碰不到,追逐不到的了。

 

他永远会在自己的身边了。

 

喻文州将自己的光,攥在了手心。

 

-END-



评论(4)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