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04H/叶喻】不言而喻

有多喜欢他的笑容,就有多心疼带着笑的他。
说到了所有爱着文州的人的心坎里。
感谢参与!

一紙醉梦: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5582字


备注:私设有(ex楚苏戴腐女、喻文州小吃货(?))


   


世界赛之后所有的职业选手之间的感情瞬间更进一步,不管是有没有做为国家队选手,所谓的国家凝聚力就是如此强大。


要说感情增进最多的……大概也就是他们的领队和队长。


有事没事关小屋开小灶讨论战术感情能不好吗?一次次下来搞得大家都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十分可惜的,什么都没有。


打完最后一场比赛,所有的选手理所当然的在苏黎世又待了一天,好好的放松一下还有去疯狂的购物,替家人跟队友带些纪念品,享受重新成为对手前最后的和平时光。


当天黄少天起了个大早把喻文州挖出去,美其名为造福队员要好好采购一番,实则为想从喻文州这里旁敲侧击出他跟叶修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和叶修前辈什么关系?呃……少天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大概是这些天用脑过度,喻文州比平时慢了许多拍才反应过来黄少天到底想说什么。


「队长啊!你可就别瞒着我了!大家都说你跟叶修有那个什么猫腻,是不是培养出真感情啦?我说队长!这种事可得先告诉我啊,我嘴可严实着呢,还有……」


好不容易集中精神,喻文州一下便抓住重点:「少天停一下,谁说我们有猫腻的?」


「嗯……」黄少天发现自己说溜嘴,慌张地转移注意:「队长!你看你看你看!那家店看起来不错,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嘿!橱窗那只小熊布偶送瀚文好吧?」


喻文州眼捷手快一把拉住筹谋逃跑的黄少天:「少天?」


「队长求别问。」黄少天哭丧着脸在内心哀号着,谁叫苏沐橙和楚云秀讲得跟真的一样……不只自己连张佳乐、周泽楷也被唬得一楞一楞的。


「行,小熊钱你付。」喻文州笑得像个得了便宜的孩子。


喻文州的孩子气只有熟识的人才能见着,这也着实让黄少天松一口气,表示喻文州没要跟他计较这一碴。


「队长,我们动作快点吧!昨晚我先查了好多店都想逛逛,网站上都说那里有间冰店特好吃的,没吃到是毕生损失,既然来了一定要吃够本!再过去有间店说是荣耀小百货据说世界队伍都有模型,一定要逛的!还有啊还有,嗳,队长你倒是快些啊!」


喻文州摇摇头跟上黄少天的步伐。


到最后回程的飞机,两人行李竟然超重被加了好些钱。


  


国际荣耀赛結束,叶修遵照先前的退休宣言,跟那些退休的前辈们干了一样缺德的事:玩失踪。


喻文州面前的屏幕停格在聊天页面很长一段时间,叶修那灰色的头像怎么看怎么心烦──世界赛领队跟队长的关系,叶修把喻文州设成少数隐身可见的对象,只要有事马上都能联络。那时他那「笑」的头像几乎没一刻是暗着的。


喻文州相信叶修没这么麻烦又将对他的隐身可见取消掉,尽管只要点个鼠标就好。


「少天。」


「队长怎么啦?」


「你最近有没有和叶修联系?」


「啊?没有啊。队长你找老叶啊?」黄少天一抬頭看到喻文州那笑容渗得慌,把欲出口的一堆话吞回去,连忙向对方表示一片赤胆:「队长队长!这次真没有啊!我对队长的一片忠心天地明鉴,童叟无欺!」讲到最后黄少天差点都要起立对天发誓。


「是嘛。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今天先早退了,大家练习加油。」


投下一颗小型炸弹,在蓝雨全员错愕的表情伴随下,喻文州抓起披在椅背上的薄外套离开训练室。


队长那分明是正大光明的跷班啊!还有没有人管了?


事实告诉大家──确实没有。


  


回到宿舍,喻文州放任自己直接瘫在床上。


说不舒服是真的,太阳穴突突地跳,脑子内飞速运转着所有有关叶修的臆测、这种行为的解析、自己该怎么做下一步的推断……简直是把叶修当个Boss在刷的节奏。喻文州自嘲地笑起来,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是职业伤害的一种。


脑袋运转过度的后遗症就是停不下来,喻文州出现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脑中过多的画面将他拉入了幻觉里,像是真回到世界赛那段时间。


说起来,开始在意叶修也是那时候开始的。


  


刚到饭店时叶修以领队和队长事儿最多的名义强行和喻文州绑定同房后,直接领着人到他们抽中的房间。


打开房门喻文州的笑容微僵硬。


双人床?怎么没听说过?


