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21H/叶喻】鱼抓来就是为了吃的。

21h,人鱼喻看起来就好次……
感谢太太参与!

墨染月_Rachel: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6515字


备注:渔民叶x人鱼喻,有长发喻以及人鱼可生子设定(虽然并没在文里用到),少量年龄操作(你并看不出来的),and日常的地得不分(……)


我可能写了一篇假文…。


祝叶神生日快乐。


祝阅读愉快。




1.




    终于……要离开了。


    少年的长发在海中漂浮,头上的饰品也随之肆意飘动着,他伸出手,将指尖露在海里难见的阳光中。


    他的嘴唇微不可见的动了动,头上的饰品便隐去了。


    他迷茫的看着那一抹阳光,随后眨了眨眼,又恢复了一片清明,带着些许期待,熟稔的摆动鱼尾朝着既定方向前进。


    那是一片他在心中幻想了无数次的地方。


    他悄悄地蛰伏在一旁,耐心的等待着,直到那属于渔船的阴影笼罩这片海域,他才毫不犹豫的化作鱼形,直直往渔网里扎了进去。




    ——听天由命了。


    他在心里微笑。




2.




    叶修今天捕鱼回来的时候有点震惊。


    他似乎不小心把底下住着的哪个海族的王族捉走了……


    成熟期都不到,来海域上游历练,等过了成熟期再游回去的?


    叶修为难的抖了抖网子,一时半会也认不大出这又是哪家王族——审美如此诡异,要给鱼头带一圈用鱼骨头做的王冠的王族,他觉得自己从来没见过——只能先养着了。


    万一自己放生的时候给放生到对家地盘了怎么办?毕竟鱼是自己捞起来的,不能因为自己捞起来了给弄死了,不大好交代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用缸捞了点海水,把那条特殊的鱼放了进去。


    要不等成熟期到了让这位自己回去吧。


    叶修直起身,划着船去往岸边,海风扬起他没有穿好的衣服,露出了腰腹间缠着的一圈圈的雪白的绷带,他伸手拉了拉外袍,抿着唇看不出多余的情绪。


    缸里躺着的“成熟期都不到”的鱼盯着叶修身上的绷带看了一会,回想了一下之前闻到的淡淡的血腥味。来以为是船上其他鱼类的血,但现在看来似乎是他的。


    那条鱼看着撑船的身影,逆着光显得那人肤色格外的白,水珠在空中泛起打转,折射出耀眼的光。


    叶修今天还没前往更远处的海域收网,因为意外的收获而提前回到了自己目前的居所,此时不过正午就已经收拾好东西在家里坐着了。


    算了,反正暂时还饿不死,今天就是没法赚钱而已。


    叶修的住所是个相对简单的木屋。有两层,底楼布置了大堂和一间杂物间,再往后的庭院里有简易的厨具可以自己开火,小院子里一块种了“观赏用”的花草,一块种了平时吃的蔬菜。


    二楼则是寝室以及一间书房,说是书房也并没什么书籍,只是文房四宝加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前院只稍稍留了块不大的地方放置小件,院前一棵树遮阳。


    叶修到家以后,便将缸放在了大厅里头,琢磨着左右也无所事事,干脆上楼睡了个午觉。


    他刚入睡,缸里头就出了些动静。


    喻文州一只脚踩在缸里,另一只脚悬在半空,小心翼翼的踩上了地面,全身赤裸着站在那里。


    这会他的发梢还带了点水珠,长发披散下来将他背脊尽数遮住,他用手指在另一只手的掌心画了个圈,身上就穿上了整套的衣裳。


    他走出大厅,看了看门前的景象,目光扫过那棵树,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又往后院去了。


    喻文州看着那一片花草沉默下来。


    根据自己熟读的《百草录》来看,这些看上去十分美丽并且似乎只能观赏的花草,都是些千金难求的珍稀药草。


    种类之丰富让喻文州有些咂舌,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这院子里花草的总价,最后得出了一个天文数字。


