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18H/叶喻】再次相遇

晚了好久才转抱歉……
西幻设定RIO带感!老叶骨翼什么的超帅!
感谢太太参与啦(づ ̄ ³ ̄)づ

喻堇见安: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6347


火焰一寸寸吞噬木材,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不远处规律的钟摆声和窗外的虫鸣创造了新的和弦。


喻文州看着一滴水珠出现在起雾的玻璃上,它停滞了一会,接着迅速笔直的落下,留下一道水痕。


“你所说的是威尔帕德那个令人生畏的峡谷吗。”


精致的烟斗镶嵌着真金的边在一双漂亮的手上转了一圈。相反男人黑色的碎发上不断滑落下雨水,濡湿他的衬衣,裤子,最后在深褐色木板上留下更深的痕迹。


“如果您要找剑圣的话,是这样没错。”这话里带着笑意,一道炫目的白光闪过,震耳的雷砸在天空的黑色云朵之中。


男人没再说话,他伫立在原地,视线绕着圈打在喻文州的身上,从尖耳到腰线和袍子下隐隐约约可见的长腿,一个也不剩的拆分入腹。


“你是精灵。”
“半精灵先生。”


一身雨水的男人离开了。钟声不断的反复,也有时卡顿了一下,屋内的时间便静止了。两三秒后又再次流动起来。


“偶尔来一杯牛奶也不错。”喻文州端着杯子的手微妙的颤动了一下,面前雾蒙蒙的水汽也绕了一个弯。不论是饮品的色泽还是香气,这都是一杯相当不错的热可可。


“你见到夜雨声烦了?”


“他没有你有趣。”用了最快的速度,话一落音他就撞见了精灵一瞬的僵直。


运气不错,他得意。


喻文州再次将视线投壁炉,边角火焰跃起,绕了一个圈,然后消逝了。


“那他那一把剑呢,如何?”捧着热饮,他依旧盯着火焰,目光没有半分动荡,平静的像是一把岁月,波澜不惊。


“嘁,不知道该不该夸他。比起第一次见面来说强了不少了,”男人忽然笑了,他望着精灵,忽然出了神。“第一次见面……你还是个魔法师。你记得吗,那一堆书。”


“我曾经抱怨过他们太难解读,并且太过繁复,还有那么一大部分无用的材料。”饮料摇晃了一下,波纹荡漾,又归于平静。


年轻的魔法师有很多任务,他得完成他的学业,还得照顾发小,更是要广读书籍丰富阅历来弥补他的施法速度。


大图书馆聚集了不少人类,精灵,还是别的什么。小魔法师不在意这些,他专注于眼前的书本。


古旧,书页上到处是裂口,每翻一页都会有白色的细线松动,每一片纸都岌岌可危。这可是最后一本关于古龙的资料。喻文州忽然有些紧张。


古龙出现在荣耀大陆,像他的名字一样已经是飞常古老的年代了。但并非这种生物只存在于古大陆,即便是近代还能看到一些活动的古龙,只是现在……


真正让喻文州感兴趣的,是古龙销声匿迹时,发生的那第一场荣耀战役。


喻文州翻动书本,书页缺失了。


第一场荣耀战役,一个口头流传的野史,任何的历史文件中,都没有关于它的真正记载。记住且知晓他的,只有见证历史的人们。


“对历史感兴趣?”喻文州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位看上去二十多的男人,十几岁的精灵在他面前显得异常瘦弱白皙。


他一抬头就能看到男人身上的肌肉,结实,但并不过火,衬得身材甚是好看。更不要说那张脸还算得上是好看的。


几乎是一眼喻文州就挪不开了。那样的气质,是喻文州曾经没有见过的。


“我知道那场战役,当时我在。”喻文州听到他沙哑的嗓音,接着就看见了他腰间的烟斗,老烟枪。他心里嘀咕。


坐直身子,喻文州阖上那陈旧的书本,精灵耳抖了两下绷紧了。


“先生,这样的玩笑开出来不太合适吧?”


