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12H/叶喻】左膀右臂

12h!叶和喻都超帅啊!
感谢太太参与!

已经12h啦不知道大家可还满意?( ^ω^)

飞堇_今天苏总有没有更爱我一点: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6347




  * 黑道paro   部分技术名词没有依据  瞎胡搞系列


       *  这篇拖得时间有点长 前面可能看的不是很流畅 后面是压线写的 比较仓促 写得挺爽 


       * 不好吃






 


     左膀右臂




  “东南方向十个身位,目测十人左右,有枪。”


  


  “你什么时候改改说身位的毛病。”喻文州扶了下墨镜,在隐藏物后迅速的换了子弹,高举起狙击眯起眼,向那方射击了几下。转过身后刚好听到后方的血液迸发出的声音:“你的援助什么时候到?”


  


  “快了。”那人言简意赅。


  


  那边传来急促的穿越丛林发出的摩擦声,随着砰砰的枪声传到这边,喻文州很罕见的皱了下眉:“声音太大了。”


  


  “他们骑着摩托,我能怎么办呢?”叶修急促的奔跑在丛林里,轻喘着气,听周遭的声音是快接近这里了,他跳跃着翻过断墙还不忘调笑:“怎么样,我到了,你给我什么奖励?”


  


  喻文州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把狙击撂在沙袋上,从腰间掏出双枪就着这个姿势向后开了两枪,脚步声骤停,他才俯下身捡起狙击把双枪别至腰间,对着空气眨眨眼,轻笑了一声:“让你上?”


  


  那边沉默了一会,呼吸突然变得沉重:“我可听见了,你别耍赖。”


  


  喻文州向耳麦吹了声口哨,这才从遮挡物前站起身,察觉到有人向这边走来,便轻眯起眼往前方看。不远处狂风骤起,他把额间的发丝向后捋了下,隔着风沙隐约的看见那边出现一个身影,步子很稳,丝毫没有任何隐藏闪躲之意。喻文州便把枪口对准那个身影,对着耳麦说:“你先等会。”


  


  叶修那边已经没有了急速奔跑的声音,他在那头又沉默了会,半响悠悠地说:“自己人,别开枪。”


  


  声音从对面传来,喻文州松了口气,扯开墨镜把狙击立在身侧,看着那人的风衣摆随风飘扬。两人相隔不远,刚好能看到对方的身影轮廓。喻文州便向那边敞开怀抱,对着耳麦笑着说:“来?”


  


  叶修大步流星的走过去,耳麦传来一声小心。他提起警惕眸色骤冷,便一个侧身转进遮挡物,枪林弹雨打破了遮挡物,他刚好接过喻文州扔来的单枪,旋身与他背靠着背,与突然呈爆炸式增长在身边的敌人周转。




  即使没有商量与筹划,他们始终是彼此的防线。


  


  “新郎怎么样?”喻文州一边瞄准上腔一边与他聊着。


  


  “一般般,我不能从他身上看到丝毫优点。”叶修说到这很气的提升了一倍手速迅速解决掉那些因为快速围攻而发出声音的无名小卒,朝着对面喊着:“你们能不能速战速决?没本事别来追杀我们好吗?”他这样轻蔑的说着,在周身五米内没有进攻的前提下,向空中开了几枪,示威性的勾起一抹笑。


  


  “他们每人视网膜上都有纳米摄像头,你朝天开枪?”喻文州好笑的看着叶修近乎幼稚的挑衅行为,不由得在心里佩服这点是他达不到的地方,利用对方的心理弱点故意躲过高技术的轰击。像是美国西部的牛仔战前宣誓。


  


  叶修也在思索着,这次敌方的进攻是很有目的性的瞄准自家男朋友的手速问题,每次攻击都是似乎从空中降落,采取近身攻击的方法,想要迅速解决却总被他们拖了速度。敌方的动作虽然够快,但对于他来说,对付这些还算不上战前热身。


  


  叶修一粒枪子解决掉冲向喻文州的人,无视了遍地的尸体,环视了下四周的情况:“接下来怎么办,喻队?”