    自己一见钟情的“情人”可能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喻文州若有所思,去楼上转了一圈,盯着叶修的睡颜看了许久,才下楼了。


    他去了后院,为叶修做了几道营养的小菜,装好盘放在了大厅的桌子上,又寻了个罩子罩住,不让饭菜冷了。做完一切,他一脚踩进缸里,变回鱼形在里面安分的游来游去。


    傍晚时分,叶修睡醒了。


    他闻着饭菜的香味,想着是哪位故交来访,懒散的走下了楼,却意外的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身影。


    连封书信也无。


    叶修不由惊奇的将眼睛睁大了几分,最终腹中饥饿让他猛地醒悟,漱了漱口便坐下吃起了小菜。


    做得很好吃,可以打十分。他在心里评价道。和曾吃过的轮回楼的招牌菜“荒火碎霜”比起来,也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他吃的津津有味,喻文州看着也很开心。


    饭后叶修将门上了锁,上了二楼在书房里写了封信。


    【偶遇田螺姑娘为我做饭,吃完以后仍久久不忘,有缘一起吃。】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比小周做的还好吃。】


    最后一句笔迹较之前面,又多了几分随意。


    他吹了声哨,树上树叶簌簌响了一阵,一只雪白的鹰便落在了窗口。他将信折了折,塞进鹰脚上的小匣子里,手挥了一下。


    白色的鹰便渐渐消失在黑色的夜幕里了。


    这下估计沐橙总归会有点兴趣了。他想。毕竟小周手艺是大家公认的好。




3.




    夜里叶修觉得自己做了个梦,梦里头有小时候的沐橙趴在自己胸口窝着。


    他觉得很闷。


    他睁开眼睛。


    叶修在那一瞬间收到了极大的惊吓。


    他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穿着一身道袍的少年坐在自己小腹上,双腿分开,手撑在自己胸膛上。那个少年看到自己转醒,缓缓地俯下身子凑近了叶修的脸。


    月光下,他的发丝泛起了些许光芒。


    喻文州的湛蓝的双眸直直地映入了叶修的眼里。


    ——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美丽而危险的海蓝色。


    喻文州的呼出的温热的气体扑在了叶修脸上,无端的让他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他看着喻文州,然后开口打破了寂静。


    “我捞起来的那条鱼?”


    “嗯。”喻文州点点头,“本来还差一小会就到成熟期了,被你带走了。”


    “有名字吗?什么种族的?”叶修问他。


    “喻文州。不知道什么种族。”喻文州老老实实地回答他。


    空气中稍许染上了些燥热,夏日夜晚本该是清凉的。


    喻文州的眼神有些混沌,或许是困了,他撑在叶修胸前的手渐渐开始疲软。


    完了。


    喻文州苦笑一声。


    还真遇到发育期了。


    下一秒他整个人就趴在了叶修身上。


    叶修有点懵。上一秒还好好说着话,下一秒人就趴自己身上睡着了,算是个啥情况?


    他伸手准备把喻文州从自己身上抱下去,接触到对方皮肤的一瞬就发现了其间异样。


    “还以为你是假装的。现在看上去倒是真的了,我倒没见过还有成熟期以后能元素暴动的。”


    叶修握住了喻文州的手。


    他稍稍有些怔愣,对方的手带着灼热的温度,骨节分明又极其白皙,接着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引导对方体内的力量归于平静。


    喻文州的呼吸平缓下来,头窝在叶修脖子附近,鼻子就直接凑在了他耳朵旁。


    叶修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声音在夜里真是十分响亮。


    让他连忽视也做不到。


    第二天喻文州醒的比叶修早,他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有些犹豫,但还是小心的抽出手下了楼,准备了几样新的早点,又重新爬上床缩成一团躺在叶修身畔。


    夜里叶修大概是翻过身了,喻文州醒的时候自己正靠在他胸前,手放在床榻上,被子被盖在了两个人身上,带着对方的温度。


    他又眯着眼睛休息了一会。


    再次醒来的时候直面的是叶修有些怀疑的眼神。


    “田螺姑娘喻文州?”