那人低笑一声,白色的烟圈在精灵的脸上消散。喻文州蹙起眉,低头咳起来。


“不骗你,我真的在。”


这话说得带了点无奈。喻文州只是看他,自下而上,抬着一双好看的银色眸子。


“这场战役的记载太偏僻了,怎么会有这样巧的事,再说——听说这场战役,无人生还。”


他抖了抖烟灰,踱步上前,手肘撑在桌上,弯着腰和眼前的精灵对视。


“那也只是听说啊。”


语毕,男人眯了眯眼。时间久了,喻文州稍稍有些败下阵来。对方的眼睛颜色偏棕,在灯光下微微发红。


“我知道你想什么,和我走。”喻文州先是一愣,随即了然。对方是要和他谈谈这个战役了。“叫我叶修。”


“蓝雨的术士,先生,我是喻文州。”他起身,礼貌的俯身颔首,宽大的帽沿遮住了面庞,也遮住了少年稚嫩的身子。


相同的脸在喻文州面前重合,叶修没什么变化,现在的喻文州却是一个十分出色的术士了。
“有时候我特别怀念那时候的你,我的精灵。”叶修抖抖身上的水,径直在精灵身边坐下。


“半精灵。”喻文州似笑非笑的抬起宽大漆黑的袖子,在叶修面前挥动。随即满意的捻起干爽的衣服的衣角,放在嘴边,轻轻吻着。


“真方便。”叶修接过喻文州的手,捧着,再弯下腰,于精灵的指尖舔吻。


“一般人我不给他这么方便。”喻文州抽回手,指腹间轻轻揉捏出些许光亮,绕着他的手指一圈圈转起来。


“那后来呢,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叶修几步上前,一把搂过精灵揣在怀里。


后来啊,被叶修带回去的我小术士可算是到了狼窝。


威尔帕德,喻文州和叶修第一个去的地方。追循着叶修口述的记忆,去那里寻找巨龙。


峡谷有多风光就有多危险,一个不留神就会跌入万丈的深渊。嶙峋的碎石张牙舞爪的攀附在峭壁之上。


“那场战役持续了整整3年,这个时间在古老的文献中实在是太短了。


“我所记得的那次大战,比起你所听闻的要有那么些不同。最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也有古龙在战场上。”


两人顺着严峻的峭壁缓缓下落,峡谷中时常有飓风而过,术士的浮空术法有那么些吃力。他可是一次性带了两个人。


“你的技术太烂了。”叶修双手撑在还算是平整的地面上,身下的术士的袍子不知何时割破了些许,一双漂亮的精灵耳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中。


喻文州眨了眨眼,活动了一下手腕,以确保自己还能活动,他面前有些模糊,短暂的耳鸣吞末了叶修那一句调侃。


接着他试图起身,从而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喻文州脑袋一下子撞在了叶修的锁骨上,朝后倒去。叶修一个惊颤,顾不着疼,伸出手去垫在了喻文州脑后,但也免不了失去支撑后压在了少年身上。


喻文州疼得连惊叫声都发颤。


“那次可真是你的失误。”喻文州抬起手配合的搂住身前人的脖颈,亲昵的靠上前去,在叶修锁骨的位置停下细细的舔吻。


“但还是避免了你变得头破血流。”叶修笑,低头凑近他怀里的喻文州,捉了嘴唇吮吸。


喻文州轻喘一声,指尖触到叶修的腰窝,磨研软处。“老实一点。”叶修侧身,来躲这些时有时无的小袭击。


“当时他还不是剑圣。”喻文州顺着这个姿势径直躺在那人膝上。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也是在威尔帕德。峡谷深处总是有那些游侠剑客,黄少天也是其中之一,除了所谓的古龙,威尔帕德最有名的也正是这些剑客。而里面最出名的,就是黄少天。