  


  喻文州看了眼对面的敌人已经基本被消灭,剩下的似乎还在向着这边赶过来。快速回忆了一下黄少天给的情报,按伤亡现状看,他们最多只有两百人了。盘算着向前找到其它战略要地似乎比干在这站着更有实际意义。便拍了下叶修的肩一下,直接扳着他的胳膊向前奔跑。


  


  “这么快就跑路,对得起道上对你的谬赞吗。”叶修对于这个半揽着自己肩的人动作之快表示不满,挣脱了一下挽起那人的手,这才心安理得的开始加速。


  


  “敌方情况未知,跑路是上策。”喻文州眨眨眼,和叶修一起在墙头上急速冲刺,翻越矮墙时把目光投向被晕染成橙色的天空。


  


  在平原中奔跑其实很刺激,他们所处的空地方圆十里都是毫无人烟,空空荡荡,连遮挡物都很少。因此这里易攻难守,敌方把他们引到这里来也是经过严密研究的。只有稀疏的一些小木屋在那里杵着,合着那轮大而炽热的落日,没由的有种绝命鸳鸯携手私奔的感觉。


  


  在叶修援助没到之前,喻文州只身与他们周旋,对方利用他手速欠佳这一缺陷,一般都是采用近战攻击,但他们没想到,他们获得的喻文州简历是虚造的。当初叶修帮喻文州建立档案的时候特意把各项数据的指标压下去,同时大张旗鼓的向外界宣告蓝雨出来了一个人物。喻文州是谁啊,当初在特工培训营里也是顶尖战术大师,除去手速这一项,是几乎接近满分的全能型人物。


  


  因此——这轮围攻战方也很困惑,明明说好的手速极慢且缺乏近战经验,他们也没有调过去太多兵力围击,没想到本是预计好的一天解决,即使这也是最长的打算。派出去的人只出不回。


  


  等他们把部下的死前前置摄像头记录调出来,为首的老大握紧了茶杯。


  


  眸色平静,淡蓝色防弹眼镜下没有丝毫的恐惧,端枪的时候会眼角微挑,眸间闪动的神情分明是捕食者遇见猎物时流漏出的欣喜。他一身修身风衣线条笔直,连手腕上的劳士顿手表都没有摘下,尽管在原野上被追杀了一天连衣角都没有褶皱一下,周身散发的淡漠气息让人以为他刚刚参加了一场舞会,还未脱下那副谈笑风生的淡笑面具。


  


  太可怕了。


  


  “调集全部兵力,围攻喻文州。”首领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向下面放下号令。


  


  本以为这样可以在人数上占据显见的优势,但他唯独忘了一点。在蓝雨背后站着兴欣首领——号称道上顶尖的男人,叶修。就在这边宣布增援时,喻文州倚在乱石边上,缓慢擦拭身上被溅的血点,冲着隐形耳麦悠悠的说了句。


  


  “你那边还不到?”


  


  叶修听到这边传来声音时正在参加苏沐橙的婚礼,这次晚宴是由他亲手操办的,黑道中史无前例的盛大场面,几乎各家在排行榜上能数得着的组织都来出席这一宴会。他刚刚把苏沐橙的手放到新郎手中,隐形耳麦便震动了下,那边传来请求支援的语音。


  


  平时一向镇定自若,连总部被围攻这种事都会面不改色地说那只是个圈套,不要信。却会被自家男朋友看似开玩笑的一句请求支援而乱了阵脚。即使那边的语气不像是出了什么大问题。


  


  叶修其实也懂他,喻文州这个人越是紧张越会表现的云淡风轻,给对方以心理压力。


  


  所以他急忙赶到时喻文州拿着枪口对着他,他心中却松了口气。因为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叶修去解他的领带,喻文州即使已经被撩拨的喘息着气音,却还是动作迅速的把他那随身佩戴的枪口对准了叶修的太阳穴,自上而下慢慢滑至领口。


  