喻文州向来是不跟人一起睡的,他所有的空间都能够与人分享──除了床之外。就像有人认为房间是最私密的地方,对喻文州而言最私密的就属床。一个人最放松的一小块地方。


「叶修前辈。」喻文州犹豫一秒后开口:「我以为是两张单人床?」即使心里有些小不舒服,他的脸上仍挂着合宜的笑容。


叶修是没怎么在乎居住的地方,总归有房有床有网络计算机打荣耀便行,听喻文州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是啊……要不去问一问?」


拉上随队的翻译,经过一问才知道饭店订晚了,就刚好剩个这样的房间,再加上没多久就是大赛期,四面八方的荣耀粉丝早就聚集过来,怎么都不可能给他们改房。


喻文州叹口气只好认栽,怎么运气这么好,偏偏给他抽中这把钥匙。


经过这一番折腾其他人也差不多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喻文州也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一点小问题去跟其他人换房。回房间老老实实的收拾行李。


时差的缘故,喻文州一下子就哈欠连连,整顿完毕喻文州跟叶修打个招呼便躺上床睡,叶修则是用带来的新笔记本配个卡片阅读机继续刷荣耀。叶修特意不戴耳机、而键盘是根本没敲出任何声响。听床上的人呼吸慢慢深沉而平稳后才渐渐放松神经。


好像……有点弄巧成拙。


叶修懊恼地抓抓头发,他真不知道喻文州不跟人睡的习惯,要知道的话他肯定不会故意抓这间双人房的钥匙……


由于没戴耳机,叶修注意到门外的小骚动,几乎是第一声敲门声响起的瞬间叶修已打开房门:「嘘──小点声,你们喻队刚睡下。」


「啊?这么早?可惜了我还准备要找队长一起去逛逛,张佳乐王杰希他们都拉出来了要不是张新杰要准点睡觉的肯定也把他拖出来。欸我说老叶……」黄少天一听喻文州睡了赶忙压低音量。


叶修受不了地打断黄少天:「让你小点声你还真只是小声啊?文字泡控制点。」


「唉呀,我就再多问一句啊老叶你去不去?」


叶修摆摆手:「这种活动体力活你们年轻人干就好。」


「魏老大就算了,你装什么老成啊?不就四岁吗?」黄少天边叨边离开,叶修听到喻文州翻身的声音赶紧关上门,怕等等真把人吵醒。


喻文州隔天醒来看到缩在沙发上熟睡的叶修,两条腿搁在沙发扶手上,看着就不舒服。他过去把人给摇醒:「叶修前辈、叶修前辈!醒醒,去床上睡吧。」


叶修艰难的睁开双眼,这沙发是真难睡,昨晚翻了好久才睡过去的。


「文州早啊。」叶修打着哈欠以惊人地速度扑向大床。


「昨晚怎么不上床睡呢?」


「荣耀打太晚睡着。」叶修意识不清的咕哝着。


喻文州信了。


  