“我也不知道你们其实很熟。”喻文州阖上了眼,仿佛渐渐睡去。


黄少天和叶修打招呼的时候,喻文州还有点晕乎,被叶修架在怀里仿佛拎了个小崽子,或者抱了个包,毕竟那袍子实在是长。


剑客看了也乐,说叶修许久不见你还养了个什么宠物,让喻文州当场招呼了一计诅咒之剑。这可不算什么让人愉快的初识。


“你那时候可爱,但不比现在好搞多少。”叶修撩起术士的一缕发丝,轻柔的抚过精灵尖长的耳骨,引的怀里的人一阵颤抖。


剑客和术士的交锋,结果不需要猜测也可以笃定,但多了叶修,就会让一切天翻地覆。即使只是引导,叶修也发现了喻文州战术上的锋芒毕露。


小荷才露尖尖角,那是蓝雨的精灵最好的年纪,也是一段俩人最值得怀念的日子。


“古龙遗迹?”黄少天脸上写满了不存在的。剑客在这里待了很久,但确实没有什么印象。


叶修若有所思,和黄少天随意唠嗑了几句,喻文州倒是在峡谷里慢慢踱步,细细的端详石壁。


“叶修!”喻文州还没来的及回头,眼前的场景迅速变化,只留下了几篇叶子,和发着蓝色光晕的魔法阵。


回忆到这里,喻文州心中有那么丝无奈,那峭壁上的夹缝中,不知藏了些什么。只是喻文州走近,便触发了。


它对剑客倒是不起效果。又或者说有什么其它的条件。


等叶修找到喻文州的时候,他已经在微草森林的木屋里被整整绑了三天。


“我没有理由让蓝雨的术士在微草闲逛。”王杰希一边给喻文州递过去点心,一边回头望着叶修。


喻文州被树藤绑着,张开嘴咬上了微草当家的食指。


说回喻文州刚被传送到微草那一会,那魔法阵一阵蓝光闪烁。出现在了微草森林的地底。


喻文州睁开眼,半个身子都埋在土里,细小的藤蔓一圈圈攀上他的小腿,浓稠的植物浆液让他一阵恶心。


他左右摩挲着,盼着能寻到什么让他好救出自己。喻文州伸出手,似乎摩挲到了一处坚硬的尖物,偏像三角的形状,更像是一块指甲。


他花了半天时间才完全将自己刨出土外,暗色的长袍也是泥泞不堪。从中午的艳阳高照,他出来已经是夜幕星河。


然后他遇见了王杰希。更粗的藤蔓圈紧了他的小腿,将他用力甩向空中,几个魔法炫纹被投掷在他的关节,令他只能浮在半空。


“我可不记得微草什么时候有过术士。”微草最强的魔道学者如是说到。


喻文州摇了摇脑袋,被吊在半空着实不好受。“我想,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谈。”


“但你还是被绑了三天。”叶修一个忍不住笑出了声,喻文州只是似笑非笑的抬了抬眼,就让这位大佬把接下来的笑声尽数吞回了肚子里。


“如果是我在蓝雨看见了不知名的魔道学者,我也不一定会放人。”


“但你一定不会像那样绑着人家。”叶修迅速接上。


“但见到你一定要绑上。”


雨渐渐越下越小,但天空还是一样的墨色,窗外的雷鸣声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水滴顺着窗沿滑落。


“我让你带的东西呢?”喻文州终于是坐起了身,扶着叶修的肩支撑,松垮的袍子从肩上坠落挂在肘间。


“王杰希说要你亲自去取。”


两人所说的,正是当时喻文州临走时被扣下的一块龙指甲。


叶修和王杰希相对而坐,喻文州被固在藤蔓中间有一搭没一搭的啃着小点心,糕点中的叶片泛苦,其余却是甜的。


“微草确实有一块古龙遗迹,这是很早的时候留下的,他的法阵几乎穿过整个大陆,没有人知道入口什么时候会出现。”


喻文州垂下眸子,悄悄伸手摸了一把塞在里衣的硬片。


“传闻古龙在离开前在森林里埋下了一样东西,但至今还没人知道那是什么。”