  这边叶修听到耳麦那边语气中的轻微抱怨,便心里想着你没有事先告诉我你要出任务啊,一边火急火燎的开了辆摩托风驰电掣的赶到那处平原,却没想到平原外层已经密密麻麻被布局好了一层又一层兵力。叶修便一边感叹着不愧是自己的人,连出个任务都能被对方这么重视,一边开始卸下装备沉下气依次狙击。




  


  


  叶修和他跑了有一段距离,已经听不到后方的脚步声,觉得这么跑下去也只是暴露目标。便干脆放慢脚步,伸手去摸喻文州的腰,不出意外的被躲了一下。




  “怎么想的,接这次任务?”叶修的手被打了一下,有点委屈。


  


  喻文州侧了下身,淡蓝色护目镜下的目光复杂:“那边点了名让我接受,不去不是太丢人了吗?”


  


  “那你不事先跟我说,婚礼进行曲还没放完,您就说你这边出事了,搞得沐橙都没心思交换婚戒了,嚷嚷着要和我一起救嫂子。”


  


  喻文州“哦”了一声,语气中有些不满意:“你后悔来了?”


  


  叶修一看这形势不对,便示好般的揽住他在风衣下纤细的腰:“天大地大,老婆最大,怎么能后悔呢?”


  


  “再怎么说,他们要打我的人,我总不能视之不理吧?”


  


  喻文州绷不住笑了,在暗处移开叶修想伸进低腰裤里的手,反而一下下挠着他的手心:“算你会说话,你替我向沐橙说声抱歉,搅了她的婚礼。”


  


  “这是不碍事,但喻总您得解释下最近蓝雨的小动作。”


  


  “哦?怎么讲。”喻文州有些心虚的眨了下眼。叶修现在把话题引向危险的方向,企图让他理亏而顺势把没解决的情事走向正轨。喻文州便一边含糊的附和着他的提问,一边环顾着周围的风吹草动,他觉得周围的动静有些不寻常。对方——简直是像被压了气势一般,近半小时内都没有发动攻击。


  


  与其说是蓄精养锐,不如说是为下一波攻势做准备。


  


  叶修本是环着喻文州的腰,倚在喻文州肩上,感觉自己的话题也被硬生生岔开,有些不悦的撇了下嘴。觉得自己干站着不如去做点什么,便自顾自的坐在断墙后,换上了与王杰希的通讯,冲着耳麦撒火:“诶我说大眼,您老人家能不能快点,我这边本来能干柴烈火上结果老被杂鱼打断。您再不来我这边的好处您可一点也要不了了。”


  


  “您也冷静一下,对方直升机队很多,正在围攻我。”王杰希坐在驾驶座上,熟练的操控直升机躲过对面密集的战火。抽空按了下护目镜上的GPS系统,全球定位到了叶修的位置:“这样,你们待会跳崖。”


  


  “我靠?”叶修虽是嘴上这样嘲讽王杰希的提议不切合实际,但还是缜密的分析周遭的地形,同样打开GPS发现了王杰希所说的地方,便不再和耳麦对面的人争口头上的高下,回归了当初在军营时的作战时的严谨语风:“大概七点十分左右后到达那里,我和文州用摩托,”说着顿了顿:“你的直升机有没有可拉伸式滑坡。”


  


  “叶神是在怀疑微草的军备力量吗?”


  


  “随你怎么想。”


  


  叶修关上耳麦,站起身舒展下僵硬的身体,双手互相拽了下筋骨,发出清脆的“咔嚓”声,他向喻文州那边抛过去眼神,喻文州此时也把计划思考周密,和叶修交流了一下彼此的想法,几乎和叶修的思考高度契合。叶修便报以赞许的目光,拽着那人的领带在耳边抛过去轻轻飘飘的一句:“不愧是我的人。”


  


  喻文州听罢轻挑眉,本想给那人一个短暂的吻,听觉却灵敏的捕捉到有什么划破空气的声音。突然间低吼了一声“趴下”,随即两人一起急速奔到断墙后的遮掩物后,再回头后刚才他们呆的地方已经被一颗小型手榴轻巧的夷为平地,周围传来了摩托的轰鸣声。


  


