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群号:651216445
队长:@池清瞳浅@麦同学
欢迎加入生产大队,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叶喻的夏天!

【夏日叶喻Day2】月色撩人

Day2:用不说我爱你的方式来告白真是相当适合叶喻两个人啊,酒和某些不可描述的事真是不可分割,虽然最后拉灯了,但今天仍然是很甜的一天,感谢太太参与,明天同一时间,敬请期待!

池清瞳浅: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有一辆假的不行最后拉灯的车……震
玛格丽特原色应该为黄色。
私设蓝色玛格丽特是对同性告白的含义。

阅读愉快♡

“You don't have to say I love you to say I love you.”
——Troye Sivan《for him.》

夜幕低垂,天边圆月投下的清辉被令人眼花缭乱的霓虹灯所掩盖,两边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玻璃窗在夜里反射着各色的冷暖光束。
叶修如惯常一般推开两层玻璃门,轻车熟路地走进了眼前这家咖啡厅。
这并不是一般的咖啡厅,咖啡厅外面的招牌在显眼处写着homosexuality,意为同性恋者。
这意味着,里面的所有人,包括服务员,性取向都是同性。
这家咖啡厅名为日出,是一款很经典的鸡尾酒的名字,因地处偏僻,少为人知,再加上它的特殊性,平日里顾客稀少,除了咖啡店月庆时人会多些,大部分时间是有些冷清的。
今天并不是咖啡店的月庆,但也不至于冷清至此,叶修看了一圈,竟然一个客人也没有,连平日会来的驻唱歌手也不在。
老板喻文州第一眼就看见了叶修,相当熟稔地向他招呼了一声。
“来啦?”
叶修向他点点头,眼底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紧张。
“嗯,来了。”
叶修和喻文州认识很久了,他们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是很要好的同事和搭档,他知道喻文州在外面开着一家咖啡厅,却不想有一天他推开这家Gay Bar门时会看到喻文州。
而叶修,对喻文州一向不无心思。
叶修大大咧咧地坐在吧台前,喻文州问他。
“今天要点什么?”
叶修看了眼菜单,又看向喻文州带笑的面容,嘴角轻轻勾起。
“今天你给我点吧,如何?”
喻文州看他的样子,打趣道。
“那我如果给你点最贵的,作为我的前辈可不能赖账吧?”
叶修这回可不乐意了。
“喂喂喂,我可是正人君子,人称正义满满小青年呢!怎么会赖账。”
“是是是,每回差点给冯董事气得犯心脏病不是你。”
喻文州嘴上和他拌嘴,手下动作也不慢,他只思忖了片刻,手里的调酒壶很快就开始旋转,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调酒,以他的身世背景,什么调酒技艺没看过,吸引他的,不过是这个人罢了。
叶修很快看出来喻文州调制的是什么,联想到它的含义,心中微微一动。
也许……喻文州也和自己存了一样的心思。
喻文州调了两杯,一杯放到自己这边,另一杯放到叶修跟前,杯边挂着雪花状的盐粒做装饰,蓝色的酒液在杯中荡漾,像是蕴含了天之蓝和海之深。
“蓝色玛格丽特,请。”
喻文州做出邀请的姿势,叶修自然不能拂他好意。
他拿起杯,小小的品了一口。
喻文州调酒技艺相当高超,叶修也很好奇,明明都是公司职员早八晚五,喻文州哪来的时间去钻研这个?
每当他问起,喻文州只是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你猜?”
这杯蓝色玛格丽特口感浓郁,带有清鲜的果香和龙舌兰酒的特殊香味,入口酸酸甜甜,非常的清爽,刺激了叶修的味蕾,也更坚定了他的决心。
“好喝吗?”
喻文州问他,自己也喝了一口,酒液一不小心沾湿了他的嘴角,他也没有急着擦下去,反而看向叶修。
叶修深深地看他一眼,伸出手指,用指腹拭去了喻文州唇角的酒液,有意无意地擦过了喻文州水润的唇,然后舔了舔这只手指。
“很好。”
叶修回答。语气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不知道指的是酒,还是人。
他心想,这酒再好,又怎么及得上你。
叶修这动作暧昧得很,喻文州的耳朵红了红,目光有些躲闪。
“是吗?谢谢叶前辈了。”
喻文州从吧台里出来,坐到叶修身边,嘴里解释了一句。
“今天没客人,干脆陪前辈喝一杯吧。”
叶修将喻文州害羞的模样尽收眼底,轻轻地笑了笑。
“求之不得。”
喻文州刚一坐定,叶修的手就搭上了他肩膀,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哎文州啊,这酒不便宜吧?”
喻文州看他那样子,知道他肯定有话说,就顺着他话头往下接。
“是啊。”
叶修可怜巴巴地问他,好像喻文州欺负他了似的。
“多少啊?哥今儿可没带多少钱。”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
“先欠着也行。无所谓。”
“那不行啊,我可是正义满满小青年,不赊账。”
叶修正义凛然地说着,离喻文州更近了些。
“不如……我以身相许吧?”
声音不大不小,口吻却认真的很。
空气瞬间凝固了,喻文州一字一顿地重复这四个字。
“以、身、相、许?”
叶修点头,心里没来由地忐忑。
似乎过了很久,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打他一下。
“怎么看出来的?”
虽然喻文州语意不明,但叶修还是听懂了,他笑得更放肆了。
“蓝色玛格丽特……可是表白名酒啊文州。都这么暗示我了,我还不主动点,可真是太对不起你了。”
“好吧。”
“你还没说你接受不接受呢?喻大店长?”
喻文州的眼睛已经告诉了叶修答案,那双弯起的眉眼含着欲诉的情意,在吧台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动人,也格外令人冲动。
叶修还想要一个更确切,更明朗的答案,于是他吻上了喻文州的唇。
喻文州没有任何反抗,任着这个带着龙舌兰味道的吻长驱直入,在他口腔内大肆作乱,直搅得他的心同样翻天覆地。
喻文州无心理会其他,他低低地说。
“做吗?”
叶修愣了一秒,随后露出深深的笑意,整个人都像被点亮。
“……求之不得。”
两个人拥吻着走出了咖啡店,喻文州锁好门,上了叶修的车。
此时夜色正好,良辰美景,花前月下。
霓虹灯光照在他们身上,捕捉到他们交换着亲吻的侧脸。
“在车里?”
“嗯。你今天准备了吧?”
“……嗯。”
“正人君子?正义满满小青年?”
“文州,看破不说破啊!”
“行了,快点吧。”
“得令!”

车内隐隐约约的对话声,很快被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所取代。
月亮被飘来的云彩遮住,似乎羞见这场情事,不愿目睹。
但他们已经对外界的事物浑然不知,就算洪水灭世,在这一刻也和他们没有任何关联,他们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紧紧拥抱着彼此,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体会着真实的疼痛与快感。
等到一切结束时,满街灯火已经熄灭,城市又归于寂静,月光终于有了施展的余地,在树木间投下了碎镜似的的阴影。
在只有皎洁月光洒落的黑暗里,叶修依稀看得清喻文州那张好看的脸,那上面还带着刚才那场运动导致的潮红。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他问喻文州。
“表白是不是还得说……”
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那人有些沙哑的声音打断。
“我爱你。”
附带一个甜蜜的吻。

“All I need is you.”
——Troye Sivan《for him.》

END


评论(1)

热度(158)