“见多识广的魔道学者先生,龙的身上有什么是可以留下的吗?”喻文州终于开口了,嘴里带着糕点醇厚的香味,尊称带了点俏皮的意味。


“才这么些时间你们就这么熟了?”叶修一挑眉,起身而立,扯了扯喻文州身上一处较粗的藤蔓,露出了心疼无比的面容。


可偏偏精灵和魔道学者都不吃这一套。就算有,王杰希也只是腹诽,希望快点送走这对狗男男。


“我能给你们的只有这个了。”王杰希终于是松了口,在木屋角落里,一掌拍在了一个极其不显眼的法阵之上。


一时间屋内光芒大作,魔道学者斗篷下本来安眠的星辰也躁动不安,大地震颤,木屋不断抖动着,木板似乎随时都可能裂开,只有喻文州被藤蔓固定住得以幸免。


“拉住我的手!”王杰希低喝一声,灭绝星辰在他手中用以稳住身形。离喻文州近一些的叶修当机立断,圈住了他的手腕踩着藤蔓把人搂在怀里。王杰希回身,拉住喻文州空着的那只手。


“噢上帝,真是熟悉的地方。”喻文州被叶修揽着顺利着陆,王杰希看着面前熟悉的森林蹙起眉。


“原来正确的地点在地底。”喻文州恍然大悟,仰起头看着魔道学者的斗篷。一只手臂被卡在土里的王杰希被细小的藤蔓缓缓拽了出来。


“你们来过这里?”叶修四处张望了一下,地底是一个天然的岩洞,他们所处的地方脚下法阵旋转着发出蓝色光晕,白色的光精灵在空中飞舞盘旋在魔道学者左右,像一个天然的指明灯。


王杰希抖了抖,斗篷上落下不少星辰。魔法阵下是土壤,整个洞穴被绿色的藤蔓覆盖,蜿蜒缠绕整个洞顶。垂下来的枝条上挂着未干的露水。


朝唯一的通路向前,泥土渐渐变为岩石,各式各样的钟乳石和壁画若隐若现。喻文州捧着手心,精灵语空灵且细碎的回荡。接着他的手心亮起一丝微弱的光。


“这和老王的比起来弱了多啊。”叶修瞅瞅王杰希再瞧瞧喻文州。“那你可以跟着他,而不必蹭我这点弱了很多的光。”喻文州心里白了他一眼,兀自朝着一处壁画走去。


叶修没再多话,轻咳一声紧紧跟上去。王杰希则是在另一边瞧着钟乳石群。喻文州手指抚摸过不平的石面,精细的纹路中混杂了泥土,弄脏了精灵的指尖。


“这是龙的壁画。”叶修顺着喻文州指尖的光将整个复杂且庞大的图案收进眼里,一声畏叹。巨龙的翅膀在画面的上方张扬的挥动,龙本身却安详的蜷缩在这对巨大的骨翼之下。


“真是鬼斧神工。”喻文州小声喃喃,他抚摸过龙的古架,在它身上缓缓挪动,摩挲。眼里的小心翼翼被叶修捕捉。


“说起来,你为什么对古龙感兴趣?”叶修侧身,端详喻文州此刻认真的眉眼。


“我曾经见过。”说这话的时候,他眉眼里的光闪烁着。


喻文州的前半生中,确实曾经见过龙。暗红色脊背和巨大的双翼。年幼的精灵还不会术法,白皙的手腕上被人类的陷阱勒出血红的颜色。


捕兽夹的尖头刺进皮囊,疼得他眼角湿润细细呜咽着。粗制滥造的麻绳擦破了喻文州的皮肤。整个精灵被麻绳圈着一只脚倒悬在了树上,长发垂下,双手上尽数是细小的伤口。


喻文州就是在如此糟糕的情况下见到的龙。张着骨翼的男人解开了他的束缚。将他解救于对精灵不满的猎人手中,接着张开双翼,扬长而去。


“所以是他救了你?”叶修若有所思,覆上喻文州的手背摁在了壁画上。“可以这么说。”他轻声叹息,借着这个姿势依靠在叶修肩上。


“我一直很想当面谢谢他。”收回手,喻文州抬眸,比叶修稍稍矮的身高让他微微仰头。叶修哑然,低头去亲吻精灵的额头。


“你会见到他的。”