  “妈的。”叶修轻咬后槽牙,两人虽是逃过一次轰击,叶修却注意到了喻文州的手指一侧被波及到,留下了一道灼热的伤疤,喻文州是没觉得有什么大碍,毕竟当初在军营里什么苦没吃过,这点连伤口都算不上。




   但是,对于叶修来说。喻文州受到了哪怕一点伤,这件事是都是忍不了的。




  


  


  叶修轻眯起眼,本是没把这次的围攻和反围攻当回事,但发觉对方是抱着臂将自己男朋友置于死地的目的,他便不能再随心所欲的玩下去。




  叶修缓缓站到喻文州身前,侧着脸解开白色衬衣的前两颗扣子。他眸色平静,把领口翻折到手肘的位置,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狙击枪,从容的瞄准前方疾驰而来黑压压的摩托车群。


  


  叶修低低的笑了一声。从摩托车群的角度看过来,只见一位同样西装革履的高挑男人站得笔直,端枪的姿势和身后笑意盈盈的杀手几乎一致。为首的摩托车驾驶者定睛观察下那人的外貌特征,突然向身后大喊一声:“是叶修!提高警惕!全面进攻!”




  


  


  叶修。这个名字在黑道里有着非同一般的意味,在各个组织训练新人时都会放一段战斗记录,虽是像素不好无法看清视频里人的样子,但能隐约看清男人眸中闪动的戾气,是隐藏在随性的战斗手法下的杀意。如果仔细看他的神情,观察者会感觉到非同一般的压迫感,你无法预测他的身手敏捷程度,即使在高倍放慢的情况下也是几乎成为一道虚影。无论从战术还是临场变化策略方面看,他几乎各项指标都是爆表。


  


  这样的人,是史无前例的。


  


  而这位被口口相传的教科书式男人,便是叶修。


  


  因此当“叶修”两个字被念出来后,摩托阵营中的青年都沉默了。他们早已仰慕许久这位前辈的作战手法,也早已摩拳擦掌幻想着哪天能和这位人物打上一场,只是在接到任务前后几小时,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作战对象便是叶修。


  


  “发什么愣?就算是叶神也只是个人!我们几百号人围攻还打不过他?”为首的青年发觉周围的兄弟们已经丧失了斗志,想要当一位旁观者看清叶修的身手,便壮了胆子大声吼了这句话。


  


  不知是心理压力过于重后产生的积极作用太过于强大,青年们便都恢复了一半的斗志齐声吼出口号,阵营的积极性再次被点亮,排气阀的轰鸣声震响整个平原。


  


  “你怎么看?”喻文州看的好笑,已经收拾好了装备准备跑路,拽了下站在原地不动的叶修。他现在已经识破了叶修的心理战术。




  叶修便立刻向后面跳了一步,扫荡了前几排后拽着喻文州的手便朝着山谷那边奔去,喻文州很配合的提速,灵敏的跨过了一个又一个障碍物:“叶神这招不错,回去教给瀚文。”


  


  喻文州指的是让对方感到心理上的庞大压力,因为他们虽然是道上顶尖的高手,但在打持久战,特别是这种装备和人数上悬殊过大的情况下还是吃亏,只有让对方经验不足的小年轻们知道,对面和你交手的可是你们一直学习的教科书叶修。没有太多实战经验的他们便没了那股猛冲的热血,只能处处提防着叶修会不会搞一个歼击机阵营将他们全盘扫荡。


  


  “你这可不行,每天被偷师,到时候蓝雨超过兴欣了,你得赔我点什么。”说着叶修不忘往身边人那边递了个暗示的眼神,喻文州装作没看见,只是专注于下一步跳跃从哪里更加快速,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两辆黑摩托车,虽是被杂草遮掩着,但丝毫不影响他们崭新的机身上散发的光芒。


  


  “惊喜?”喻文州勾起唇角向那边投过去视线,叶修会意,两人便敏捷的跃上一辆,同时戴上了头盔。叶修把速度拧到最大,很快便甩了后面人很远的距离,耳边隔开了噪杂,只剩下风与机身摩擦的声音。




