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14H/叶喻】谎言

14h,他们之间独有的心有灵犀。
感谢太太参与!

苏语_今天烬总有没有更爱我一点: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4150




       “喻文州,你说过谎吗?” 


  


  “啊?” 


  


  “准确点来说——我们在一起之前,你对我撒过谎吗?” 


  


  闻言,喻文州微仰起头看他。叶修正拿着白毛巾给他擦拭略湿的头发,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动作熟稔得过分。他对上恋人瞧过来的双眼,发觉对方的目光里带了点茫然,想必是对他这没头没脑的问题感到些疑惑。 


  


  视线短暂的交错过后,喻文州垂下头去,轻声回答他:“当然有啊。” 


  


  “从我认识你开始,到我们在一起这段时间里……”他认真沉思了一会儿,话语的尾音有些飘,“我记得的,对你撒过的慌,有——三次。” 


  


  “哪三次?” 叶修问。


  


  喻文州又转过来看了他一眼,唇角和眉梢细微地上扬,眼底的笑意几乎止都止不住。叶修奇怪地顿了下动作,还未深究便听见他再次开口。 


   


  


——“第一次,是在第六赛季,蓝雨夺冠之后的聚会上。” 


   


  


  记忆的金属齿轮恍惚间发出了“咔拉咔啦”声,在缓慢转动的同时,曾温柔过他眉眼的时光,也随之悄无声息的倒流。 


  


  那一年,喻文州带领蓝雨击败微草,拿下了首冠,用最有力的事实回击并粉碎了自出道以来所有针对蓝雨,也针对他的尖锐舆论。未经过冗长时间磨砺的少年面容尚还透露着青涩,却是被生来温润的性子敛了些锐利的锋芒。但眸中仍带了几分掩不住的耀眼神采,隐隐的,透着足以灼烧一切的亮光。 


  


  职业选手夏休期相聚,那一赛季夺冠的队伍自然成了众矢之的,喻文州在一群人不怀好意的“喻队长今晚不醉不休啊”“来来来再来几杯!”“怎么说也要喝几口嘛”怂恿声中,被灌了不少酒——至少对于他自己的酒量来说,的确算得上是挺多的了。所幸他们还有点良知,喻文州三番两次礼貌推脱,勉强喝了几杯之后,便也没人再作为难,通通都放过他而去寻找蓝雨下一位遭殃的目标了。


  


  Ktv背景音震得整个包房都在剧烈晃动,众人的苦功夫显然没白下,蓝雨以黄少天为首的一群人早已抱着酒瓶醉的东倒西歪,还吵嚷着还能再吹几大瓶服不服,紧接着便一个个脚步虚浮,呈S型各种东绕西绕,最后都翻倒在沙发上睡死过去。 


  


  乍一看,相较起来喻文州反倒好像是蓝雨最清醒的一个。不过撑死了也就是个半醉半醒的状态,跟着把什么老游戏都搬出来打发时间的众人随便过了几招真心话大冒险,就好死不死地划拳划输了。 


   


  叶修被选为了出题人,但他本就无意为难喻文州,便没有理睬周围人凑过来支的烂招,随口来了句有喜欢的人没,让他好下得了台来。 


  


  周遭一片调侃声,都在喊着叶神什么时候这么不一针见血了。就连苏沐橙都偏过来小声道了句“你怎么这么偏心呀”。叶修无奈地回了句哪有,转头却望见喻文州正把头埋进臂弯里,蹭了几下寻个舒服的位置。此时听见了他的问题,仍是趴在桌上闷了好一会儿,再抬头看他。他的双眸蒙着一层湿漉的水汽,眼角有些泛红,含含糊糊地嗯了好几下才微张了嘴,咬字又缓又软。 


   


  


——“我说:‘没有喜欢的人。’” 


  


  而其实叶修还记得,喻文州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很轻,且有气无力,讲到最后两个字甚至已经彻底化为了气音。之后便又一头栽进臂弯里,偏了点头继续看他,眼神里藏了分莫名其妙的埋怨,好像还有一点点无辜。 


  


  像极了某种动物。 


  


——“第二次是世邀赛,在苏黎世的时候。” 


  


  领队会和队长分到一间房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标间,两张床。还有十分规律的作息表替他们安排好了时间,就算是叶修自己脑里直冒些旖旎的念头,也不会有什么机会给对方发现。在此期间发生过最令人浮想翩翩的事也不过就是—— 


  