    他面色坦然的点头,“虽然我昨天还没到成熟期,但我还是可以用一点小法术的,所以帮你变了点菜出来。”


    “昨天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叶……修。”他的话迟疑了一瞬才讲完。


    他并不知道海底氏族有没有谁知道自己的名号,用了自家弟弟名字那么多年,从和嘉世决裂并且开始逃亡的那个瞬间开始,他才又用回了自己的名字。


    “你在被人追杀?”喻文州问他。他的眼神告诉叶修他是知道答案的。


    “旧主。”叶修意思意思给了对方真正想要的答案。


    “早饭好吃吗?”喻文州换了个话题。


    “非常好吃。”叶修发自内心的赞扬了一句。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在正式交换了名字以后,毫无主题的闲聊了一个上午。




4.




    中午的时候叶修收到了苏沐橙的回信。


    【不信。你现在人在哪?】


    叶修稍微露出了笑意,提笔写起了回信。


    【人鱼族领地旁边的海岸,你来看看?我捉到田螺姑娘了,是个男的,叫喻文州。我琢磨着我对他一见钟情了,来见见你嫂子人选也挺好的。】


    不过不知道是胃对他一见钟情还是心对他一见钟情。


    他想起那双湛蓝的眼。


    大概是心吧。他对自己说。


    雪白的鹰安静的等候着他的行动,他卷了卷信纸放了进去,又啪嗒啪嗒的走下楼去,盯着喻文州看了起来。


    按常理来说,叶修还以为他会不自在。


    但此时斜斜的躺在椅子上正在看书的少年却回望了过来,甚至笑着开口,“我很好看?”


    “比其他人好看。”他点点头。


    “我该谢谢你吗?”喻文州问。


    “没我帅吧。”叶修答。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扬了扬手里的书。


    “一起看?”


    叶修不说话,直接走了过去,手上顺便扯了个凳子,坐在喻文州旁边和他一起看起了书。


    喻文州伸手指了指书上的一句话。


    他清朗的声音在叶修耳畔响起。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他顿了顿,“现在你收留了我,但我没有带可以回报你的物品。所以,跟我回趟家?”


    “我已经收到回报品了。”叶修偏过头,盯着喻文州看。


    喻文州缓慢地露出了一点笑意。


    叶修按住他的肩,然后低下头,用齿尖咬了咬喻文州的双唇。


    喻文州仰起头,眼眸中带了些许水光。


    然后,他们交换了第一个吻。


    他们双双闭起了眼,藏起了眼里的狡黠,以及些许的且十分明显的喜悦。


    叶修搂了搂喻文州,然后拉起他的手往杂物间走。


    “送你一把伞。”叶修说。


    喻文州跟着去看了,杂物间堆灰看上去已有些年份,叶修敏锐的察觉了喻文州眼底的疑惑,笑着解释了一句,“房子本来就造好了,平时不住人,住的比这间要体面得多。”


    他从一个箱子里抽出一把伞面略有些泛黄的白色纸伞来。


    “在伞骨上刻名字了。”叶修牵着他的手往上按。


    千机。


    他在心里默念。


    “定情信物。”叶修凑在他耳边说。


    “进度很快。”他思索了一下,然后对叶修说了一句。


    “确实挺快的。”认识了不超过一天就在一起了。


    喻文州的指尖在伞柄上来回滑动,然后在某个瞬间指尖用力,伞立刻变成了一杆长枪,泛黄的伞面翻转,露出了由玄铁制造的内芯。


    手托着的地方,署上了名字。


    ——苏沐秋。


    喻文州有些惊奇,翻来覆去看了看,又将其余几种形态都按了个遍。


    “挺好玩的吧。”叶修噙着笑意问。


    喻文州点点头。


    苏家制造的武器,可不是谁都能拿到的。


    这应该就是流言里提及的苏家家主的巅峰之作了。


    然后,自己大概也理解为何苏家会与目前最强大的嘉世决裂了。


    “我们族里的人,进入成熟期就必须要找伴侣了。”喻文州讲了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话题。