  这个支援有点过于出乎意料,叶修在心里赞叹这次找微草合作是正确的决定,即使王杰希本人还没能按时到达现场,但在叶修得知喻文州被围攻后向王杰希发送请求支援消息,王杰希便派遣离平原比较近的分部部署好了这处支援。


  


  “文州,等这次逃脱了,你得跟好我了。”叶修回想了下今天的险情,虽说喻文州嘴上不说,可他很清晰的感觉到喻文州在向他请求支援时语气中的轻微无力。即便喻文州隐藏的再好,凭借着多年的搭档经验,叶修可以从他的一个眼神,甚至一个面部表情波动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波动。


  


  这因为次支援算是及时,但不保证以后的还会赶在喻文州处境危险前到达。如果哪一天通讯设备被敌方完全切断,自己的人被对方的战火包围却只身抗击。叶修一定会觉得他这个男朋友做得过于失败。




  叶修不想让喻文州受到任何伤害,一点点都不行。


  


  喻文州没有回答,只是安静的听着风声。他轻轻地拽了下叶修的西装衣摆,示弱性的把头轻倚在他背上。眼神中倒映着那轮璀璨的夕阳的余晖,精致的面容藏在头盔下。这一刻,他们周身像是与外界隔离了。叶修负责前方,喻文州负责背后,正如他们在第一次搭档时向对方说的。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左膀右臂。




  


  


  约是这样极速行驶了十几分钟,离他们大约半公里的地方出现了那处计算好的断崖,喻文州看了下护目镜上的时间:“六点四十,我们还有半小时。”


  


  “能赶到,待会你得信任我,完成高难度动作。”


  


  喻文州微微笑,手指绕过叶修的西装外套轻轻拢住他的腰身:“听从您指挥。”


  


  叶修垂了垂眼睫,眸中闪过一丝柔情,随即吸了口气全力冲刺到目的地。


  


  他们和断崖离得越来越近,尽管周遭的噪声很大,叶修却还能清晰的听到喻文州的心脏跳动声和他出奇的一致,一下一下,像是在为接下来的高难度动作倒计时。


  


  快到了。




  


  


  叶修向后面低声说了声你可抓好了,便朝着耳麦最后喊了声:“王杰希你可快点到这边啊!”话音刚落,那架大型直升机已经卷着气流到达,距离不到五十米之远。叶修深吸一口气,紧握着车把,车身脱离了地面,在空中凭借惯性维持着高度。




  他们感受着机身脱离支撑的那一刻血脉跳动声。




  那边直升机的机翼缓缓合拢,随着一声巨响,从机枪向外出一道滑坡。摩托车几乎是在那一刻接触到滑坡的尾部,便全力摆脱重力的下拉趋势,疾驰进直升机中。


  


  待外界的枪声完全消失,喻文州轻倚在舱壁上,微微喘着气。




  


  


  王杰希坐在驾驶座里,对两人的到来几乎无动于衷。或者可以说是,因为极度信任他们的能力而产生的高度合作默契。


  


  “你要的东西在左手边的房间里,锁门的话直接拔掉钥匙就行。我只能给你善后到这里了。”王杰希抛过去一大段话像是完成使命一般叹了口气,向他们摆了摆手作为欢迎凯旋而归。


  


  “谢啦老兄。”叶修对于王杰希的准备很是满意,向那边示意性挥了挥手,便揽着喻文州的腰低声说:“喻队,这次该履行诺言了吧?”


  


  喻文州眨眨眼不置可否,任由叶修的揩油动作越来越得寸进尺,只是轻轻推了下他的下一步动作:“回房再说。”




  


  


  夕阳逐渐沉下,更加皎洁的满月缓慢升起,将余晖洒进直升机的小小窗口里,房间内两人缠绵着接吻,身影重合在一起。


  


  纵使再多风雨又怎样,你始终在我身后,坚守着彼此的防线。




  end.



评论

热度(51)

  1. 池清瞳浅wiliiamm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12h!叶和喻都超帅啊!感谢太太参与! 已经12h啦不知道大家可还满意?(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