接连三天起床都看到叶修睡在沙发上喻文州才觉得不对劲。


「叶修前辈。」


「怎么了?」叶修正刷着牙,含着满口泡泡口齿不清地问。


「你为什么要睡沙发呢?」


手上的动作停顿半秒,叶修还是照实回答:「你不是不习惯跟人睡吗?」


「没纤细成这样的,叶修前辈还是睡床上好好休息吧。」喻文州始终不变的笑容,客气归客气也没看出有其他意思,叶修略微失望,还以为能趁机刷点好感度。


其实喻文州是惊讶的,没想到问个床的几句话就被发现自己的小毛病还为自己特意去睡沙发。不过不论怎样的毛病于情于理都不该让叶修睡沙发。 


于是,叶修再也没晚睡的理由,每天喻文州一要睡叶修也跟着上床,时间一久喻文州习惯两人一起睡觉这件事,叶修也没有打呼之类的毛病,相处下来不成问题。


比赛时间渐进,除了同房的因素之外,叶修和喻文州的时间也几乎都是绑一起,讨论战术、训练、队长领队的集合开会……


要说这样还不能比以前熟悉是不可能的,总会知道一点对方的小习惯和喜好,何况战术大师可是时刻要观察对手规划出最有利的获胜方式。


在发现喻文州喜欢吃点宵夜后,叶修只要傍晚有出门都会多带一份食物回房间,推说是沐橙让带的正好多带一份。喻文州也是个礼尚往来的人,时不时带回来的食物都会分叶修一份。


知道喻文州不太爱烟味叶修努力不碰烟,他的烟瘾也不是不能控制的,最无法戒除的就属要集中注意思考时他总忍不住点上一根。


喻文州没发现也是不可能的,只当是叶修对人的体贴──像先前睡沙发那样,没多做他想。


直男……叶修对苏沐橙发过一次牢骚,回到房里还是该怎么追人怎么追,尽管对象压根都没发现这是在追他。


苏沐橙问过叶修怎么喜欢上喻文州的,叶修想来想去讲不出个具体的答案,大概就是有多喜欢他的笑容,就有多心疼带着笑的他,渐渐的就想对他好,想替他一起担着身上的担子。


叶修觉得喜欢一个人本身就是件吊诡的事情。


  


让喻文州开始在意叶修的事,简单来说就是被人搭讪,叶修解围。


有听说过有些外国人特别喜欢亚州人,喻文州也只是半信半疑,没想到还真能碰到一个,特别特别的热情,热情到完全无法应付的程度。


喻文州英文不是特别好,国中程度的英文之后没再进修过只听懂前面的寒暄辞,没弄懂这位老兄其实是在搭讪他。虽然不理解对方在说什么,喻文州还是噙着笑意,那高大的外国佬看到喻文州的表情以为有戏步步逼近,导致叶修一回来在走廊上看到的景象就是一个标准的壁咚画面,喻文州脸上的笑容是快挂不住。


「May I ask you what you want to speak to him about?」标准英文发音从叶修口中流出,喻文州瞬间心安了一半。


「@%?&#>~*$……」搭讪被打断,那外国人表情不善叽哩咕噜嚷了一连串的话。


叶修一手拎着给喻文州买的宵夜,一把揽过喻文州,将人护在怀里坦荡地回答:「Sorry,I’m his boyfriend.」


外国人尴尬的走了,留下两人更尴尬的留在原地。


「谢谢。」喻文州先一步离开叶修的怀抱,礼貌地道谢:「叶修前辈英文真好。」


「还行吧,以前被逼着学的。」叶修说罢晃晃手中的零食:「沐橙今天点的餐,要吃吗?」


喻文州笑出声来:「没想到沐橙这么会吃。」


「是啊,战队没被吃垮都是奇迹。」叶修先一步开门。


望着叶修进房的背影,喻文州若有所思。


错觉?


  


「沐橙啊,」讨论会结束,楚云秀盯着一同离去的叶修和喻文州开口:「妳不觉得他俩……」大约是女人的直觉一向特别准,楚云秀又特别爱看些狗血剧,这时已经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对劲,顺着脑补出完整的爱恨情仇大戏。


「秀秀想说什么?」苏沐橙笑瞇瞇地问。


「呦!联盟女神在讲悄悄话啊?能让我加入吗?」方锐趴在苏沐橙旁边露出闪闪发光的眼神,大老远就闻到有八卦怎么能错过!稍远处的周泽楷听到对话,放缓了收拾速度静静的竖起耳朵。


楚云秀和苏沐橙对视一眼,玩心大起:「在讲叶领队和喻队长呢。」


听到有关叶修喻文州,张佳乐和黄少天也凑过来,孙翔干脆原位坐着不走了。


肖时钦敏感的接收到跟自家战队那妹子同样的氛围,收完东西不敢逗留,目不斜视的和张新杰王杰希一同步出会议室。笑话……听完之后见人很尴尬的,他在战队里差点不敢抬头看人了好吗!