  具体的时间差不多已经忘了,依稀记得是个风清月明的晚上。 


  


  叶修坐在电脑桌前,在网上翻找明天即将面对的战队的资料,手边摆着盒烟——不过没法抽,他知道喻文州不太喜欢烟味。而那时的时间其实早就打破了作息表上“九点半准时睡觉”的规矩,当初他和喻文州看到准时二字下面用钢笔划出的双重下划线,一度猜测这份作息表张新杰也参与了撰写。 


  


  被猜测参与撰写的那位其实也来查过房,不过这两个人精掐好了时间,一到九点便齐齐窝进被窝关上灯,等有人敲门询问时,已经伪装出一副刚刚睡下的假象。然后没等查房的人离开多久,便再次扑腾起来,你做你的我做我的,该查资料的查资料,该做记录的做记录。硬生生忙到了十一点,喻文州打断了叶修点击下一个视频的动作,盯着他说了句太晚睡不好,然后便率先去浴室洗澡,顺便叮嘱叶修记得要关掉电脑。 


  


  叶修应了声,听见房间对角悉悉索索的翻衣服声,没过多久喻文州进了浴室,哗啦水声隔着厚玻璃模模糊糊地就传过来了。他盯着眼前散发着荧光的屏幕,脑内浮现出喻文州坐在他旁边记笔记,一边听着他讲解视频的样子——他拿着支钢笔在本子上沙沙地记着些重点,不时会抬起头向他请教一些问题,态度很认真,两人离得还特别近。因为电脑桌前只有一把椅子,喻文州之前寻思着便把阳台那把搬过来,挨着他坐下了。 


  


  本来其实是没什么问题的,即使本就对他抱着点非分之想也没什么大不了,问题就出在现在周围一片寂静,将淋浴声衬得犹为清晰,昏暗的一盏台灯光偏生渲染出些暧昧的氛围来,于是就他刚偏头去看喻文州笔记本的那个角度——他安静地垂下眼,纤长的睫在眼脸投下一片浅浅的阴影,微抿着唇的——模样,单此一幕就已足足在他眼前闪现过不下数十次。 


  


  然后就很糟糕了。他没什么心思再去看什么资料了,视线胡乱扫过一行行字企图转移注意力,屏住呼吸也不知道是在小心翼翼些什么。平日按捺下的躁动,此时全都在全身上下狂欢起来。 


  


  ……真是莫名其妙。他用手撑住额头,缓慢平复着呼吸。偏偏喻文州就是这样的人,即使他能在日常交涉里将自己的情感处理得滴水不漏,但现在这种情况下,这家伙却拥有足够的能力,让他在不被发现的状态 下,悄悄地心猿意马一会儿。 


  


  他飞速地寻到关机键点击下去,看着屏幕没过多久便暗下去,然后便靠着转椅静坐着,准备等喻文州洗完澡,自己再去洗个漱。 


  


  浴室里的水声逐渐停了,他悄无声息地松了口气,心口焦灼的气流也渐而消弱下去。叶修站起身,准备去行李箱里面翻一翻要换的衣物,然而下一秒,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模糊地穿透了那层玻璃到达他耳畔,喊的是他的名字。内心立马又跟着火烧火燎起来了,一瞬间无数种猜测从脑内闪现出,然后一个个被排除,再浮现,再……直到那个声音没有听到回复,有些疑惑地问了第二句话。 


 


——“我对你说:‘前辈,我的浴巾忘带进来了。在柜子里面,帮忙拿一下可以吗?’” 




“……我找找?”叶修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回答,略微沙哑的尾音不太明显地昭示着此刻情绪的失控。浴巾的确在衣柜里,他推开柜门之后不费吹灰之力便找到了,只是到站在浴室门前的时候,他突然又开始踌躇不安起来。 


  


  “找到了吗?”里面的人问,顺手将浴室的玻璃门打开一些,紧接着白色浴巾被猛一下塞进了他手里,力道之大使得毫无准备的他踉跄着退后一步,再抬头看的时候面前已经空无一人。喻文州怔了下,轻轻“嗯?”了声。片刻的静默后,他便不再去追问什么,径直关上了浴室门。 


  


  后来叶修想起这件事,画面感还是立体得不行。这冲击可比之前的无意瞥到什么侧颜要来的强的多,即使他已经尽力避免视线接触门内景象,剔透水滴顺着白皙皮肤呈曲线滑落的痕迹还是落在了眼底,仿佛落于心尖那般轻巧。浴室里蒸腾而起的雾气里,满是那个人的味道,萦绕包裹过来时,竟让人不禁想陷落进去。 