两人的温存被王杰希刻意的咳嗽声打断,招引回两位思绪飘远的人。


“你们看,钟乳石深处那个光点。”王杰希言简意赅,顺着他指的方向,黑暗的深处被水滴扭曲的光尤为诡异。


“那会是什么?龙蛋吗。”喻文州笑。“万一那是条雄的呢。”叶修率先步入石群,他试探的踩了踩,确认无误后才拉起精灵的手。


路在意料之中没有太好走,一步一步走起来都有点艰难,魔道学者此刻明显就占了便宜,坐在扫帚上躲避着钟乳石缓慢的飞行,行过之处都有星辰飞跃。


“这时候我真的羡慕这些会飞的微草人。”喻文州跨过一个尖锐石块跃进叶修怀中,环住他的腰松了一口气。


“比起这个,你们是什么时候好上的。”王杰希回过头,居高临下。“你不知道的时候。”叶修快喻文州一步捂住了他的嘴,一把揽住他的腰,仿佛扛麻袋似的将他扛在了肩头加快了速度。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魔道学者自顾自摇着头飞远。


远处的光亮越来越近,在王杰希率先到达时,本来守在平滑石台上的光精灵躁动着被魔道学者吸引了去。最亮的又变成了王杰希。


“是个盒子?”喻文州伸手去碰,刺痛让他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指尖猩红的颜色在白光下刺目,独属于喻文州的血落在生锈的锁上,锁上勾回中的纹路蜿蜒,血液随着路线溢满锁眼,不知名的力量让他一时间挪不开手,直到他脸色发白了,指尖微微颤抖。


“还好吗?”叶修的声音急切,从刚才开始,他离喻文州只有2步距离,却没法再接近。
喻文州晃了晃,靠在他身上,失血过多他感到眼前开始发黑,脑袋也变重了不少。


“快试试盒子。”王杰希应声上前,照亮盒子周围,升起一圈圈的光晕。咔哒一声。复杂的锁扣松动,坠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看来他确实存在了很久,不过精灵的血解开了封印,也算是功成名就。”叶修捻起锁的碎片,端详了一会,很快它就消散融合在空气里。


“但里面却什么也没有?”王杰希翻开盒盖,空气停滞,喻文州眨了眨眼,缓过来后还没从叶修身上挪开,他袍子从刚才开始微微发热。


叶修仔细的捏过喻文州每根手指,牵紧。“我们谁也不知道,原来指甲早就拿到手了。”喻文州挠了挠叶修的手心。


“走吧,去找王杰希。”叶修拉起那只被捂热了的手。


“这就是龙指甲?可真大。”三人在洞里面面相觑,藤蔓阴凉,王杰希的眼睛显得更加可怖。


“这可真眼熟。”叶修和喻文州拨开上面的尘土。“没想错的话,和壁画上的是一条龙。”


“你们看过壁画了?”王杰希道,边朝那走去。叶修沉吟了一会,拦住了他。


“怎么了?”王杰希不解。“我和文州看过了就行。”“喊的这么亲切啊。”


“这里有一行字。”指甲翻了一个面,一串生涩的图案环绕。


喻文州接过甲片,细细端详。[你怎么知道这是文字?]叶修伸手抚摸着划痕。“他上面写了一个名字。”


破晓即将来临,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去微草总是需要很久,除非有特殊的方法。
“为了一片指甲而已。”叶修无奈。


“你当时骗我就该骗到底。”喻文州只是笑,并不回答,他只是双手抚上叶修的肩,捏了捏他身后巨大的骨翼。


“叶修,我们飞。”

评论(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