  


剩余的人从会议室出来都是一脸「我到底听到什么」的神游表情,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到两位女子最后强调了一切都是「猜测与脑补」。


隔天黄少天因为格外安静被喻文州关心了一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苏队。」喻文州在回房的路上正好碰到要出去的苏沐橙:「昨天买得烤香肠挺香的,很好吃。」


苏沐橙微笑答道:「是啊网上都在推,果然不错。」


两人笑着道别。


喻文州明确的捕捉到苏沐橙脸上一闪而逝的疑惑。


  


「叶修。」苏沐橙看到从外面买完小吃推门进饭店的叶修把人叫住。


「沐橙,在这做什么呢?」


「昨天的烤香肠我没吃到呀。」苏沐橙笑嘻嘻地取过叶修手中的袋子,今天是甜甜圈。


「行行行,明天给妳买。」重新拿回纸袋,叶修向苏沐橙承诺。


回房间的路上叶修越想越不对,给他买了这么多次的食物都没见他和苏沐橙提过……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


「叶修前辈,你回来啦。」打开门第一眼照例看到的是喻文州温文尔雅的笑容。


「喏。」叶修递给他那袋甜甜圈:「你跟沐橙这么爱吃怎么都没见长肉?」


「体质好吧。前辈要不要一个?」喻文州如往常一样收下,掏出一个巧克力味的吃了起来。


「我就不吃了。」叶修脱下外套挂在椅背上坐回计算机前,随手抽出一根烟又重新塞回盒内。


「叶修前辈你抽吧,别抽太多就行。」喻文州开口。


「文州你这句出来我前面都白忍啦。」叶修也没跟喻文州客气,把笔记本搬到通风处叼起一根烟慢慢抽着。


看来是终于发觉了。


  


待在苏黎世的日子两人之间的相处越来越暧昧。


叶修喊喻文州过来看个影片,喻文州的脸几乎是贴着叶修的耳侧,距离抓得那个巧妙,说话时热气若有似无的喷洒在耳际,闹得叶修心神不宁还要强作镇定。


喻文州招叶修问要讨论的影片是哪部的时候,叶修一只手直接覆在喻文州抓着鼠标的手上点开视频……


黄少天暗暗看在眼底,喻文州在叶修背后露出的那玩味的笑容他也瞧得一清二楚。想到先前楚云秀胡诌的剧情……看来也不是凭空捏造的。


整个比赛结束,黄少天最后憋不住了才有购物时的那出。


  


「队长!队长!」隐隐约约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叫唤声,发现自己真躺在床上睡着了,然而做太多梦精神状况并不是很好。勉强爬起来开门,黄少天见喻文州一副疲惫的样子关心得询问需不需要帮他带个餐,被拒绝后又多说了两句才离开。


喻文州重新倒回床上闭上眼。


是了,暧昧都搞了,后续呢?告白呢?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结束,难怪会这么牵挂……喻文州再次进入梦乡。


正式醒来已经是晚上的八点钟,喻文州理理衣服出门买晚餐,国内比国外好的就是这个点绝对还有一堆店开着,不愁买不上东西吃。


路才走到一半,街上所有的灯忽然熄灭,附近传出各种惊呼声。接着是一盏又一盏的亮光从手机里散发出来。


喻文州低头摆弄手机,刚打开手电筒功能就看到前面没几步的地方有个人站在那里捂着眼:「唉唷我去,喻文州你手残这缺点果然是用精准度弥补的。」


「叶修……前辈?」


「好久不见啊。」


「也没多久,以前也只有比赛才有机会见面。何况叶修前辈可是第十赛季才正式露脸的。」喻文州微笑纠正。


「世界赛都住同房,这不就显得久了吗?」


「也是。叶修前辈怎么有空过来?找少天?」


叶修听得一个头两个大,每句听起来都没问题,但每句都在数落他以前做过的事……还有点酸味?特意提出黄少天是在想什么呢。


「……文州……别好的不学净学些坏的。」叶修对於喻文州一直和自己打太极有些不适应:「找你的啊文州,你也很清楚不是。」


「是啊,前辈还没给我个交代呢。」喻文州笑着回应并顺手关掉手电筒,有些话还是在黑暗中比较容易说出口:「前辈身上不管是好的坏的我都挺想学习认识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行,哥准了。」


  


灯光回到街道上,刚确立关系的两人竟是相对无语。


「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叶修首先对喻文州伸出手。


「街角的那间面馆。」喻文州将手覆在叶修手上。


五月的广州多雨夜间偏凉,两人相依的温度,正好。




◎叶修生日快乐!


今年忘记喻队生日差点切腹,感谢筞划邀请让我没忘记叶修生日QQ


最后,叶喻一生推~祝他俩长长久久


(求系统别搞我自己发出来呀,这个点我是不可能听闹钟醒来发文的……)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