    叶修却了然的点点头。


    “回礼。”喻文州又提了一句。


    晚上两个人坐在床上喝着茶,鹰又带来了回信。


    【后日便到。】


    然后是不同于女子娟秀字迹的一行话。


    【拖家带口的,准备好啊。】


    叶修想了想来回的路程,便没有回信,冲鹰吹了声哨,让它去树上休息了。




5.




    只是在等来苏沐橙之前,叶修先迎来了一群他并不欢迎的人。


    这会是正午,叶修和喻文州趴在一起看书,然后听到了一声有些凄厉的鹰啼。


    喻文州挑了挑眉,看向了叶修。


    叶修眨了眨眼。


    喻文州就坐了起来,理了理衣袍往窗口走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群穿着统一,气势凛然的人。


    “三十九人。”他启唇,屈了手指在窗框上敲了几下,看不出有什么的情绪变化。


    “吾一人足矣。”他平静的嗓音又响了起来。


    从喻文州的指尖渐渐出现了一把法杖,身上的道袍也开始出现微小的改变,耳朵变尖几分。


    他手腕稍稍转了几下,然后他周身的法力波动就开始改变了。


    叶修饶有兴致的撑起了头,欣赏起眼前的一幕。


    嘉世的人御剑而来,此时正浮在半空,统一用布带蒙了眼,布带上嘉世的标志格外显眼。


    都是些死士。


    喻文州心下了然,本也无几分悲悯之意,此时更多了几分果决。


    过程毫无波澜,为了防止伤到房子,喻文州还施加了个小阵法。


    瞬息之间战斗变便结束了,嘉世的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切又变得与之前无二。


    “鹰没事,被人踩到羽毛了。”喻文州托起了那只鹰,伸手拿下了已经快要掉落的羽毛。


    然后他转过头,就看到了叶修有些探究意味的眼神。


    他听到叶修清清嗓子,问他:“人鱼族这一代唯一的小王子是吧?”


    他神色自如,点头应是。


    “你当年过成年礼的时候,我还托沐橙替我捎了份礼。……是个啥来着?”叶修思索起来。


    “我其实没认出来是你,毕竟当年连面都没见上,但是一些小细节让我把你踩出来了。”喻文州说,“你给我送的是苏家造的短匕,应该是苏沐秋送你的吧。”


    然后又转赠给了他。


    叶修回想了一下,驳了他的话。


    “那个是我自己造的,沐秋在旁边指点了我一下而已,送人家礼物是不能这么敷衍的。”


    喻文州有些意外,从怀里拿出了那把短匕,上下打量了一番。


    做工精美细致且相当实用,适合防身,看上去是大家制造。因此他才以为会是苏家家主所作。


    “第一次自己动手。”叶修补充了一句,“质量不是很好,下次给你弄个新的。”