  


  似乎那天晚上,他便沉浸于这样一个迷蒙的梦里。那样缱绻柔软的气息,又如温凉舒畅的海水,雪白浪潮层层叠叠涌来,偏带着些许安抚的意味。 


  


  那是属于喻文州,独有的气息。 


  


——“第三次,是在我退役之后。” 


  


  B市的冬天一如既往的冷意入骨,整个城市一片银装素裹,路上行人纷纷都套上了厚重的衣服 。


  


  叶修接到喻文州的电话是在一个清晨。他窝在自己公寓的被褥里睡得正酣,床头柜旁的座机突然响个不停,将他从香甜的美梦中拉回现实。他迷迷糊糊地伸出手去摸索话筒,拿起抵在耳畔后,就听见电话那头说话声响起:“叶神,我到B市来了。” 


   


  有轻缓的呼吸声夹杂着微弱的电流滋啦滋啦传过来,什么东西好像在空气里慢慢地膨胀、发酵。


  


  叶修怔松了几秒,立刻从床上翻身起来去抓枕边的衣服,一边套一边询问到了地址,便挂掉了电话。匆忙的洗漱过后,也不顾什么早饭吃不吃的问题了,带上一些随身物品便出门直奔机场周边的位置。或许就连他自己也不太明白,如此急促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下了出租车东张西望了一番,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叶修看见喻文州在冲他招手。他身上的穿着很厚重,一举一动都有些艰难,彻底颠覆了蓝雨队长从前总是一件单薄白衬衫,身材显得格外纤瘦的形象。叶修跑过去,在他面前站定。喻文州冲他笑笑,冻得通红的双手虚捂住嘴,呼了好几口气,试图给冰冷的皮肤增添一丝聊胜于无的暖意。 


  


  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光秃秃的,仅剩下的几片孤零零的梧桐叶显现着枯黄的颜色。地上积了厚雪,有的树杈也浸染上了银白,屋顶、路面、都被铺上寒冬的颜色。


  


  “你还没吃早饭吧?动作这么快。” 


  


  “那是。为了尽快接到喻队长,我可是不辞劳苦。”叶修故作严肃,探身过去将行李箱柄杆从他手里接过,“先去我家一起吃顿饭?怎么订了这么早的飞机票……” 


  


  “早点来呗。顺便试图吵醒一下叶神。” 


   


  “……你。”叶修语塞,“莫非是得知了凌晨我去抢野图boss的消息,特意来报复这么一下。” 


   


  “那倒没有。要是真知道这件事,我可得再早上那么几个小时来吵你。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刚好能截住你抢boss。”


  


  “报复心理可不该有,喻队长。其实根本没有这么早的航班吧。说起来你来这儿是……因为联盟邀请你去内部工作?” 


  


  “是啊,我答应了。而且来B市也是遂了我个人的意。” 


  


  叶修倒是没明白他话中所谓的“意”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偏头深深看了他一眼,便继续观察车来车往的道路上有没有偶尔行驶过的计程车。几息之后,他的手突然被身旁的人牵上,指头在他的掌心轻轻磨蹭了一下,挠在心头似的,很痒。 


  


  他有些惊诧地望去,喻文州在他的目光里显得似乎格外坦然,歪了歪头便笑起来。唇角的弧度一如这场从天空骤然而至的雪,温柔而轻盈,拂去了一切原有的浮躁与倦怠。 


  


  


——“我说:‘叶神,那我可买不起房子呀。能暂时住在你的公寓里吗?’” 


   


  


  天际的的确确飘起了雪,漫天恣意飞扬过后,落地时发出温润响声,如同静聆一朵花开。 


  


  而你踏歌而行,循着似水流年缓缓而来,途经四季绵长,最终停在我的眼前。 


   


   


  “暂住哪里够,你想住一辈子都没问题。” 


  


  


   


  叶修停下擦拭的动作,捋顺了他的头发,将白毛巾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侧身过去正对着喻文州,鼻尖亲昵地与他碰了碰,呼吸相互缠绕:“这就是你对我说的三个谎?”


  


        “是啊。” 


  


  “那还真是不巧。” 


  


  “……嗯?” 


   


        “三次。”


       “我全都猜出来了。” 


   


END

评论(2)

热度(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