    他们谈话之间并没提及叶修的身份,因为彼此心知肚明,叶修知道喻文州明白这事,喻文州知道叶修明白。


    叶修是嘉世成为荣耀大陆一把手最大的功臣。然后因为功高盖主,所以被逐出了嘉世,并不断派人追杀。


    苏家因为这事,直接停止了与嘉世的合作,转而与微草阁合作。会和微草合作,应该是因为叶修的缘故。


    这是他从那一院子草药分辨出来的。


    这会喻文州笑眯眯的凑过去,在叶修脸上亲了一下。


    这会他使用法力带来的特征还没过,耳朵尖尖的,叶修伸手捏了一下,然后出乎意料地看到喻文州抖了抖。


    他倾了身子,去看喻文州的脸。


    满脸潮红。


    叶修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一样,又捏了一下喻文州的耳朵。


    他看到了和之前一样的情景。


    喻文州眼睛里弥起了水汽,朝叶修看了过去,本该是带着点杀伤力的眼神。


    这会杀伤力成倍增大了,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


    叶修挪了挪身子,坐到了喻文州身前,盯着他的眼睛看,然后手又动了一下。


    两个人互相对峙着,一直到了那点点法力效果消失。


    叶修心里有些遗憾,但还是一副什么也做过的表情收回了手。


    喻文州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下定决心再也不在他面前动用法力。




6.




    第二日清晨,叶修是被拍门声吵醒的。


    他不急不缓起床梳洗一番,又拿着被子将喻文州蒙住头不让他听见响声,才下了楼开门。


    苏沐橙带了些歉意的冲他笑了笑,身后跟了个男子。


    那人对他怒目以待。


    “这么久才来开门你睡死了啊??”苏沐秋说。


    “你能不能挑个好点的时间来。”叶修慢条斯理的回复他。


    苏沐秋有些无言以对,跟着苏沐橙走进了屋内。


    “我嫂子呢?”苏沐橙睁大了眼睛四处看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楼梯口,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期待。


    “还没起,你们来太早了。”叶修搬了个凳子坐在楼梯口,“防止某个人去吵醒他,我就在这坐着了。”


    “跟门神似的。”苏沐秋吐槽。虽然被叶修明显的针对了,但他也没什么感觉。


    这本来就是他们相处的日常。


    他们尽量小声的谈话的时候,喻文州从楼上走下来了。


    “有客人?”喻文州问叶修。


    “我妹,我妹她哥,我妹她未婚夫。”叶修分别指了人说,“这是对内说法。对外说法应该是,苏家小公主,苏家家主,轮回楼楼主。”


    “你好。”苏沐橙往前走了几步,越过叶修率先伸出手。


    “你们好。”喻文州同样伸手。


    叶修站了起来,歪着身子把凳子带走了。


    苏沐秋仔细打量了一下喻文州,然后猛的转过头问叶修:“人鱼族?”


    叶修有些惊讶的回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苏沐秋咧了咧嘴,把手里一张寻人启示展示给叶修看。


    ——急寻人鱼族王子。


    叶修难得的沉默下来。


    苏沐秋继续说:“本来我是不想来的,你有对象了和我什么关系。但是听沐橙说你在人鱼族领地附近,我就打算问问你有没有看到人家的小王子,结果……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就算没这张寻人启示,苏沐秋还是照来不误的。


    叶修顺势迎合几句,“是是是,要是没这张寻人启示你肯定不来,我特别伤心。”


    苏沐橙第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她越笑越大声,人都趴在了苏沐秋身上,苏沐秋就抬手替她顺气。


    喻文州也伸手捂了捂鼻子,掩了一下唇边的笑意。


    苏沐秋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喻文州身上,“谈笔交易?”




7.




    叶修并不知道这笔交易到底谈了什么,他只看到谈完交易以后两个人都笑着从书房走了出来,苏沐秋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的表示了一波羡慕。


    叶修坦荡的收下了这波羡慕,然后以苏沐秋十倍的力气拍回了他。


    苏沐秋倒吸一口冷气,迅速扭了身子跑了。


    喻文州则在苏沐秋走后,对他说了一句话,“等沐橙他们走了,我们俩可以回族里参加仪式了。”


    叶修应下,转头就催苏沐秋快走。


    苏沐橙听到以后却对他摇了摇手指,“说不定我们刚走两天你就得把我们叫回来了。”


    叶修不明所以。


    在讲完这句话的当天傍晚,在蹭完饭之后,苏沐橙就满脸笑容的把家属领走了。


    苏沐秋一行人,前后只住了三天。


    随后叶修就跟着喻文州下海了。


    像他这样强到一定境界的人,就算是在岩浆里泡澡也不会感到不适。


    刚被喻文州领着到他的住所的时候,喻文州就被一群人团团围住开始打扮,喻文州艰难的伸手指了指叶修,然后叶修也被一群人团团围住了。


    叶修就糊里糊涂的被套上了精美的礼服,然后又被领去了会场。


    他看到人鱼族的王和王后坐在红毯尽头,慈祥的对他笑了笑,然后又满眼期待的看着入场口。


    叶修忽然心领神会。


    喻文州从入场口进来的时候,叶修就走上去跟在他身后两步远的距离。


    喻文州向他摊开手掌。


    叶修伸手搭上。


    就像王审视领地那样,喻文州面上挂着笑,对着四周的宾客点头致意,一步一步,端着的踏上红毯,前往尽头。


    最后叶修松开了手。


    人鱼族的王从自己的头上摘下了冠冕,戴到了喻文州的头上。


    全场鸦雀无声。


    喻文州又从一旁的盘里拿起了银制剪刀,动作迅速的剪下了自己的长发,只留下齐耳的短发。


    黑色长发簌簌的落下,在他脚边围成了圈。


    他将剪刀递给叶修,叶修上前替他修了修头发。


    然后喻文州等到叶修将剪刀放下的时候,转过身,搂住他的脖子,交换了他们之间的第二个吻。


    掌声如雷。




8.




    那是一场仓促的婚礼,也是一个出乎所有人想象的赌约,所有人都以为叶修事先知道一切,但其实他什么也不知道。


    喻文州在赌,赌叶修够了解他,明白他的意思。


    结果不需要任何多余的阐述。


    事后他们又去了苏家办了一场婚礼,宴请了叶修一方的亲友。嘉世在微草和苏家联手之下已经倒下,他们留了好苗子让他扛起大业。


    大陆第一人和海族新王的联姻,是天下一大盛事。


    人鱼一族一向是海里最强的王族。


    酒席前前后后摆了整整一个月,从人鱼族领地一直摆到苏家门口。


    这之后,大陆开始发展起了与海族的贸易。




9.




    王杰希正在院子里看着近期徒弟们的制药成品,然后他忽然转头,看向了树上坐着的两个人。


    “都二十年了,还在周游大陆?”王杰希问。


    “哪能玩够啊。”叶修答他。


    “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吗。”王杰希转过头,继续完成刚刚在做的事,“虽然到时候其实用不上任何人帮忙就是了。”


    人鱼生子,只需要各取双方一丝精血,然后耐心的用双方力量让这丝血结茧成蛋,等到力量积蓄足够,新生儿就会出生了。


    这是人鱼的血特有的功效。


    叶修笑着说不急。


    喻文州也笑。


    院子外头有个小丫头摇摇晃晃的走进来,王杰希过去抱她,她一抬头就看到了树上的两个人。


    “叶叔叔,要抱。”周言冲叶修伸出手。


    这是苏沐橙的第三个女儿。


    “要不,下个月回去定居,要个孩子吧。”叶修抱着周言,转头对喻文州说。


    “之前你还说不急?”喻文州提出了近似肯定的疑问。


    “不耽误正事。”叶修正色。




10.




    “水不会枯,山不会平,我也不会不爱你。”


============END============


希望大家不嫌弃么么哒,写的不4很满意……


感觉自己真的手生的厉害(…………)


好的,实话实说,对自己的稿子非常不满意,但是他们俩是最吼的。


爱你们么么哒。


写完发现跟自己原来想的都变成两个画风了……强烈感谢我宝对于我动不动报进度这一行为的容忍。 @苏语_今天烬总有没有更爱我一点 


然后作为王厨没忍住安排了点戏给他(…………)可以说是非常让人讨厌了x

评论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